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村庄(5)
  不知是不是血液让雾没有那么浓,被提到半空中的那颗人头也让人清楚的看清他的长相。
  是那个叫冯三的差役,嘴张的太太的,眼睛瞪着,整张脸都透着惊恐。
  孔光竹想到这些,脸又白了白,感觉到陆廉看他,抬眸就看到陆廉一双懵懂的眼睛打量着他。
  孔光竹:.....他不害怕吗?
  想到这,他也问了出来。
  陆廉似想起了什么,很配合的往他身前凑,声音也怯怯的,“好可怕.....嘤嘤嘤...”
  孔光竹:.....马的,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被狼崽子这么一搅合,孔光竹浑身的寒意退去,手指怼着狼崽子的头,不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可狼崽子看着瘦弱,劲却不少,孔光竹一只手推不开,就换成两只手,仍旧与狼崽子抗争不过。
  最后,他只能咬牙切齿的求饶,“我知道你害怕行了吧?”
  他差就叫姑奶奶了。
  陆廉停下来,点头,“我也害怕,那我们快点回去吧。”
  孔光竹刚要说雾这么大,怎么找回去,只见狼崽子已经起身走了。
  是啊,他怎么忘记狼崽子的厉害,愣了一下,孔光竹起身跟上去。
  两人走了不出五仗,就找到了孔家人,这时差役也寻了过来,正在数人,数着少了两人,一回头见两个女子从草丛里钻出来,差役都吓了一跳。
  陆廉害怕的靠在孔嫄的身上,“孔姑姑,前面有死人,好吓人。”
  孔光竹被他这一番操作弄的张嘴结舌,眼看着侄女小心的安抚狼崽子,而狼崽子乖巧又听话的点头,最后脸上的惧怕之色被安抚下来。
  他:.....又想骂人了。
  差役听到有死人,在陆廉指的方向寻去,只看到一片血迹,根本没有尸体。
  孔光竹可记得他们离开时虽然头不在,可还有尸体在,也就是说他们离开后尸体被抬走的,那是不是说明他们已经被发现了?
  想到这,他后背一寒。
  差役那边也觉得事情不对,带着孔家与墨家人回到伍队,便去董头儿那里说明情况。
  犯人都被找了回来,差役也一个不少,独还是没有冯三。
  董关想到那两次的惨叫声,已经猜到冯三是出事了,只怕是凶多吉少。
  “头儿,这里处处透着诡异。”这次上前说话的是顾生,也算是老人,平日里都跟在董关的身下,这次出来押送犯人,被董关点名带出来的。
  董关遇到了犯人半路逃跑的,遇到过有劫匪的,遇到过刺杀犯人的,独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仿佛暗中有一双手在操控着这一切。
  犯人的命董关不在乎,可眼下出事的是差役,那再往后自己会不会安全?
  董关不能不重视,他望向人群,看到人群里一身儒雅,哪怕落难仍旧气势不减的孔老太爷,眸子顿了顿,手握腰间备刀大步走过去。
  董关请了孔老太爷到一旁说话,将差役失踪一个的情况说了,又指着周围的环境,“此时该是响午,太阳正当空,浓雾却迟迟退不去,便是山路也变成了乱草丛,似乎是走错了路,可明明一直顺着山路走的,不可能走错。不知道老太爷有什么看法?”
  孔老太爷意识到情况危急,不计前嫌的将那猎户不对的地方说了,董关顿感不好,“也就是说我们早就被盯上了?”
  孔老太爷点头,一路走来,他也觉得是这样,“这浓雾透着古怪,天下之大,我虽没有见识过,也从书里看过有人能形云布雾,只希望这些是我想多,不然若真是他们布下的,有这样的障眼法在,我们就只能任人宰割。”
  董关听了,一个头两个大,“那些人为何盯上我们?或许盯上各别人....”
  说到这,董关卡住了。
  他可听说天牢里出现过下毒的事情,而他压的这些犯人,正巧是这一拨,难不成....
  孔老太爷在孙女说起天牢的情况后,就知道有人对陆家的人起了歹心,所以一路才相扶照顾,出现这种情况他也不是没有往这事上想过,可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小姑娘和一个三岁的孩子,怎么能让那些人一直不肯放手。
  董关咬牙,目光透着寒意,却是落在人群里的陆廉及李氏抱着的冶哥身上。
  人心险恶,为自保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孔老太爷察觉到董差头的狠毒目光,欲言又止,短短两天,只因他不赞同董差头的做法就被他记恨上,何况事关性命的事,众是他劝拦也起不到作用。
  董关这时收回目光,“老太爷如今看要怎么办?”
  孔老太爷摇摇头,“一叶障目,现在只能等浓雾散去再做打算。”
  他没有说出雾会不会散去,眼下除了等也没有别的办法,而若说出白雾不散,也只会增加忧心。
  到底是出了这么多的事情,董关也被弄的心底没底,只能就地吩咐休息,今天不赶路,一边让人结伴拾柴不要落单。
  流放的犯人送到地方死的多,他在那边也交不了差。
  一听今天不走可以休息了,犯人们不担没有高兴,反而都心事重重。
  众人为了安全都往一起凑,孔墨两家被排斥在外面,两家就在收尾在后面又架了火堆,这次是两家一个火堆。
  孔嫄让陆廉坐着,冶哥似是被吓到了,紧抱着陆廉不松手,陆廉只能坐在原地。
  孔光竹幽幽的看了一眼,道,“我也想做孩子,就可以不用干活了。”
  众人:.....
  浓雾视线不好,加之又不敢走远,拾柴就成了首要任务,不够一晚上柴的,山里夜晚寒气重,到时遭罪的还是自己。
  其他犯人都把就近的拾了,孔墨两家只能往远处走,何况喝水也成了问题。
  “我听那边有水声,应该有小溪。”孔恽提着铝桶,“我去打水。”
  墨敏中道,“我和你一起去吧,看有没有鱼抓两条。”
  差役那边不让落单,墨敏中也怕孔恽一人出事,又不好直说,就随意找了个借口,哪知有人听了就跟了上来,嘴里也嚷嚷着打水,正是被孔和仁一脚踹过的刘宏。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