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村庄(7)
  冶哥又回到了陆廉的怀里,冶哥立马将脸埋进陆廉的衣里,孔和仁看了心里不平。
  “弄的像我欺出他一样,我是那种和孩子计较的人吗?”孔和仁冷哼一声,高傲的扭开头。
  众人:....这还不计较呢。
  到底是累了,大家也没有别的心思,两三个靠在一起取暖休息,因墨家三口没有羊皮袄,墨夫人昨日已经冻的生病,李氏便和墨夫人盖着一个在身上,后背与孔嫄和陆廉靠在一起。
  孔恽与墨敏中盖一个,与孔和仁和墨尚书靠在一起,孔老太爷独自靠着树干,他并没有急着睡,一夜赶路,众人累的筋疲力竭,很快都沉沉睡去,只有孔老太爷似乎更精神,人也沉思着在想事情。
  孔光竹见大家都睡了,动了动身子想过去和父亲说说狼崽子的事,这几天在路上一直也没有机会,今天难得有这个机会。
  哪知道她身子刚一动,还没等起来,就见陆廉睁开了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目光像沁着寒气,直入人心肺。
  孔光竹:.....他骨头软的又身将子重心拉回到地面上,下一秒看到狼崽子伸出舌头慢慢舔了一撇唇角,孔光竹想到了那条被活喝血的蛇,头皮几乎都炸了,怂样的立马闭上眼睛睡觉。
  心里忍不住嘤嘤的嗷出声来,父亲啊,他对不起孔家列祖列宗啊!!
  陆廉头又往孔嫄的肩上蹭了蹭,闭上眼睡了。
  等再次起程,已经近响午,官道很宽,太阳也很充足,在树林里走了两天,终于感受到了暖温,羊皮袄也穿不住了。
  运气好的是傍晚来临,众人紧张会不会又有什么事发生时,竟然看到不远处有村庄,隐隐有数十户的房子竖立在那里。
  董关还没有从浓雾的惊吓中安抚下来,看到有村庄,又看了看了黑的天,估算了一下,“看样子五六里地,都加把劲,今晚去村庄休息。”
  犯人们自然也想要一个好的环境,一听到村庄,原本已经精疲力尽的身子,立马又充满了斗志。
  队伍后面的孔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陆廉立马就发现了,“孔姐姐,有什么不对吗?”
  两人走在身后,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个那个叫蒋丞的新差役,他板着一张脸,两个小姑娘的话传进他耳里,他撇了一眼就移开目光,两人的对话却一字不落的传进他耳里。
  “我以前随母亲去过江南的外祖家,路要从这个方向走,却不记得路上有过村庄。”孔嫄知道是她多心了,但心底就是有些不踏实,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陆廉认真的点头,“孔姐姐觉得有问题,那一定有问题。”
  一直时刻盯着两的孔光竹回过头,阴阳怪气的扫了陆廉一眼,然后才对孔嫄道,“嫄姐,陆二姑娘胆子小,你别吓到她。”
  陆康低下头,像极了受气的小媳妇样,声音也楚楚可怜,“孔姐姐对不起,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怎么说是添麻烦呢,我到觉得莲姐很体贴,装在心时的事说出来,人也能轻松一些,现在和莲姐说说,我觉得好多了。”孔嫄责备的看了姑姑一眼,又不无温柔的揉了揉陆廉的头。
  “孔姐姐,你真好。”陆廉抬头,水眸晃动,眼眶里的泪随时都可能掉出来,人的倒影印在里面,柔弱的让人心生怜惜。
  孔光竹要不是亲眼看过狼崽子干过的那些事看过他狠戾的一面,真要被他给骗到了。
  心知这一回合自己又输了,咬咬回过头去。
  孔和仁已经许久没有喝过酒,今日也不知怎么了酒瘾上来了,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动静,听到妹妹咬牙,才回过神来。
  “妹妹怎么了?”
  孔光竹咬牙道,“我在想到村子看能不能捉到八王吊汤和。”
  孔和仁没听出咬牙切齿的劲,一听吊汤,眼睛立马亮了,“妹妹吊汤到时记得叫我帮忙。”
  他可记得妹妹做王八汤要放酒,到时他可以借机会....想到这,他立马又抖擞起来,要不是看到前面住拄拐杖的父亲,小曲怕是都哼出声了。
  完全没有听出来孔光竹话里的影射,他吊的怕不是王八,而是狼崽子吧!!
  晚辈们在后面说话,前面孔老太爷听进耳里,也没有去理会,只觉得是把小儿子宠坏了,心里想着待到了边寒之地让他将身份改回来,再慢慢调整他的性子。
  李氏和墨夫人逗着冶哥,冶哥在李氏的怀里啃着牛肉干,没有啃下多少,牛肉干上到是沾了不少的口水。
  墨尚书到很喜欢孔家的气氛,人多就是热闹,墨敏中一直跟在父亲身后,他身姿挺拔,哪怕是在流放的路上,穿着普通的布袍,他的一举一动也似闲庭信步般洒脱,并没有一点的颓废。
  孔墨两家人,在流放的人群里异常的另类,总是能让人一眼就看到他们,而周围的一切黯然失色。
  从官道上下去,顺着小路往村庄走,都说望山跑马,眼下就是这种情况,看着一个时辰的路,愣是走了两个时辰,天色黑透一行人才到了村庄口。
  小村庄笼罩在夜色下,隐隐能看到十多户人家,村口有一处石头,借着手里的火把,看到上面写着‘桃村’。
  看到这两个字,孔光竹立马嗅了嗅鼻子,半响失望道,“现在不是桃花正开的时候吗?怎么没有桃香闻?”
  碎碎叨叨的又说起用桃花怎么做桃花酥,还有桃花怎么泡茶对身体好,吧啦吧啦又扯到了养身的身上。
  孔和仁与他最有共同语言,每一句话都能带回到酒上,“是啊,桃花酒最好喝。”
  “对了,桃花酥做点心,喝酒不用配菜也可以。”
  “酒后喝点桃花茶,人生一大乐事。”
  兄妹两个越说越兴奋,直到孔恽‘好心’的提醒他们一句‘祖父在看你们’时,两人立马心虚的闭嘴了。
  众人也呈了口气出来,终于安静了。
  董关现在如惊弓之鸟一般,又过来寻问孔老太爷,“老太爷,这村庄可否进去借住?”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