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蒋氏遇袭
  大堂上的灯火重新亮起,脚步声次第响动,一道道身影匆匆而来。
  任群、于谈和殷举等人显然也都没有睡着。
  此时重新汇聚在议事堂上,已经是夜半三更。
  刚刚韦氏坞堡的消息已经送达,杜英急忙召集众人议事。
  局面,倒是比想象之中的要好一些
  不出意料,林弊亲自率领一路兵马直扑韦氏坞堡,林氏从北侧发起进攻的时候,蒋氏兵马经过绕路兜兜转之后,也抵达。
  林弊的态度和前来支援杜氏坞堡的这一支林氏兵马的态度并不一样,派人主动联络蒋安,表明自己想要和蒋安并肩作战的意图。
  蒋安对此自然也是将信将疑,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还是选择和林氏保持一定距离。
  结果果不其然,林氏在蒋氏兵马眼见得就要杀入坞堡的时候,暴起发难,兵分两路绕过韦氏坞堡直接进攻蒋氏兵马的侧翼,还好蒋安原本就没有完全信任林弊,总归是留了一手。
  蒋氏兵马快速收拢后退,虽然折损也不小,但是好歹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不过蒋安身中箭矢,已经难以指挥战斗,蒋氏士卒们亦是群龙无首,只能根据蒋安最后下达的命令,一路向少陵坞堡的方向靠拢。
  还没有走多远,蒋氏兵马就遇到了赶来支援的王猛。
  王猛带着的只有一百人,但是好歹也都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胜、斗志高昂之士,并且王猛也不傻,趁着现在是黑灯瞎火的时候,令人点起来众多火把,甚至有的士卒索性一只手拿着一个火把,远远看去,原野上火光跃动,也不知道杜氏派遣了多少援军。
  杜氏援军突然抵达,再加上蒋氏兵马本来就在撤退的过程中又汇合了原本意图前来跟着喝口汤的大小村寨的兵马,一时间反倒是声势浩大。
  林弊不清楚个中虚实,同时自己这样反戈一击的行为显然又彻底暴露在了众村寨面前,更是心虚,所以只能率众撤退。
  因此王猛得以护送蒋氏兵马向少陵坞堡方向前来,传令兵启程的时候,距离少陵坞堡也已经没有几里地了。
  值得一提的是,王猛率部急行军,还追上了步履蹒跚的韦氏败军们,索性派遣一小队人马护送他们返回韦氏坞堡。
  韦边对此再次表示感谢,并且重申了韦氏之后会关闭寨门、不惹事端,并且绝对不会和杜氏作对之意,也算是又一次感化了一下这些身心疲惫的韦氏子弟们。
  至于在此之前蒋氏还在和林氏一起攻打韦氏坞堡之事······韦边都当不知道,杜英当然也乐得装傻。
  韦氏老老实实的不惹麻烦,就好了。
  当然,韦边只要还有点儿脑子的话,也应该知道这个时候的韦氏,已经元气大伤,根本没有办法再和杜氏叫板。
  这一次要不是因为林氏另有算计,恐怕韦氏坞堡都已经被攻破了。
  蒋安虽然受伤,但是总归不算致命,蒋氏兵马也都囫囵保存下来,总算是让杜英松了一口气。
  “少主,还请立刻发兵,讨伐林氏!”殷举拱手说道,“林氏背信弃义,人人得而诛之!”
  林氏当时参与到整个讨伐韦氏的盟约之中,是殷存的建议。
  结果谁曾想到林氏竟然早就有所图谋,这自然应该算殷存了解不周,差点儿就把盟友陷入死地。
  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蒋安之前就在韦氏坞堡之战中吃了林氏临阵松懈的亏,再加上生性谨慎,对于林弊并不是很信任,恐怕蒋氏兵马都有可能直接交代在韦氏坞堡外面。
  盟友遇袭,实力大损,大家在声讨林氏之背叛同时,肯定也要责怪于盟主的安排不周详,甚至还有可能会有人怀疑,这是不是就是杜氏和林氏勾连起来的阴谋等等。
  乱世之中,活命的机会分外宝贵,大家自然都会互相猜忌。
  所以现在殷存的建议给杜英带来了麻烦,殷举当然要表示对于林氏这种行为的叱责,也算是划清他们殷家和林氏之间的界限。
  我们之前对于林氏的这些想法毫不知情,只是因为他们也同样身在城南,所以才会一力邀请罢了。
  杜英颔首,对于殷氏的忠诚,他自然并不怀疑,且不说殷氏作为杜氏的家臣,背叛杜氏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现在这种情况下,跟着杜英竖起来杜氏的大旗,再寻找投靠于秦国或者桓温又或者凉州的机会,也要比和林氏勾勾搭搭来得好。
  殷存可不是那种一时冲动就会做出傻事的人。
  “讨伐林氏尚且还在其次,林氏背信弃义,城南各家深受其害,讨伐之已是必然。”旁边的任群此时忍不住开口说道,“关键林氏的背后到底是何人在指使,我们必须要弄清楚,不然的话,贸然进攻林氏,会不会又落入另外一个陷阱之中呢?”
  殷举、于谈等人面面相觑。
  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就在几天前,他们还在纠结于韦氏的强大,可是短短几天内,韦氏偃旗息鼓,中间的过程更是让他们这些亲历者觉得有点儿匪夷所思。
  也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有多少算计,有的是他们看到了的,有的他们甚至都没有看到。
  所以现在任群一说,他们一时间都不敢贸然再说什么了。
  谁知道这林氏的背后,还有没有别的算计?
  此时动手,不就正落入了人家的圈套中么?
  韦逵到最后才幡然悔悟,可是为时晚矣。
  这样的情况,大家自然不想在杜氏身上重演。
  所以既然大家心里都清楚,论算计筹谋,都不是少主还有那位王老哥的对手,那么有建议,说出来,就足够了,没有必要来回强调,影响到少主的判断。
  任群重新坐下。
  身为杜英和王猛合格的发(工)言(具)人,他当然知道,杜英微皱的眉头说明他正在思索什么,因此这个时候就应该让大家保持安静。
  如何让这些人不再说话也是一门艺术。
  别的任群不会,这个还是懂得应该怎么做的。
  既然知道在场的都是智谋不怎么样的,而且又刚刚经历过杜氏和韦氏之间的连环算计,正是自愧弗如的时候,那么丢出来一个让你们都觉得头疼的问题就好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