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陛下有旨
  叶晴的连日转动,实在是勤奋,好在他每日一个时辰的闭关修炼,让他有充盈的体力忙活这些,当然,不断的成功也让他更是兴奋的迎接一天又一天的挑战。不过,双拳难敌四手,他的事情实在是太多,而他可信可用的人实在太少。他实在没办法,把粘人精上官寒蕊借来。虽以相处为由,实际却把这场恋爱变成了秘书的关系。蕊儿也是天资聪慧,很快便能搭把手了。童掌柜实在是分身乏术,便让童掌柜就忙布匹之事,而叶晴则让蕊儿去改进造纸术,他要一种更加结实,还有特殊图纹的新纸。
  由于事情的繁多,为了提高效率,叶晴在城中心买了一块地皮,修建了四层的高楼,而院中也没有什么景致可言,布满了一层的各个小屋。调皮的叶晴给这块办公的场所取了个“戏币地”,没错就是CBD中央商务区。而四层高楼也取了个怪异的名字,“森淬”,也是取自英文centre,中央的意思。自然这第四层就是他的办公场所。而楼下及各个小屋,分别是他这这中央管理的高层人士。这急忙忙的几个月,叶晴还是分出了很多心思制图监造这戏币地,也花了很多心思培养这些高层人士。他的商业帝国,已经出具规模。他把这戏币地划分出来很多部门。人事部、行政部、财务部、公关部、政治部、经济部、文化部、织造部、市场部、销售部、宣传部、品牌部、安保部、秘书部。在金钱的推动下,十四个部门很快就召集了将近两百人的大队伍。
  这秘书部当仁不让的是蕊儿负责,他负责协调一应事务的安排、整理,与其他几位秘书服侍叶晴,也是这十四部里与叶晴沟通最为密切的部门。而童掌柜负责织造部,谢思扬负责安保部,自己的母亲英子则负责财务部。其他部门也都有相应心腹负责。每个部门每个月都有明确的目标,和三个衡量是否满足目标的条件。叶晴带着现代化的管理,培养这些部门的管理层。虽然期间花了很多心血培养他们,教他们做事方法,商讨下个月的计划,复盘上个月的得失,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叶晴也开始慢慢清闲下来。他只要把控大方向即可。
  现在,叶晴有着相对较为富裕的时间可以调戏蕊儿了。这几个月来与蕊儿在公事上的磨合,反而大大增进了他们俩的关系,但都碍不过蕊儿未谈过恋爱,虽然心里早已认定是叶晴的人,但怎么抵得过小女孩的害羞呢?
  叶晴还特别坏,把武功玩出了花,凭借自身真气的优势,可以悄无声息的来到蕊儿身后,在她耳边用着深沉而又轻轻的声音朝着蕊儿耳朵哈气说道:“娘子。”
  这一口哈气,先是让蕊儿软了下来,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接着又是一惊,继而捶打着叶晴:“你好坏啊!”。这棉花秀拳袭来,叶晴顺势的抓住了蕊儿的小手。将蕊儿拉到身前。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两人四目交对,叶晴可是坏坏的脸不红心不跳,但蕊儿都快窒息了,看了一眼叶晴,继而又逃避叶晴的目光。
  “我哪里坏呀?”叶晴邪魅的问着蕊儿。
  蕊儿则相反,有点结巴的说道:“你,你就是好坏!”
  叶晴更坏了,说“你不是要成为我的娘子吗?那我现在先叫你娘子,也是让我为了以后更好的适应呀!”
  蕊儿反驳道:“可是我们还没成亲,这样不好!”蕊儿同时看向了叶晴的手,示意这肌肤之亲有点过了。
  叶晴哈哈大笑,“这有什么?你早晚都是我的人,要不今晚就成为我的人?”
  蕊儿开始挣扎起来,说道:“你这虎狼之词,可不要给人听见了,不然对你名声不好。”
  “这有什么啊?你早晚都是我的人,早一天、晚一天都没差。”叶晴的这番话要是放在今天,恐怕早已入了监狱。
  蕊儿挣扎的更凶了,叶晴怕弄疼她,便放开了蕊儿的小手。蕊儿转头就跑,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即使钻不进去也要硬塞进去的。她实在害羞的不行,感觉心脏快要爆炸,不仅脸红,还有奇怪的生理反应。
  叶晴奸计得逞,也不去追蕊儿,他的目的达成了。他望着窗外,这俯瞰城中美景,仿佛这就是他自己打的江山。这就是他不修院中景致的问题,再鬼斧神工,也没有这放眼望过去的美景来得舒适。
  叶晴这个渣男,调戏完了姑娘不去追,还在这欣赏这胸围美景,要是放现在早就被打死。
  渣男必有渣报,叶晴的闲情雅致,被亭中跑来的人打断:“报~”一个拉长音的报字喊来,只见这人又马不停蹄的往这四楼跑来。“报少爷,圣上有旨,宣读太监已在家中等候。”叶晴有些疑问,想不清楚,先去看看就是了。“你先喝口水,把气喘匀了再回去。”说罢,便双脚一蹬,在屋瓦中跳跃,往家里的方向飞去。
  刚到府里,就看到全府上下都在这等候了,只有叶晴是最后一个到,宣旨太监看到叶晴来了,等到他跪下后,开始说:“传陛下口谕,叶著你公务繁忙,我看这管盐生意就放一放吧,我会安排人来接手。还有,你也该到了做祖父的年纪了,我让如彦公主下嫁给你儿子吧。不用回旨,不日就有公文下达,你照做就是,就这样吧!”
