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亵渎之神言》
  “掀起魔灾的存在?”
  法奥敏锐的抓住了重点,他咀嚼着这句话,神色不由变得凝重,严肃,继而,他一字一顿的道:“冕下的意思是,这深渊恶魔入侵的背后,还有人操纵?有人指使?”
  这句话,法奥在问,隐约间,空气中有巨大的愤怒在酝酿。
  龙枪骑士阿瓦尼迎着法奥的目光,感受着他的愤怒,却没有半分退缩,他只是平静的看着对方,一双苍老的眼眸深如渊海,平静的回答:“是的!”
  这是阿蒙第一次感受到法奥身上那极致的怒火,比他召唤梦魇降临时的不甘,还要强烈。
  作为武器大师,他甚至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力量,他的灵魂在躁动,咆哮,愤怒的犹如滔天的火焰,似乎能凭空点燃空气。
  法奥没有想过压制,而是顺沿着这股子愤怒的情绪,嘶吼出自己的问题:“冕下,您的意思是,亚特兰蒂斯的这千年的灾难,
  这数以万万记的死亡和苦难,
  这无数先辈的抵抗和奋战,
  这可以铺满整个大陆的尸骸,可以填满海洋的血水,都是有人在幕后指使的?”
  仿佛再也止不住心中的灼烧,法奥的咆哮化为滚滚的音波在四野荒芜中传递,震荡的大地都在颤抖,空间都在晃动。
  而对比他的愤怒,阿瓦尼又是如此的平静,两人一动一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真的只是静静的看着法奥,声音认真的陈述着一个事实:“是的!”
  “是谁?你告诉我?是谁?”
  “我既然选择了留下来,自然是准备告诉你真相,以及给你一些帮助,但你若是被狂怒支配,那即使我告诉你真相,也是无用。
  我不会帮助一个连自我情绪都控制不住的人。”阿瓦尼的声音依旧平静,更蕴含着无比的坚决。
  法奥看不见自己的脸色,但阿蒙可以,法奥感受不到自己的心,阿蒙也同样可以。
  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法奥此时的状态不对,狂怒支配了他的理智,他可以理解,但绝不会纵容。
  所以,虚空中,阿蒙毫不犹豫的出声:“法奥,这是最后的警告,如何你以现在的姿态去沟通,我会直接接管你的身体。”
  终究是死亡和铁血中磨砺出的战士,法奥缓缓的拿起另一个酒杯,一口灌下,又闭上了眼睛,默默调整了半晌,才再次睁眼。
  此时的他,心中依旧燃烧着火焰,但他的眼神已经清明:“不好意思,阿瓦尼冕下,让您看笑话了。”
  阿瓦尼轻轻一笑:“我从没有笑话过你,因为,我理解你。
  好了,先说正事吧,关于你想知道的,可以先看看这本书。”
  说着,龙枪骑士缓缓抬手,一握……
  他原本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流浪骑士,邋遢且不修边幅,但只是这一握手的姿势,他仿佛变得无比的高大,犹如撑起天空的巨人,一股磅礴的力量从他体内扩散而出。
  这是半神的领域!
  不同于大恶魔迪恩索斯的领域那般粗陋,阿瓦尼铸造起来的领域真实,稳固,就好像真的是掌控了一方空间般,独立于本位面之外。
  如果说传奇和史诗拥有的是一定程度上借用规则的能力,那么半神其实是改变规则,表面看,好似差距不大,但若是细细思索,内里的含义截然不同。
  就比如说现在,法奥虽然已经召唤了梦魇之力,虽然也有能力再次扭曲规则,但当阿瓦尼的领域笼罩住他,仿佛沉重了数倍,以至于他再也做不了其他事情。
  只是,他也并没有想多做些什么,而是静静的等候。
  阿瓦尼的领域并没有扩展很多,只是笼罩住一簇篝火照亮的地域,不过方圆十数平方的样子,就已经止住。
  然后,阿瓦尼看着法奥解释:“有些东西,实力不到,就不应该有所窥伺;更有些知识,就不应该在凡间出现。
  所以,这本书你可以看,却只能在这里看,还需要有我的领域隔绝。
  至于,能洞悉多少,领悟多少,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法奥已经听不到阿瓦尼所说的话,他只是愣愣的看着对方从胸膛处拽出来一本书,一本足有他胸膛那般大小,散发着神圣光辉的大部头书籍。
  大部头没有翻看,自然看不到里面的文字,唯有书页上有五个大字闪耀光辉。
  那文字,法奥不认识,但当他的眼睛看到,自然而然的就有神秘的信息传来,以至于他明白了那文字的含义。
  那是这本书的名字,叫
  仿佛是着了魔一般,法奥缓缓的伸出了手,按在了书记的扉页上,然后,他的一切动作停止。
  此刻,他的双眼中,似乎有无数信息流窜,以至于他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但他却咬着牙坚挺着,双眼死死的瞪着,仿佛不愿意遗漏一点信息。
  一旁,阿蒙所看到的景象其实和他又有所不同,应该说,上帝视角下,他更能看到真实。
  而在他的视野中,那本书其实在璀璨的光辉之下,是无比的黑暗,邪恶,仿佛记录着这个多元宇宙最深邃的罪孽。
  他突然有种感觉,这个位面能够带给他的收获,绝不仅仅只有成熟的战职者体系和传奇之力,更不单纯是对于传奇境界的了解,和各种规则知识的积累。
  还有这本书!
