第236章 不分青红皂白怼她
  阿蛮带着二十几名伙计去帮老丈搬家,大家齐心合力一直忙到半夜。
  厽厼。玉蕤第二日早晨来到熙悦楼,葛老丈已在门前等着。
  “姑娘,挺准时呢!”
  老人家笑眯眯望着她,不过十七八岁年纪,却秀雅绝俗,自带一股灵动之气。
  “老人家说话算话,我岂能不准时?”
  玉蕤心内暗暗吃惊,特意一身青色阑衫的贵公子打扮,还是被老人家看出女儿身来。
  老人家年纪一大把,想必也是阅人无数。
  玉蕤掏出一张银票递过去,凤眸中漾着笑,“老人家,您看看数目可对?”
  “错不了,”老丈接了过去,微微瞥了一眼,笑道,“姑娘说一不二,乃女中丈夫,岂会蒙骗小老儿?”
  “多谢您!”
  “姑娘客气了,”老人家呵呵一笑,“熙悦楼有些年头了,几十年前从故友那买下的,小老儿年纪大,身子不大好,要回乡去与儿子一块住。这里,没法兼顾,……姑娘是有福之人,这楼归了姑娘,小老儿放心了!”
  毕竟住了几十年,老人家心里不舍。
  “老人家放心,我会善用的,”玉蕤搀扶着,送老人上了马车,“老人家回乡了,若是得闲,还可以常来这看看。这里,必定会欢迎您的!”
  “呵呵,……风烛残年了,”葛老丈说话微微有点喘,“不过,姑娘有这心意,小老儿心里高兴的……”
  老人家上车离去,玉蕤转身进了院。
  “姑娘,我让人里里外外都洒扫了一遍,”顾阿蛮迎上前来,“这院子该如何安置,还得请姑娘示下。”
  “将随车带的上好的香料放入内院,床铺被褥都换上新的,备一些上好茶叶……”玉蕤慢慢嘱咐着,“剩下的,我们就等吧!”
  宁驰派出去的人,能不能成功救出皇上,她心里真没底。
  不管怎样,先将该置办的东西备齐,若皇上真来了,免得慌手慌脚。
  伙计们从昨天到现在,通宵达旦没休息,又跟着忙了一上午,将将把东西置办妥当了。
  玉蕤有些过意不去,令大家伙去休息。
  阿蛮领着大家回客栈。
  玉蕤想起,客栈还有东西,便也跟了过去。
  她刚走到客栈那条街,猛听到后面嘚嘚马蹄声。玉蕤回眸,远远瞅着,有骑行的人马奔这条街而来。
  马上的人个个高大强壮,穿着墨色夜行衣,用黑步蒙着头面,显得干练而煞气十足,只露出黑白分明的眼睛,眼眸是神采奕奕的。
  骑一匹高头大马,威风凛凛执辔走在前头是宁驰!
  他剑眉朗目,神情肃穆,星眸深沉,凝神望着天空,看不出在想什么。
  那战场上凝练出的杀气扑面而来,令人望而生畏。凝然的眼光扫过来,一股霸道的寒凉之气,看到的人只觉头顶发冷,拼命缩了一下脖子。
  哈哈,好大的阵仗!
  玉蕤嘻嘻一笑,不急不忙迎上前,“宁大将军不是在指挥眉县战役?怎会来到此地?”
  “大胆!”宁驰身边的黑衣人大喝一声。
  他们可不认得这俊脸公子,还以为玉蕤要来冲阵,一左一右两条长鞭飞起,直奔玉蕤面门而来。
  这黑衣人功夫了得,又用了十成功力,长鞭粘上定然会皮开肉绽。
  “不好!”
  顾阿蛮远远瞧见,想飞身来救,却已来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黑衣人眼前一花,一道青珀色的身影腾空,纵身而起,抢先扑到玉蕤面前,将她往怀里一卷,轻轻往旁边一跳。
  “啪,啪,……”两声脆响,两道长鞭互击竟打出了火花。
  真要是被打着,就算不死,也得脱半身皮!
  宁驰怀抱着香躯,嗤笑道,“郡主平日最是伶俐之人,今儿个怎如此木讷,不知道躲闪?”
  “……”鞭子抽来,玉蕤只觉嘶嘶连声,心口直冒冷气。
  这人不分青红皂白对她一顿抢白。
  她心里这个气呀!
  她狠狠剜了宁驰一眼,心道,我眼见你来,欢欢喜喜上前迎你,你倒来怪我咯?你的人也不知管束?是不是诚心要她难堪?
  “将军……”那两名黑衣男子见宁驰拼力护住俊脸“公子”,才知道自己攻击错了人。两人赶紧下马,望着宁驰,木讷地不知说啥好。
  “嗯,”
  宁驰点点头,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只说道,“主上安危要紧,赶紧给主上找一处干净的住房!”
  “诺!”两名黑衣人领命。
  “等一等!”
  玉蕤拉着宁驰的衣襟,急急问,“你救出了皇上?我有地方……”
  “谁告诉你,救出……”宁驰突然停住,应该是连如海了。
  他黑眉微微蹙起,勾唇问,“郡主都知道了?你说的……是什么地方?”
  连如海……是没见到宁驰?
  这想法,这玉蕤脑中一闪而过。
  大街上人多嘴杂,不宜说太多话。
  玉蕤站起身,朝后轻轻一瞥,果然,在马队后有一辆遮盖严实的马车,马车四周的黑衣人扶着车辙,很警惕靠近的人。
  难怪方才她会被鞭子袭击,这就是了!
  玉蕤微微点头。
  她扭头凑近他耳畔,低声道,“我已经将熙悦楼收拾好了,皇……主上既可放心去住!”
  “哦,郡主费心了!”宁驰右手一抬,客气地说道,“可否麻烦郡主带路?……主上身体抱恙,需要静养……”
  “知道,没问题!”玉蕤爽快地点头。
  他救回了皇上,对大雍可是喜事,不仅太子开心,就连祖父也会高兴的。
   久读小说 9duxs.com 厺厽。皇上已回来,宁驰立了大功一件,玉蕤想着,自己大人大量,就不挑他理了。
  “郡主,您没事吧,”顾阿蛮走上来,急着看她有没有受伤。
  “郡主?”两名黑衣人对望一眼,面面相觑。
  这俊美无俦的少年公子,难道是楼国公最宠爱的孙女,清宁郡主装扮的?
  他们是这么倒霉,惹了这位郡主?两人觉前额长满黑线,心里郁闷极了。
  “我没事!”
  玉蕤推开顾阿蛮,翻身上马,朝宁驰勾勾手指,“我在前面带路,你那……跟上就是!”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