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黑夜里绽放的烟火
  转轮王自幼净身入宫,宫廷里的尔虞我诈从来都不比江湖上的要少,宫女,太监是皇宫中最基层的存在,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枉死在了宫墙之内。
  他摸爬滚打几十年,明面上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九品老太监,是最低等的官职,领着微薄的俸禄,小心翼翼的活着。
  仅仅是比普通的百姓要强上一些,可暗地里他却是权势滔天,恶名昭著的黑石首领,不但武艺高强,其智若妖。
  手下,高手众多。
  由此可见权谋,心智,见多识广远在陆长风之上。
  在自己的属下面前,他不动声色,看不出喜怒哀乐,可心如明镜,罗摩遗体被细雨带走了一半不知所踪,另一半在张大鲸手中。
  对于素未谋面的用刀高手同样打着罗摩遗体的主意,他也心知肚明。没有对崆峒派的紫青双剑动手的用刀高手在他眼中是一条毒蛇。
  隐藏在暗处,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出来咬上一口。
  但他动手了,那么给自己的带来的威胁无形中降了很多。黑衣人望着面无表情的转轮王,目光中充满了敬畏。
  “帮主,倘若我们查到了此人,而此人的功力又不在细雨之下,要对付他,恐怕我们人手不足,京城里又只有雷彬一个硬茬。”
  黑衣人有自知之明,他知道不是细雨,雷彬等人的对手,对上那个神秘的刀客他有死无生。
  雷彬和连绳虽然不如细雨,在黑石势力中也是一等一的高手,转轮王自己不出手,雷彬打不赢那个神秘的刀客。
  思索了片刻,转轮王沉声道:
  “把消息传下去,召叶绽青,连绳入京。”
  “是,帮主!”
  黑衣人突然又问道:
  “那张大鲸那边,我们要怎么做?”
  转轮王大手一挥,淡然道:
  “不急,等雷彬,连绳等人来了再说。”
  黑衣人领命后转身离去,转轮王拿起了放在尸体旁的一把长剑,在烛火下,长剑上的缺口十分显目。
  没过多久,他放下了手中剑又走到了两人的尸体边,再次查看了起来。与此同时,一团火光在黑夜里冉冉升起。
  嘭!一声巨响,京城的上空大放光明。
  璀璨,夺目。
  瞬间,黑夜被照亮,如同白昼!
  它是美丽的令人心旷神怡烟火,也是暗含杀机的催命符。
  这边余光尚未完全消散,远处一个偏僻的角落,又一朵烟火在黑夜中盛开。就这样,信息被传递了出去。
  曾静走出了房门,江阿生推开了窗户,一位老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一个年轻美貌的姑娘从床上走了下来。
  一间小院中,屋顶上的汉子停下手中的动作。静心茶馆,陆长风和白展堂也移步到了庭院中。
  这些人不约而同的望着上空,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各自的表情。有人兴奋,有人不安,有人迷惘,有人无奈。
  烟火消散之后京城的天仿佛比任何时候都要黑暗,如同暴雨将至。
  “少爷,我出去之后你做什么了?”
  黑石的声势这么大,肯定是有原因的,又在京城之中,会对黑石动手的人除了江阿生,就是陆长风。
  陆长风扫了白展堂一眼,笑着道:
  “你猜猜看?”
  白展堂肯定的道:
  “你杀人了,我回来时就感受到了你身上的杀气,虽然很淡,却异常纯粹。”
  陆长风没有立即给出答案,从陆长风的表情中,白展堂知道是猜对了,不过,他很好奇这一次死的是谁?
  “少爷,你杀了什么人?”
  “崆峒派的紫青双剑。”
  “那现在很可能不但是黑石在找你,张大鲸也在找你,毕竟紫青双剑是张大鲸请来的人。”
  知道了缘由,白展堂又接着问道:
  “少爷,我们要不要把李大哥和丁大哥叫回来?”
  陆长风摇了摇头:
  “来不急了。”
  陆长风很淡定,因为即使没有李元芳和丁坚在身旁,他也不是一个人面对黑石,在官道上动手,他就想好了不打算继续隐藏下去。
  和明白人不用说废话,白展堂相信陆长风,在他眼中陆长风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更喜欢谋定而后动。
  次日,天更加的昏暗。
  茶馆刚开门不久,江阿生走了进来,望着陆长风淡淡的问道:
  “我想在你这里喝杯茶,可以吗?”
  江阿生来,又岂会是喝一杯茶那么简单。
  陆长风不信。
  白展堂也不信。
  不过,他来的刚好,不用自己去找他。
  “自己找地方坐吧,只要你带钱了,任何茶馆你都可以随便进。”
  江阿生就近随性的坐了下来,笑着道:
  “我是带钱了,可我不知道够不够?上次没来及问,你这里的茶水多少钱一碗?”
  陆长风被问的楞了一下,这个问题他真不知道,对着老白叫道:
  “老白,我们的茶多少钱一碗?”
  这像是一个掌柜该问的问题吗?白展堂捂着额头,一脸无语的道:
  “五文钱。”
  江阿生从怀里摸出了五个铜板,放在了桌面上,道:
  “那来一碗吧!”
  陆长风坐在了江阿生的对面,白展堂沏好了两杯茶,端了上来,江阿生应该是为了昨天晚上的动静而来。
  这一点两人似乎达成了默契,心照不宣。
  江阿生意味深长的望着陆长风,开口道:
  “我来京城的一个多月,一直在暗中调查黑石,可总是有人抢在我前面,不断的摧毁黑石在京城的势力,这个人是不是你?”
  陆长风没有承认,“何以见得是我呢?要知道,天下间对黑石深恶痛疾的人有的是,可以不比过江之鲫少。”
  江阿生平静的接着道:
  “可有胆量和有能力的人没有多少,我所知道的除了你,没别人了。”
  这是一个无比强大的理由,因为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偏偏我又不晓得其他人,那么我怀疑的对象只有一个。
  那就是你。
  江阿生就是这个意思,而且很肯定。
  片刻之后,江阿生道:
  “我想和你联手。”
  陆长风随口道:
  “可以!”
  江阿生吃惊的看着陆长风,他的干脆让江阿生有点不敢相信,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道理上说的通。
  可问题两人只见了两次面,聊的时间加在一起也没有超过一个时辰,江阿生愣住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