  有这本书里记录的,或许连神都忌惮的知识。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在法奥将手放到书籍封页之前,就跳入了法奥的体内,然后,毫不犹豫的开启了附体状态,并将感知扩展到了最大。
  然后,他看到了法奥看到的一切,他看到了书中的记录,与知识。
  于是,这个多元宇宙最真实的一面,向他缓缓敞开。
  多元宇宙广阔无垠,其中生存着无数古老的伟大存在,他们中有以代表某项法则为立足根基,以信徒的信仰之力为食粮的强横存在,活跃于多元宇宙的舞台上。
  祂们谓之曰,神!
  真神,强横无匹,又伟力无边,祂们穿行于无数主物质位面中,以教义为根本,以精神为依凭,在凡人中传播信仰,获取信仰之力和虔诚的信徒灵魂。
  祂们甚至在冥界建立了无信者之墙,但凡死亡的人都要在冥界接受审判,信仰者会被神祇接去神国,而无信者被钉在无信者之墙上,遭受日日夜夜的拷问,在惨嚎和痛苦中消亡。
  祂们,在世俗建立教会,传播信仰,又以‘神谕’的方式引导信徒的行为。
  而这本书的作者,一位不知名的强横存在,就游历了无数个位面与世界,接触了数不清的教会和信仰,收集了无数各类神谕,并根据实际情况展开了分析和总结。
  祂将所谓的神谕称呼为‘神言’,顾名思义,神的言语。
  而祂,就是从神的言语入手,来分析诸神的存在,思想,目的,乃至于隐秘。
  当然,祂所做的一切可不是为了赞美,而是揭露诸神的真正面目。
  所以,这本书,说的是神言,为的却是亵渎。
  所以,这本书在璀璨的神圣光辉下,笼罩的是无以伦比的邪恶罪孽。
  ……
  是一本足以传世的鸿篇巨著,内容极为丰富,蕴含的信息堪称海量。
  在其前半段,作者主要是以第一视角讲述了获得某些奇遇后,身跨虚空,在多达数十个主物质位面,乃至于上层位面中的双生天堂,极乐境,机械境,以及下层位面的深渊,地狱,炼狱的游历经过。
  无数庞大世界的种族特征,风土人情,祭祀信仰,政治军事,体制习俗等等混杂在一切,绝对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碰不到。
  当然,如果仅此而已,这也只是一本‘游记’而已,没有必要升华到更高的地步。
  可在书籍的后半部分,作者在漫长的游历过程中,已经开始静下心来思考,分析,然后有了总结。
  紧接着,他的第一个成果出炉了——他详细的记载了诸神传播信仰的方式和手段,甚至根据文明发展的等级,把信仰的传播分成了数个阶段,并创造性的以农作物的生长过程做类比。
  由此,第一阶段信仰传播被祂命名为播种期。
  就好像春天到来,万物复苏,有老农在田地里翻开土壤,刨出坑洼,播撒下种子。
  彼时大都是位面初开,生命复苏,有最初的凡种在主物质位面内诞生,成长,并且在荒芜的大地上艰难的繁衍生息。
  毫无疑问,这也是元素最丰盈充沛的阶段,凡种稀少,位面意志混沌不堪,而诸神只要发现这些位面,就可以直接化身降临,或是播下生命之种,或是寻找合适的种族,进行信仰的最初播种。
  因为凡种的数量稀少,自然环境恶劣,更有强大的魔兽怪兽肆虐,这个阶段的主题其实是神祇赐予超凡之力,在荒野中生存,繁衍并不断的壮大。
  直到时间流逝,族群已经繁衍出不少的数量,又拥有足够多的战士时,诸神就已经不会满足于零散的信仰之力提供和稀少的虔诚灵魂。
  祂们会以各种手段打破族群现有的模式,迫使族群汇聚,因信仰而建立统一的政权,并形成完整的教会架构。
  这一阶段可以算是种子的萌芽期。
  破土,发芽,虽稚嫩,却已经可以历经风雨。