  这皇上的旨意怎么这么随便啊?这让叶晴有些哭笑不得。还有前后两句话都跟自己息息相关,却只字不提自己。这陛下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众人也不敢怠慢,赶紧接旨谢恩。叶著给旁边心腹使了个眼色,那心腹就掏出一袋银子给了宣旨公公。
  宣旨公公也是很熟练的一面往袖口装着银子,一面向叶著、叶秉钦说道:“两位大人这可是折煞我了。”
  叶著开口说道:“应该的。还请劳烦公公,陛下说这话的时候心情怎么样?”
  公公也是知无不言,“陛下说时,心情平静,最后还说了一句,让我把这些话告诉你们就好,说你们自然会懂的。”
  叶著踌躇的心也放了下来,面带微笑的说:“有劳公公了,望公公回京的路上一切平安。”宣旨公公、护卫等便告辞回京复旨了。
  在众人散去后,叶晴赶紧留下了叶著:“阿耶,这陛下这两条旨意寓意何为?”
  叶著苦笑道:“你这明白人,就不用在我这装糊涂了。”
  叶晴也是哭笑不得,原本还想装腔作势下,就这样被父亲给戳破,一点情趣也没有。但也不装了,坦白了:“陛下这两道旨意看上去是宣读给你听,但这两件事跟我息息相关,但看阿耶刚才的神情转变,你应该知道陛下的意思。”
  “你啊!你啊!”叶著苦笑道。他苦的是叶晴后面的路,笑的是叶晴这小子明白后,可定又有什么鬼点子,还有就是笑叶晴又多了一个情人,看他怎么在两个女人之间周旋了。后面的笑,可是一种坏坏的笑。
  “走吧,这里也不是谈事的地方。”叶晴随着叶著来到书房,关上了大门。这已经做好了要说秘密的准备。
  “你这小子,最近做的热闹事不少,看来是得罪人了!”叶著先开口说道。
  叶晴也明白,“想必是那李世永搞得鬼吧!”。叶著肯定了这想法。“那陛下会把这盐商交由他来做,这也我理解,要平衡我们两大门阀,这是应该的。只是,为什么要下嫁一个公主给我?”叶晴疑问着。
  “那自然是你小子长得风流倜傥,又天资聪慧,陛下想笼络你。”叶著坏坏的开着叶晴的玩笑。
  “父!亲!”叶晴重重的说道。
  叶著也不再笑,而是详细说道:“这如彦公主不是陛下的亲女儿,而是上姓的最小女儿。”
  叶晴惊讶道:“原来传说是真的,真的有这两姓皇室。不过,为什么要嫁给我,我还没成年。”
  叶著抢过话头:“刚才说陛下要笼络你也不全是开玩笑。你口口声声说现在做的这些是强盛国体,但除了书店收益有上缴税收给皇室。但你如今做得更大的乞巧楼却一毛不拔,但你又说这是为皇室纳贡。不管你是为了斗倒李氏门阀,为林教头出气,还是这本就是你规划之中,但你也都做起来,自然要给点好处给皇室。而这赐婚就是这意思,让你亲上加亲,又不过多亲昵。陛下是真喜欢你,才用这方式提点你一下。”
  叶晴很难无奈,他这乞巧楼也是刚回本,然后才有一点储备资金,想进行下一步计划,现在跳出来抢钱,让他有些难受。哎,不过也没办法,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天下都是皇室的,那自己就该好好遵守这游戏规则,叶晴无奈,但也接受,他有自己的解决办法。
  叶晴突然问道:“那我是让这如彦公主做正房,还是让蕊儿做正房?”
  这突然一问,让叶著始料未及,这小子脑回路这么清奇吗?叶著笑骂道:“这你小子自己考虑。”叶著知道叶晴的意思,说了这句也算是对他的回答吧。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