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村庄(6)
  刘宏大约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少年很瘦,可浑身肉很紧致,看人时一双眼睛带着狠劲。
  墨敏中见他跟上来,没有说什么,孔恽挑眉一笑,有些邪气,嘴上叼着一根草晃着身子往水源那边去。
  李氏和墨夫人在拾柴,墨夫人看了有些担心,“不会出事吧?”
  李氏不担心,“没事,他们不是两个人吗?真要动手,两个还打不过一个,是他们自己没能耐。”
  墨夫人:......这样的话更让她不放心了,他们墨中没有打过架啊,到时真动手哪里有经验,还不是被打的份?
  墨夫人忧心重重,不时往儿子离去的方向看一眼,可惜一直等她和李氏捡了柴回去,也不见儿子的身影。
  孔嫄带着姑姑也在拾柴,不过她运气不错,竟然看到了野菜,五月的山里还很冷,但是京都这边已进入了春天,远远望去山里有了绿色,但就近看还是刚冒芽。
  从昨天到现在,只看到野草长了一些,今日竟发现一片野菜。
  孔光竹见侄女说是野菜,还有清热解毒的作用,也撅着身子跟着挖起来。
  两人用衣衫兜着,回来的路上遇到打水的孔恽和墨敏中两人,知道那边有小溪,直接过去洗野菜。
  这一次墨敏中又跟了过来,贵家公子能文能武,独没有做过活,见孔家两位姑娘蹲在溪水边洗野菜,他犹豫了一下也蹲下身来。
  溪水是从山上流下来的,与融化的雪水汇合到一起,冰冷刺骨,墨敏中料到会这样,迟疑了一下,便又认真的洗了起来,目光却又不由自主的落在孔嫄洗野菜的手上,白皙的手已经冻的微红,可仍就认真的在洗野菜,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的心有莫名的情绪流过,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觉,怪怪的。
  “手很白是吧?”
  墨敏中听有人问他,本能的点头,一刹间又僵住,他慢慢的扭身看向身侧的人,孔光竹不知何时到了他身边,正一脸笑盈盈的看着他。
  尴尬、窘迫,害羞一瞬间涌上脸来,墨敏中想解释,不等他开口,孔光竹站起身来,幽幽的瞟了他一眼,语调也怪怪的,“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噢。”
  墨敏中:.....
  已经上了岸的孔嫄见两人磨磨蹭蹭的,催促了几声,扭身就走了,孔光竹跟上去,一路哼着小调,走在后面的墨敏中像失了魂一样。
  回到火堆旁,还呆呆的。
  墨夫人见了,少不得小声的寻问怎么了。
  墨敏中摇头,抬眸无意间扫到孔嫄正在往铝桶里放野菜,察觉一道强烈的目光盯着他,墨敏中僵硬的头慢慢扭过去,正对上孔光竹一双别有深意的笑眼,仿佛在说‘我又捉到你了。’
  墨敏中抚着额角,有些头疼。
  墨夫人见儿子不语,还想多问,被墨尚书拦了下来,墨夫人只能做罢。
  这一晚人群凑的比较聚集,差役那边给众人分了硬硬的饼子就又回骡子车那边去了,凑在一起也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
  冯三一直没有回来,没有人再提起,差役们显然也慌了神,冯三是有家世的人,不可能半路跑了,他又是差役,好好的跑掉做什么?
  联想到地上的那滩血,差役们心里也有数了。
  董关脸色一直不好,浓雾没有散去,不过夜色降临之后,四下里的视野反而慢慢清晰起来。
  众人都发现了这一点,董关脸上的担忧之然也慢慢散去,他不敢大意,又寻到了孔老太爷。
  “董差头是担心白天浓雾又起来?”他一过来,孔老太爷就猜到他要说什么了。
  董关点关,“老太爷,这地方实在是邪气。”
  现在能看清楚四周的景象,董关可以很肯定他们是走错路了,可明明他们就是顺着官道走的,怎么就走到这荒野地里来了。
  孔老太爷能猜到董关担心的,也是他心中想到了这一点,“现在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现在起程,连夜赶路看能不能找回官道上。二是等着天亮,看白雾会不会再起来。”
  其实有一点孔老太爷没有说,白雾夜色下突然散去,无声无息,那么说明这雾是有人控制的,待白天怕是白雾又要升起。
  董关到孔家这边来说话,不远处的犯人们想听,可惜离的不近,那边又是刻意压低声音,根本听不到在说什么。
  至于孔家人这边,到是都听清了。
  孔老太爷给出两个办法后,董关沉默了好一会儿,心一横,“连夜赶路。”
  对孔老太爷点点头,起身走了,一边往骡车那边走一边喊道,“都起来,现在赶路,抓紧点。”
  犯人们是起来了,也可也忍不住怨声连连的,但见那些差役拿着鞭子过来,便又都闭了嘴。
  夜里寒气重,李氏穿着羊皮袄,衣襟里裹着冶哥,原本冶哥要找陆廉,还是李氏说莲姐身子不好,冶哥很懂事的就趴在了李氏的怀里,再没有吵闹。
  半刻钟后,队伍又重新起程,浓雾散去,借着树枝的空隙,月光射下来,却透着寒意。
  董关带着众人折返往回走,白天浓雾大走的慢,不出两个时辰,队伍就又走回了他们昨日扎营的地方,抬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官路。
  回身看他们来的方向,与官道一个方向,只是一个小岔路羊条小道。
  在这一刻,孔嫄都莫名的松了口气。
  董关也看到了希望,没有耽搁让众人休息,带着大家上了官道,连夜赶路,犯们人也这一天的浓雾吓到,拼了全身的力咬牙跟着队伍,愣是没有一个吭声要休息的,直到路越走越宽,天已经犯亮,董关才喊休息,而每个人身体紧绷着的一根线,也终于松开,无力的瘫软坐在地上。
  似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逃亡。
  畅快淋漓的赶路过后,便是无尽的疲惫涌上来,孔和仁看怀里的冶哥醒了,抬眸盯着他看,他也低头回视,一大一小瞪着对方。
  最后,还是孔和仁底气不足的扭开头,想到昨晚赶路,父亲突然让他抱着这个小鬼,孔和仁心里嗷嗷的就想哭,为了锻炼他的意志,在任何时候父亲都不会忘记对他的父爱。
  太感人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