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不期而遇
  是他闹,她当真要不客气才对。
  令狐蓁蓁捡起一本书,本欲卷起往他耳朵上轻拍,忽然瞥见书内页写着“香气萦绕”的字句,下意识拿起细看,却是一段贯穿大荒与中土的传闻。
  传闻写道数十年前曾有某青州人前往大荒游玩,在南之荒的漫漫野林中迷路,惊慌失措时,恰有一美人经过,身边还领着一个小女娃。美人温柔且耐心地将迷路者送回大道,迷路者欲答谢时,二人已消失无影。这位中土人对此番奇遇念念不忘,犹记得那小女娃服饰甚奇异,半边红半边白,身上更有撩人香气萦绕,莫名令人想入非非。回中土后,他便时常将此事说与人听。
  十年后,青州靠东一个临海小村,某日突然来了个美人,美人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女娃。村民们想起村里有个人以前总提及大荒奇遇,立即寻了他,那人一见之下先是狂喜,随后却惊骇——十年过去,小女娃依旧是小女娃,美人也依旧是美人,丝毫未变,可见是妖。
  荒野小村不比大城镇见多识广,村民遇妖只知驱赶,二妖被赶至陡峭山崖边,就此消失。
  这段故事是先生的书童搜刮来的,后面还有书童写的话,怀疑那小女娃是花妖。
  秦晞凑过来看了一会儿,忽然拿起书:“半边红半边白,正是二乔牡丹。”
  令狐蓁蓁奇道:“就算是,也未必是墨澜她们吧?而且都是数十年前的事了,二乔牡丹未必会在那里。”
  秦晞偏头想了想:“反正四月还未到,明日我给于飞兄他们传信,一起过去看看。”
  *
  时辰尚早,叶小宛犹在梦中。
  她梦见失踪了两年的小姨忽然回来的那天。
  小姨摸着她的头,声音很温柔:“阿乔,你长高了,若你姨夫还活着,必然也开心。”
  她只是不信:“姨夫从来没对我笑过,也没对你笑过。”
  小姨便露出要发怒的神情:“胡说八道!你忘了我和你姨夫有多恩爱?!他才走了两年,你就说出这样没良心的话!”
  她便没有再吭声。
  小姨虽温柔,却脆弱,承受不了姨夫为救她而死的事实,固执地认为他们做夫妻那些年琴瑟静好,把一腔仇恨尽数投在令狐羽身上。
  为了复仇,她不惜用一半妖丹换取幻香摧魂阵的修行方法。
  甚至,为了怕复仇牵连到甥女,她请了那位传授幻香摧魂阵的厉害修士,要做一件前所未有的事。
  “阿乔,万一小姨复仇不成,那魔头必要来戕害你,可你若是人,他便认不得你了。何况你血脉奇异,易惹来狂蜂浪蝶,越长大越危险,倒是做人才安稳。你要记住,在中土把自己当做人才能好好生活。”
  她懵懵懂懂地听着,被小姨牵着手,走向崖底的隐秘山洞。
  洞内清光团团,什么也看不见,她好像做了很长的一场梦,再醒来时,身上再也没有香气,红白交织的衣裳也变成了最普通的布衣。她试着运转妖力,体内却找不到妖丹的存在,寻了半日,她骇然发觉自己的妖丹被藏在丹田的最深处,一丝一毫都动不了。
  小姨的声音从洞外传来:“你信守了承诺,妖丹你拿去吧。”
  另一个陌生而听不出起伏的声音说道:“令甥女的经脉由我造,只是妖伪装人还是艰难了些,她并无什么做修士的资质。常人面容十年必变,为了令甥女着想,她日后只能不停漂泊。”
  “那也比她长大后身不由己来得强。”
  “如此甚好。那么,你便随我去吧。”
  小姨要走了?她一下追出山洞,可是外面已无人,只有小姨的声音被风送来耳边:“阿乔,好好做人,忘了小姨。”
  她怎么知道如何做人?无人教过她。从此再不能化作一团阴风腾飞,只有两只脚;再不能隔着老远便把东西召过来,只能亲手拿。
  做人真是累,还会被欺负,因她是孤女,谁都可以踩上一脚。
  但她还是坚强做起了人,在红尘里翻滚几十年,学了一身柔滑的人情往来,谁也不得罪。
  真正的快乐应当是能进仙门,她曾以为自己与修士无缘。
  多好的生活,再也不必四处漂泊,修行虽然艰难,但并非一无所获。
  更快乐的事接踵而至,她遇到了一群伙伴,除了同门之外,坏脾气却直率的周璟,古怪的令狐蓁蓁,还有时而聪明时而迟钝的秦晞。再往后还有憨傻的顾采,可爱的姜书,豪爽的赵振。
  好喜欢这样的日子,仿佛她真成了个人。
  尽管知道令狐蓁蓁是令狐羽的后人,她还是很喜欢她。还有周璟,她知道他喜欢自己,或许她也能喜欢他,像个真正的凡人少女,春心萌动,沉醉情意。
  倘若与他两情相悦,那将是怎样的美妙?怀揣着秘密的不安,她惶恐又大胆,向他伸出自己的手。
  然而握住的终究是冷风。
  叶小宛睁开眼,周璟正用手指勾去她睫毛下的泪珠,他的声音很轻:“做噩梦了?”
