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春
  晴天,漫天飞舞的雪花终于化为了一地的白色毯子,有些部位被偶然路过的野兽践踏,成为了混杂着泥土的破洞。
  西部沙漠与中部森林交界处的一片平原上,一队迁徙到此处的角魔族部落猎手正在搜寻着猎物。
  大雪掩盖了平原上的一切,只留下一个白茫茫的世界。对于莫科吉克率领的这支部落猎手而言,今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
  再往东部走,他们这支部落猎手小队就会进入叶精灵和牙鬼们活跃的森林地带,而且那里离部落的驻地也太远。
  莫科吉克抬头看了眼略显苍白的巨日,他清楚今天必须要找到合适的食物,不然部落就会面临缺粮的危机。
  回头看了眼踩着自己脚印前进的族民,莫科吉克将目光集中在脚下的雪地上。
  在与角魔王四处逃难的岁月里,这位曾经瘦弱的角魔族族民逐渐变得强壮,性格也更加坚毅。
  莫科吉克举起了手中的骨矛,因为没有在这里发现合适的锻造金属,逃难到此界的角魔族部落文明倒退了很多。
  “有鹿的气息。”
  首领的话语让身后的猎人们欣喜不已,近十日来只抓到几只洞兔和长耳狐的事实让他们感到十分的沮丧。
  这些猎人立刻呈扇形散开,寻找着雪地上鹿群的痕迹。
  清晨的一场小雪掩盖了地面上大部分的迹象,但这群在地界饱受了各种苦难的流浪者们还是找到了雪地下的踪迹,一片鹿群啃过草根的土地。
  “是鹿,很有可能是叉角四目鹿。”
  一名老猎人看着地面上一处冻结的泥坑中的脚印,对着莫科吉克说道。
  莫科吉克当即下令,“追。”
  大半天的追踪后,这支角魔族猎人终于看到了鹿群——一个有着四十多名成员的大家族。
  老猎人望周围看了看,对莫科吉克说:“首领,那边有个大湖。”
  莫科吉克点了点头,下令道:“所有猎手散开,把鹿群往南边赶。”
  于是,这个十二名猎人组成的狩猎队伍先移动到鹿群的北面,接着一齐冲了出去。
  伴随着猎人们发出的各种怪异吼声,这个叉角四目鹿鹿群在惊恐中向着远离猎人们的方向跑去。在猎人们默契地配合下,这个鹿群逐渐来到了大湖边。
  叉角四目鹿的短距离冲刺速度虽然远远超过角魔族,但在比拼耐力的长跑上,叉角四目鹿就差很多。
  疲惫不堪的鹿群看见前方的湖水后,开始惊恐地想要散开逃难。
  这时,一根又一根骨矛被角魔族猎手掷出。因被大湖阻拦,叉角四目鹿的速度不由得降了下来。
  猎手们大力掷出的骨矛极为精准地穿透了一只又一只鹿群成员,每当扔出一根骨矛,他们都会从背后取出另一根备用的短柄骨矛。
  大湖边,叉角四目鹿流出的血液迅速染红了周围的积雪,余温在雪面上融出一道道浅坑。
  一场成果丰富的狩猎,莫科吉克满意地看着地面上倒下的六只鹿。今晚,他们这个疲惫了许久的狩猎队终于可以享用一次美餐,还可以缓解部落的食物危机。
  十天后,莫科吉克带领着狩猎队返回了部落驻地,他们的到来为这个人数不足百人的小部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欢笑。
  但食物危机依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没有植物带来的果实,莫科吉克就不得不想着下一次该去哪里寻找部落需要的肉类。
  又一天清晨,莫科吉克正在和部落里的老者了解这片平原的地形。忽然,地面上一抹翠绿吸引了他的注意。
  莫科吉克快步走到一间部落木屋旁,蹲下身子,嘴角上翘。
  原来,这间木屋的墙角,一棵幼苗不知不觉间从雪融化后的土地上生长出。
  “春,来了。”
  突兀地,一个念头从莫科吉克的脑海里冒出。
  从西部的一小块平原开始,春意拂过了被寒冬笼罩了太久的土地。
  伴随着从大地上冒出的点点翠绿,季节的知识悄然在这片大地上的各个智慧种族间开始传播。与这些不知从何处冒出的知识相对应的,四季的神灵也随之传来。
  “鹿春,
  吾乃润泽万物的自然之理,
  初生之意的显化者,
  身披植木的巨鹿。”
  ……
  “龙夏,
  吾乃暴雨雷霆的吞吐者,
  万物繁盛的意象,
  执掌山与火的巨龙。”
  ……
  “鱼秋,
  吾乃枯败萧索的化身,
  生灵枯荣的象征,
  隐于绵雨薄雾间的大鱼。”
  ……
  “熊冬,
  吾乃掌控冰雪的巨兽,
  沉眠万物的冷酷者,
  臻冰铸造的无畏巨熊。”
  ……
  当残留着一丝冷意的早春第一次出现在巨人大陆上,四季之神的知识和信仰也随即传播开来。
  死界,巨鹿模样的维达尔独自站在一块干裂的土地上入睡。
  在与猩红者幕后的那个存在见面后,维达尔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鲁莽了。于是,恢复了森林巨鹿模样的他慌张地逃出了菌毯覆盖的死界土地。
  在昏暗寒冷的死界里,维达尔想过请求陈的帮助。但一股冥冥之中的意志在指引他,祂似乎很想让维达尔独自履行某种使命,不可违抗的使命。
  摆脱了猩红者的维达尔没有抵抗这个意志的指引,祂的位格远在自身之上,只是似乎很衰弱。
  梦中,维达尔走在一片翠绿的林地间,脚下正是一片湖泊,湖泊中倒映着他的“春之神”形象。
  湖面上也是一只巨鹿,只是他全身不仅有藤蔓还有各种树木和花朵。而且,他的鹿身上接着的是一个头戴花圈的俊美男子,如同人马一般。
  湖水荡起波澜,维达尔能够看到无数微弱的线条从各处汇聚于此。
  在维达尔意志的指引下,那些关于春的信仰之力尽皆注入湖中。湖中的“春之神”鹿春渐渐凝实,接着祂从湖中走了出来。
  维达尔注视着这个“自己”,与一般的分身不同。维达尔的意志进入鹿春的身躯时,感觉自身的视线就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冷漠神灵,只是固执地牢记着自身存在的使命。
  将意志收回本体,维达尔若有所思地想到,这个可能就是大哥所说的信仰之力的认知危害了。
  “春天到了,我该去大地上行使唤醒生灵的权柄了,本尊。”
  鹿春的话语突然响起,维达尔的思绪立刻被打断,他回应道:“哦,可我现在在死界。”
  鹿春四蹄踏在水面上,声音冷漠地说:“我可以通过信徒的呼唤去往大陆。”
  “可以,你去吧。”
  “是,本尊。”
  巨鹿抬起右前蹄,轻轻点了点湖面。一圈又一圈涟漪泛起,“春之神”鹿春随即沉入涟漪。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