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村庄(3)
  突然,后面人群里暴出一阵喧哗,前面的人回头看去,只见一少男猛的向前面冲来,而他的目标正是身姿挺直,一身儒雅的孔老太爷。
  “都是你,要不是你,我们就不会挨打,都是你害的。”少年一边冲撞过来,一边满腔怨气的喃喃着。
  一切太突然,少年动作又实在太快,跟本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眨眼之间便到了眼前。
  左右众人脸色骤变。
  “竖子无理。”一声怒吼,震慑的众人耳膜嗡嗡作响,孔和仁大喝同时身子跳起,抬腿准确又狠的猛的踹了过去。
  原本还杀气腾腾的少年,就像抛物线一样的飞回来的方向,重重摔在地上,闷哼一声连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
  墨夫人早就在少年冲过来时吓的叫出声来,“啊.....啊啊啊啊????!”
  只是她的叫声,随着眼前场面的转变,也从尖叫变成的疑问!!
  怎么和想的不一样?
  别说他,众人也错愕的僵在原地。
  孔和仁身子稳稳落地,双手放在身前手掌向下,同时慢慢往下压,又深深吐出一口气,像大师在收功。
  眨眼的功夫,目光触及到被踹到远处的少年,孔和仁紧张害怕起来,同时也被自己的成功震惊到了,他目光慌乱的看向孔老太爷,“父亲,我是不是又做错了?”
  “你....”孔老太爷被救,还是儿子,心情也很复杂,打量着救了自己还害怕自己做错的儿子,一时之间心也软下来,想安抚夸赞他几句,哪知就被打断了话。
  孔和仁面上的担忧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兴奋,“父亲是不是也觉得我在武艺上有天赋?”
  好好的笑脸一瞬间又变成哭脸,“儿子错了,儿子本该一心一意用心读书,纵有武艺方面的天赋,也不该贪恋的想要文武双全,呜呜呜....儿子错了,不该有贪念。”
  众人:.....
  孔老太爷额上的青筋跳了又跳,他的棒子呢。
  孔和仁在这边痛彻心扉的锤胸自责,队伍不走,前面的差役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
  “今日挨的鞭子还不够多?一个个不想有好日子过了?”
  那边少年的家人终于从后面赶过来,看到儿子伤的倒地不起,也惊呼出声,“宏哥,你怎么样?”
  刘宏摇头,缓了这一会儿他身体有了知觉,由父亲扶着站起身来。
  那些落在后面定犯人紧张的凑到一起,胆怯的望着孔家那边!
  差役看到是刘家父子,甩了甩手里的鞭子,鞭子在空中发出清脆的响声,受过鞭刑的犯人,脸立时就白了。
  “独眼刘,你们爷两是给小爷找麻烦呢,今天董头的鞭子没吃够?小爷再补你们几下?”
  独眼刘瞎了一只眼,父子两个靠偷为生,一次闯进富人家里时,不小心碰到了油灯,而害得那富人家的女儿毁容,父子两个被抓了后才批了流放。
  过来的差役以前受过独眼刘的供奉,骂了几句转身走了,算是开了个后门。
  队伍继续上路,又有差役在一旁赶着,生怕被鞭子打到的犯人,只能咬紧了牙快步的跟着。
  孔家这边,孔和仁呆呆的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摇头,不时又露出阴恻恻的笑。
  孔光竹搓了搓胳膊,“大哥,你没事吧?”
  孔和仁愣头愣脑的问,“怎么了?什么事?又有坏人了?在哪呢”
  孔光竹:.....他扭头哼叽叽的抽搭一声,“父亲,大哥傻了吧?”
  孔老太爷目视前方,严肃的脸没有一丝的波动,连眼神也不给两人一个,稳步的跟着队伍往前走,只是握着棒子的手却紧了几分。
  墨夫人见孔家人都没有人说话,她凑到李氏的身边,小声问,“有什么不对吗?”
  李氏摇头,将羊皮袄又往冶哥的头上拉了拉,嘴上回道,“没事。”
  在府里就整日里鸡飞狗跳的,这些跟本不算事。
  墨夫人吃了药丸,原本发沉的头已经好了,她望向四周的浓雾,“这雾怎么越来越大?穿的衣袍薄,这样下去挺不了多久都得被打湿。”
  又没有换的衣衫,这可怎么是好。
  李氏也担心的望向四周的雾,“我也是平生头一回见到这么大的雾。”
  “这雾不会有什么古怪吧?总让人觉得阴风阵阵,不会有鬼吧?”墨夫人说着自己身上都起一层的鸡皮疙瘩。
  前面的孔光竹回过头,“或许真的有鬼,我觉得我大哥就有些像中邪了,从刚刚开始到现在,一直在笑。”
  墨夫人:....她以后再也不多嘴了!!
  另一边,孔嫄看到陆廉脸色越来越白,就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陆廉摇头,“孔姐姐,我能坚持住。”
  “我知道你能坚持住,可你看现在雾这么大,我有些害怕,我们两个人靠在一起,就安全多了。”孔嫄又给她紧了紧身上的羊皮袄,“还是你不害怕?”
  前面的孔光竹耳朵瞬间立了起来,他到要看看狼崽子怎么无耻的骗侄女。
  陆廉羞涩的低下头,怯怯道,“有孔姑姑在,我什么也不怕。”
  孔光竹:....够无耻!
  孔嫄笑了,“这就对了。”
  她又将陆廉揽回怀里,“以后好好吃饭,到时就会长的和我一样高。”
  陆廉笑容僵了一瞬,唇角又立马翘回去,男人个子矮是个硬伤!
  噗哧一声,前面孔光竹笑出声来。
  走在身后的墨夫人苦着脸,孔家的男人怎么让人摸不透呢。
  在浓雾中,一行人不知道走了多久,犯人筋疲力竭,便是差役也累的主动喊休息。
  众人立马寻了地方坐下来,只是雾太大,大家也不敢太分散,不然一个转身,很容易走丢。
  到有想逃的,可今日差役看守格外严格,后面放了两个人,左右也各四个人,像犯人包围在中间。
  坐下来休息,墨尚书缓了口气,也小声的和孔老太爷把在猎户身上发现怪异的地方说了出来,“衣衫都正常,鞋子却是缎子面的,一个猎户又在山里,缎子面的鞋又没有一点破损。”
  面前董差头还在骂,骂这鬼天气。
  孔老太爷收回视线,眉头紧紧蹙了起来,面露隐忧,“雾退不下去,山路还不知道有多远,今日都警惕些吧。”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