  她转身猛然抱紧他,是真的喜欢,如果能说出口。
  “我梦到了小姨,她过得很不好。”叶小宛把眼泪压在他衣服上。
  给出去的一半妖丹终于成了要挟她的利器,在朗月村见到她时,她竟已满头白发,甚至向她哭求。
  周璟环住她的肩膀,细细摩挲后背安抚:“梦而已,你若实在想念,找个机会我陪你去寻她。”
  叶小宛半晌不说话,终于抬头时,面上已无泪水,只望着他笑:“丛华师兄是太上脉修士,要以修行为重。上回我听秦师弟说,这趟你们回太上脉,他该做三师兄,你该做小九了。”
  周璟又是气又是笑,掐住她脸上的肉:“胡说八道。”
  叶小宛懒洋洋地扭头望天色:“又是晴天,丛华师兄,咱们出去玩吧?东莱城还有好多地方我都没见过。”
  “不是要去你家乡?你不急?”
  周璟颇不解,她当日说要回家乡,似乎很急切的样子,甚至要求马上走。谁想出来后,她又不急了,只顾着四处玩耍闲逛,一个东莱城逛了三天还不肯走。
  叶小宛紧紧抱住他:“我真想和你去许多地方,不仅仅是一个东莱城。”
  周璟柔声安抚:“日子还长,慢慢来,以后你想去哪儿,都有我。”
  她静静看了他片刻,缓缓凑近,在他唇上吻了吻,指尖细细摩挲他的额角眉梢,露出极温柔的眼神。
  *
  三月下旬的东莱城繁花盛开,海浪碧蓝,每逢晴日,简直如在发光一般。
  这是俞白最喜欢的中土城镇,特别开阔,特别大气,连道路都比其他地方宽敞,常见四五辆马车并驾齐驱,道上行人雍容而闲适,怎样看都令人心旷神怡。
  不过这次出来不比往日,她并不敢独自乱跑,在外看了一阵海,便赶紧回茶馆,大师姐霜月君和二师兄楼浩刚刚续上第二壶茶。
  楼浩见她满脸高兴,便笑道:“小三到现在还是个贪玩性子,一出来就两眼放光。”
  俞白艰难地喝了一口茶:“二师兄,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小三?”
  楼浩笑着摇头:“师尊叫得,大师姐叫得,我叫不得?”
  一旁的霜月君亦含笑道:“小二,你顽皮了,连我都是叫老三。”
  这回轮到楼浩苦笑:“大师姐能否别叫我小二?请大师姐叫我小楼。”
  俞白“噗”一下笑出来,亲热地挽住霜月君的胳膊:“大师姐,蓬莱九老丈人的神迹你一定看过吧?这趟你肯陪师妹出来散心,我开心极了。”
  霜月君却微微摇头:“九老丈人的神迹我还真没看过,小楼见过,我却没想到他也会跟来。”
  楼浩一面替她们续茶,一面说道:“我上回来,只见着九老丈人神迹的后半,听说前半才是最好看的,有巨浪滔天,气势磅礴。既然赛雪想散心,我便一同来了却心愿。”
  他自小便爱往外跑,天下九州,大荒四方,全部都去过,当下只给她们细细讲述九老丈人神迹的奇异处:“神迹多为幻象,九老丈人的却不同,据说是真正的巨浪滔天,所以蓬莱岛上不得,腾风亦腾不得,会被浪卷进去,倒是坐船上反而安然无恙。”
  话音刚落,却见俞白手里的茶杯翻在了桌上,她怔怔看着茶馆门口——那里刚进来一对神仙眷侣般的年轻男女,手挽着手,言笑亲热,正是周璟与叶小宛。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