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渣男段东风被骂惨了
  去片场的路上。
  陆班坐着孔奚的车。
  走到一半的时候,微聊的工作群里有人艾特了陆班,看了一眼是小张,他说他没吃早饭。
  陆班白了孔奚一眼。
  就因为孔奚上次在浪漫满屋录制的时候吹的牛皮,现在谁没吃早饭都会在群里艾特陆班。
  没办法,他让孔奚将车停在路边。
  自己下车去买煎饼果子。
  刚走到煎饼果子摊旁边,只听两个等煎饼的客人在说话,谈话内容让陆班竖起了耳朵。
  “小王,昨天的《我们结婚吧》你看了吗?”
  “当然看了,我每天都在追这部剧呢,咦,你不是不追剧的吗?”
  “我当然不看这个,可是我老婆看啊,我昨天硬是被老婆拽着看了一集,一边看一边被教育说是以后我要是敢学段东风,就拿剪刀把我咔嚓了,你说好好的爱情剧,非搞一个段东风出来,这不是让我们男同胞受罪吗?”
  “切,你们男人那点花花肠子,说真的,我男朋友要是段东风那样,我也得咔嚓了他。”
  “就是,段东风实在是太恶心了。”
  “我就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男人,老婆还怀着孕呢,他还在外面瞎搞。”
  “段东风是陆班演的吧,果然渣男演渣男最像了。”
  几个人在煎饼摊前闲扯,却不知道“段东风”就在他们不远处。
  陆班想了想,决定还是让小张饿肚子吧。
  这个时候去买煎饼果子风险实在太大了。
  他可是知道前世的李名起老师因为演容嬷嬷,有着多么悲惨的遭遇,不仅小孙子在幼儿园被欺负,就连李老师上街买菜都要被打,坐个出租车司机师傅一看是容嬷嬷,都是踩着油门直接甩她一脸的尾气。
  陆班的微博也被攻陷了。
  前两天《我们结婚吧》刚播出的时候,他还发了一条微博祝贺电视剧开播。
  只是一夜的功夫。
  这条微博下面全是谩骂的评论,也就陆班心比较大,早上趁着孔奚不注意,还偷偷跟网友开了玩笑。
  回到车里。
  孔奚看了他一眼:“不是去买煎饼果子了吗?”
  陆班摆摆手:“买煎饼果子的人太多,他们认出我是段东风了,非要找我签名,我好不容易才跑了回来。”
  孔奚的目光挪向窗外,呵呵了一声——
  怕被打才是真的吧。
  ……
  到了片场。
  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就绪,今天拍摄的是《夏洛特烦恼》最后一场戏。
  陆班走了过来。
  平日里他习惯了过来自己先看会剧本,他看剧本的时候大家也都不会打扰他。
  今天稍微有点例外。
  “陆导,来啦。”
  “陆导,你把我害惨了,我媳妇昨天查了我一夜的手机。”
  “我也是,搓衣板都准备好了。”
  “还好我没女朋友,不过我妈倒是找我谈了两个小时。”
  陆班一脸黑线,笑骂道:“这都能怪到我头上,你们怎么不去找粱导呢,电视剧可是他拍的,关我屁事啊!”
  由于今天是最后一场戏。
  所以大家的情绪明显放松了许多。
  其实也不是最后一场戏,就是补最后一个镜头。
  这段时间陆班好不容易把之前漏掉的关于袁华的镜头都拍完了,就剩下这最后一个。
  “陆班,你过来一下。”梁克生在不远处喊了一句。
  陆班应声:“好。”
  他走到梁克生旁边,梁克生给他递了一根烟。
  “不抽了,戒烟了。”
  陆班摆手拒绝:“烟盒上写着呢,吸烟有害健康。”
  梁克生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他可是知道戒烟是一件多难的事情,前两年他想戒烟,一开始听说电子烟可以戒烟,他开始抽电子烟,后来听说槟榔可以戒烟,他又开始嚼槟榔。
  现在,他上午抽烟,下午抽电子烟,晚上嚼槟榔……
  “找你过来就是跟你商量一下,最后一个镜头的事。”梁克生给自己点了一根说道。
  陆班眉头微皱:“最后一个镜头,有问题吗?”
  “有。”
  梁克生说道:“最后一个镜头是袁华和秋雅躺在床上被夏洛发现,拍摄起来没难度,关键问题在刘欣那里。”
  “刘欣?”
  “对,刘欣。”
  梁克生继续说道:“刘欣从学校就跟着我拍戏,就连经纪公司也是我推荐的,我太了解她了,她这个孩子从小单亲家庭长大,表面看着开朗,实际上内心对某些事情很抗拒,比如这样的戏份。”
  “这也是我一直拖着这个镜头没拍的原因。”
  陆班第一次知道刘欣的家庭背景,他也没有想到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刘欣背后竟然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当然,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也都有着属于自己想要伪装的理由。
  生活本来就很难了,不伪装的话,地铁里会蹲着一大片的人抱头痛哭。
  “所以,你的意思是,改剧本?”陆班明白了梁克生的意思。
  梁克生点点头,说道:“是的,我希望能把这段改掉,因为我了解刘欣,她是绝对不会拍这样的镜头。”
  陆班眉头紧皱。
  他想起上次为了拍摄秋雅穿泳装的画面,刘欣也是拖了很久才出现在片场。
  应该挺为难的吧。
  可是这个镜头……
  陆班知道,这个镜头是对夏洛的一个打击,他甚至想好了如何演绎袁华和秋雅在床上的那个静态画面。
  此时的袁华是落魄的,就连搂着秋雅睡觉都会张着嘴。
  甚至嘴角会流口水。
  但是秋雅还是不嫌弃他,只有这样的镜头才能表现出秋雅对袁华是真正的感情。
  更能衬托出秋雅对夏洛的虚情假意。
  而往更深层次去分析。
  夏洛的艾滋病,怎么来的,才能引起观众的猜测。
  这一幕,只是一个简单的静态镜头。
  但是对于这部剧来说,又显得没有那么无足轻重。
  “粱导。”
  陆班叹了口气,说道:“我想找刘欣谈谈,看看能不能……”
  “不可能的,刘欣是个好女孩,你也不想看到她受伤害对不对?”梁克生摇摇头。
  “就试一试。”
  “她绝不会同意。”
  “她也是看过剧本的。”
  “看过剧本也不会同意,要不是你最近太忙,恐怕她早就找你协商改剧本的事情了。”
  两个人争执不下。
  这时,刘欣从片场走了过来,脸上似乎有为难的神色。
  梁克生给陆班一个“你看,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眼神。
  陆班无奈的耸耸肩。
  刘欣走了过来,低声说道:“粱导……今天最后一个镜头……”
  梁克生叹了口气,准备回答刘欣不拍了,剧本可以更改:“这个镜头……”
  “可以开始了吗?”刘欣接着说道。
  梁克生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