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寒冬已逝
  积雪消融的中部森林,吞食了一只火元素生命的陈站在森林的边缘。高温不受控制地从陈的体内冒出,将站立之地的积雪化为一滩流水。
  陈看着一旁奇相的侧脸,等到后者眼里露出羞涩和迷惑,才开口道:“托比族今年的年祭快要召开了?”
  奇相回应道:“嗯,还有五天。”
  “你的季节之神形象如何?”
  奇相露出了一个笑容,右手摊开,一条全身金色的类似前世记忆中金鱼模样的鱼儿在掌心游动。
  隐约间,陈能从这条鱼儿的身躯上嗅到果实熟透至掉落腐败的气息。
  “挺可爱的。”
  陈刚想伸出爪子,碰触那条小鱼。只见那鱼儿滑溜地躲过了陈的指爪,跳入了奇相的精神领域。
  陈尴尬地露出一个有些可怖的笑容,“看来她不太喜欢我。”
  奇相看着有些委屈模样的爱人,“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在陈愈发无奈的可爱眼神下,奇相忍住笑意回应道:“她就是那么傲慢的,连我都不能随意触碰她。”
  若有所思地挠了挠耳边,陈说道:“这应该就是神性生灵的傲慢了,我的季节分身也是如此。”
  “信仰之力的影响确实很大,特别是这种经过教典提炼过的信仰。”
  陈轻轻点了点头,“不过这只是开始,也许等他们神格塑造完成后,一切都会有些变化。”
  奇相犹豫片刻后问道:“你确定祂们成为真的季节之神后还会是我们的分身吗?”
  “当然,”陈得意地说:“那本四季之神的教典唯一的原典就在我的手中。如果真的出现什么意外,我能通过那本教典抹除祂们存在的痕迹。那样,祂们就会自然地从神灵的位格上落下。”
  看着一副求夸模样的陈,奇相不由地又笑出声来。她很愿意看到这样的他,一个没有约束的自在模样。
  一个亲亲的吻在雪地上融化。
  东部草原,春日的暖意渐渐唤醒了枯黄的野草,也打开了祭司镇上久违的热闹。
  年祭将至,司雷亚牵着自家的巨犄角毛牛去积雪融化的草场上寻找食物。
  虽然有祭司们派出的使者四处传播寒冬将至的消息,从未经历过寒冷的司雷亚一家还是没有做到完全的准备。
  在这场寒冬中,司雷亚一家养殖的数只彩翎冠鸡在开始那突如其来的寒流中死去,司雷亚年迈的双亲也在这漫长的冬季中去世。
  最后,只有这只住在木棚中的巨犄角毛牛靠着自身又生长出的可以抵御寒冷的长毛活了下来,成为了司雷亚唯一的家庭成员。
  一个冬季,司雷亚将自家储备的大部分卷叶都给了这只巨犄角毛牛,才让对方活了下来。
  街道上,黑袍祭司们主动地清扫着路面上的积雪。在这个异常漫长的冬季里,他们是牺牲最大的一群陀黎族族民。
  这些谨奉上神教义的黑袍祭司冒着大雪到处拜访族民,为缺少粮食的族民提供自己为数不多的珍贵口粮,甚至主动奉献自身的衣物给缺少御寒衣物的族民。
  牵着巨犄角毛牛的司雷亚看到这些祭司,都会主动合掌行礼。
  在冰冷的寒冬中,正是这些品行高尚的祭司为他逝去的双亲举行了祭礼,并冒着风雪将他们埋葬在墓地里。
  一位冻掉了一只耳朵的黑袍祭司转身对着司雷亚笑了笑,“寒冬已逝。”
  泪水突然从司雷亚的眼眶中涌出,他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感性,声音沙哑地回应:“寒冬已逝。”
  “寒冬已逝。”
  亚德曼看着积雪渐渐被清除的高塔广场,向一旁的恩罗德高塔大祭司说:“现在,你不用担心你的族民会放弃你们了。”
  恩罗德摇了摇头,“真是一场可怕的灾难,它真的今后每年都会来吗?”
  “一枯一荣,这才是世间的真理。”亚德曼目光冷漠地俯视着下方祭道上的黑袍祭司,“不过,今后四季之神会划分一年中各自的时间,你们不会再经历这样漫长的寒冬了。”
  恩罗德闭目跪下,恭敬地在眉心和两侧的太阳穴各点了一下,接着合掌。
  “上神庇佑。”
  “这是四季之神的司职,”亚德曼嗤笑道,“不过,你这么做也没错。毕竟,祂们也是上神认可后才诞生的新神。”
  神情肃穆的恩罗德没有理会亚德曼的言语,而是用手指在喉结和两肩各点了一下。
  “隐神宽恕。”
  在恩罗德和亚德曼一起合作出的双神教义里,上神是仁慈的庇佑者,隐神则是严酷的惩戒者。
  看着恩罗德祈祷的亚德曼脸庞上露出了嘲讽的神情,又慢慢为隐晦的敬畏所取代。
  向两位神灵祈祷后的恩罗德站了起来,向亚德曼说:“族民虽然感受到了神的庇佑,但我们的粮食也消耗了太多。现在,我们恐怕很难招募到足够多的战士。”
  “这次的寒冬伤害的不仅是你们,陀黎族其实也一样。何况,你们还有我们绯族的帮助。”
  恩罗德双手缩在袖子里,一副平静表情的面孔下不知在思索什么。
  过了一会,他张口道:“德磨勒高塔大祭司因这场寒冬即将去世,他的继任者已经确定是虔诚的大主祭罗安林。罗安林多年前为了虔诚地侍奉伟大的上神,就把自己的身体都用黑袍遮掩,面部也带戴上了一副木质面具。”
  亚德曼露出嘴里的獠牙,“这是个不错的对象,我会给予他真正的力量的。”
  一间祈祷所前,牵着巨犄角毛牛的司雷亚停在了这里。
  这间祈祷所内正是为他双亲主持祭礼的大祭司罗安林常在的祈祷所,手里提着一条鱼干的司雷亚主动走了过去。
  咚咚,祈祷所内一位正在祈祷的灰袍大主祭睁开了眼。罗安林缓缓起身,拉开了祈祷所虚掩的大门。
  司雷亚将手里的鱼干递了过去,说:“罗安林大主祭,这是我给上神的献礼,请你收下。”
  罗安林缓缓点头,接过了鱼干。
  “寒冬已逝。”
  “寒冬已逝。”
  屋内,罗安林先将鱼干放置在上神泥板前,继续进行着虔诚的祈祷。
  这时,一道异样的阴影不知不觉地出现在墙角处,并且慢慢向着这位虔诚的大主祭接近。
  一道亮光闪过,一直处在祈祷中的罗安林大主祭猛然转身。长期虔诚的祈祷让他在不知不觉间从上神那伟岸的虚影中获得了一些微小的恩惠,这就是大主祭能够察觉到危险的敏锐感知。
  发现自身行迹暴露的亚德曼立刻全速逼近罗安林,挥拳打断了对方想要与上神的力量共鸣,使用神术的手势。
  血口张开,亚德曼将獠牙精准地刺入罗安林大主祭的颈部血脉。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