  又因为这一阶段大都会建立属于一个族群的城市,或者统治的核心区域,于是,也可以称呼为铸城时代。
  接下来,又会是一段时间的稳定,发展,繁衍,扩张,和壮大。
  这个时期可以称呼为‘茁壮期’,也就是第三阶段,其按照不同的文明会有不同的时间,但大都会延续数百年,到上千年不等。
  直到城市发展壮大到拥有足够的人口数量,有充足的粮食和武器储备,有成规模的战士军团,以及教会已经培养出足够多的祭祀和牧师后,荒野和魔兽再也无法阻拦他们的步伐,扩张已经成为必然。
  至此,神谕将再次降临,以信仰为名的战争会在位面内爆发,死亡和杀戮会让诸神获得一批高质量的虔诚信徒的灵魂。
  当然,这之后,大一统的帝国,才是每一位诸神都渴求又希望获得的。
  当帝国建立,文明进入新的阶段,也就标志着信仰传播的第四个阶段,‘成熟期’到来。
  就好似老农经过数轮的播种,萌芽,清理,灌溉,终于现在是开花结果了,准备收获粮食了。
  或许这种比喻不是太恰当,但对于诸神而言,其实也是一样的,前面的一切都只能算是铺垫,祂们想要获得足够多的信仰和虔诚信徒,就必须满足两个必要的条件。
  第一,人口数量。
  蛮荒的信徒因为见识过诸神化身的形态,他们倒是虔诚,但就那几个人,哪怕全是虔诚信徒,提供的信仰之力和虔诚灵魂,都不够化身一次降临所需。
  第二,文明发展的程度。
  当帝国建立,统一的政权必然会促使文明的发展,无论是科技,战技,魔导,炼金,法术,还是农耕,都会获得长足的发展。
  而这种发展就会促使帝国政局的稳定,人口的增多,再配上教会对信仰的传播,就会收获足够多的信仰之力和虔诚的信徒灵魂。
  当然,凡种其实是一种极为短寿,且容易质疑过往的族群。
  文明的发展必然会带来眼界的开阔,而眼界的开阔也必然会带来对诸神的质疑。
  就好比曾经觉得无比神奇的器具,现在自己也能通过炼金手段获得了。
  比如说曾经跨位面的神谕,诸神的教导,现在通过魔法阵也能千里传音,相互沟通。
  再比如说有真正的强者迈出了外面,可以和其他位面交流时,那诸神神圣不可侵犯的光辉,似乎也可以逐渐剥离。
  凡种就是如此,他们因文明发展而养活了更多的人口,提供更多的信仰之力和灵魂。
  却又因为取得了足够高度的成就,而质疑诸神的伟大。
  当这种质疑泛滥,就开始无信,到了这个阶段,诸神收获的信仰之力和虔诚灵魂的就会稀少。
  这其实是一个很矛盾的事实,却是‘成熟期’最经典的特征。
  而诸神,为了获得更多的信仰之力和虔诚信徒的灵魂,就会用各种手段,延长成熟期的存在时间。
  就比如说帝国建立之初,必然会有一个教会支持的族群成为赢家,他会获得大部分利益,但却不会对其他教会干净杀绝,反而给他们发展的空间。
  这是多样性的竞争在避免教会的过度腐化。
  比如说掀起邪恶和正义诸神的教会对决和相互竞争,从而遴选足够优秀虔诚的灵魂。
  再比如说允许有意放纵下层位面的插手,无论是恶魔,亡灵,还是魔鬼,掀起了足够多的恐慌后,就可以让教会获得极大的扩充,招揽更多的信徒。
  还有数个帝国的相互对立和战争,乃至于因信仰之名而掀起的远征,也是保持活力的方式。
  当然,这些手段终归只是延长,而不是解决,文明的发展总会是向前进步的,直到某一个连诸神都无法延迟的地步后。
  信仰,必然会被凡种所放弃。
  诸神,也只会成为凡人们口中的那些力量更强悍一些的祂。
  于是,成熟期也结束。
  只余下信仰传播的最后一个阶段,也是的作者用了极多的文字和信息描述的一个最后阶段——大破灭。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