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返回京城
  五月初八,陆璟带着妹妹和二婶几人一路从凤阳出发,经半个月回到京城。
  回府后,陆璟将二婶郭夫人一行人,安置于西厢房。
  随后招来陆北、陆峥询问他离京这一个多月,府中以及京中发生的事情。
  府内一切如旧,陆北汇报完后,便先行退下了。
  陆峥则将京中的事情说了一遍,尤其是陆璟关心的几件。
  四月初,遴选庶吉士便已经结束,葛寅选中庶吉士,而李逸淘汰,被任命为岳州平江县的县丞,几日前已经离京。
  四月下旬时,庄怀谷和贾宝玉第二次发生冲突,史太君强行命令贾政,将庄怀谷辞退。
  前几日朝中通过一项朝议,扩大江浙地区的桑田,让更多蚕农种桑养蚕,朝廷会统一安排制造局,采购生丝。
  休息一天后,陆璟将二婶来的原因告诉妹妹,并让妹妹去请黛玉来见二婶。
  林黛玉自陆璟兄妹离开,便时常感觉有些无聊,心中亦是空落落的,无处安放。
  昨天收到陆璟从江南带回来的礼物,心中极为欣喜,顿时觉得生活又多姿多彩起来。
  此刻闻听芷瑜来邀请她,是要去见他们的二婶时,心中顿时紧张起来,忐忑的不安的精心装扮一番,衣服、首饰选了半天,都拿不定主意。
  最后还是陆芷瑜选定几件,替林黛玉装扮一番,就这样林黛玉心怀惴惴的来到陆府。
  郭夫人看着芷瑜带着黛玉进来,顿时眼前一亮,见黛玉周身秀雅绝俗,带有一股轻灵之气。
  仔细打量一番,见其眉目如画,眸似秋月,桃腮带笑,身段风流,聘聘袅袅,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对黛玉的身姿样貌非常满意。
  林黛玉羞答答的见礼道:“黛玉拜见夫人!”
  郭夫人看虽是含羞应答,但落落大方,娇媚动人,忙扶起黛玉,拉着黛玉的小手,让黛玉坐到她身边,随后退下手腕上的镯子,给黛玉带上:“初次见面,就当是我送你的见面礼了。”
  林黛玉羞红了脸,推脱不过,便谢道:“黛玉谢夫人厚爱。”
  郭夫人看黛玉温柔娴静,心中暗暗称赞,随即问起黛玉年岁,日常起居等家常事。
  林黛玉一一作答,表现的乖巧又不失智慧。
  郭夫人点点头,暗赞黛玉言辞有度,举止若幽蓝,随即问起关于管家、女红、读书等各方面的一些事情。
  林黛玉明白到了正题,忙不急不缓的和郭夫人探讨起来,她这段时间,经过李嬷嬷的培养,不仅自带一直雍容华贵的气度,对管家、女红等事也非常娴熟。
  一番考察后,她对黛玉知书达理,秀外慧中,温柔可人的性格极为喜爱,对黛玉各方面生活技能亦是非常满意,心中一边暗赞陆璟有福气,一边不吝言辞的夸赞黛玉。
  林黛玉听到郭夫人的夸赞,心中暗自喜悦,明白她得到了郭夫人认可。
  送走黛玉后,郭夫人让人传话陆璟,说她对黛玉非常满意,等她选好日子,便为陆璟去林家提亲。
  陆璟虽然对黛玉极有信心,但此刻得到二婶的肯定回答,心中悬着的大石头,瞬间落地。
  他随后找到林如海,和他简单的说了江南一行的经历,问道:“弟子打算明日到翰林院销假,不知老师有什么嘱托?”
  林如海神色颇为严肃道:“为师虽说也在翰林院,但前几个月,不会给你任何助力。”
  陆璟思考一番后答道:“老师是想考验弟子,能否凭借自己的手段,在翰林院站稳脚跟?”
  “不错,翰林院只是你初入官场的第一步,论理为师应该带你融入其中才是。”林如海说道。
  “不过这官场第一步,也是最能让你体会到官场是是非非的地方,若是有了我的帮助,你便缺少了这些体悟,对你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
  陆璟点头道:“弟子明白老师的苦心,弟子会凭借自己的能力,在翰林院立足。”
  林如海欣慰道:“当年为师初入翰林院时,也颇受排挤,若非有一二好友扶持,恐怕为师也难有现在的成就。”
  “老师当年为何会被排挤?”陆璟略感诧异的问道。
  “呵呵,说来也是可笑,只因我林家曾是侯门,为师又娶了当时权势鼎盛的荣国公嫡女,就被他们归属到勋贵一方。”林如海冷笑道,如今再想起那段岁月,方觉得多么可笑。
  “说是排挤,实际上也只是冷遇罢了,当时他们对为师态度颇为冷淡,也有些人在背后说些流言蜚语,说为师是靠着家世和岳家才被点为探花。”
  “这恐怕是翰林院中,常用来排挤人的手段吧?”陆璟问道。
  “不错,当时岳父位高权重,他们不敢明面上为难,只能暗地里使些手段而已,为师当时年纪尚轻,也曾一度对仕途感到心灰意冷。”林如海感慨道。
  当年他高中探花,正是意气风发时,突然受到这种冷遇和打击,心态有些失衡,而且这种事情也不能找谁告状,毕竟人家只是疏远你而已,任谁也无法指责。
  “为师当年险些一蹶不振,不过好在翰林院中,有一两个好友时常劝导为师。说到底不过是多熬了一段时间罢了,毕竟都是同僚,他们也不敢做的太过,否则一个妒贤嫉能,打压后辈的骂名是跑不了的。”
  “原来如此。”陆璟点头道,一个熬字,就可以感受到当年林如海内心的煎熬。
  “进入翰林院后,虽说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为师这样的遭遇,但各有各的磨难,若是受的住,则苦尽甘来,受不了,成就也有限。”林如海提点道。
  “弟子明白,不说那些老翰林,就是新入翰林院的人,也都是各地的佼佼者,都是心高气傲,自视甚高,自古文人相轻,相互看不顺眼,亦在所难免。”陆璟说道。
  “这次就算是为师对你的一次考验!”
  “老师放心,弟子有信心,通过老师的这次考核。”陆璟说道,若只是孤立,对他来说只是小儿科,不足为惧。
  他在翰林院也不是没有根基,除了已经考中庶吉士的葛寅,还有如今在翰林院任检讨的陈庭,还有李守志介绍的章承柳,想要初步融入翰林院并不难。
  第二天陆璟便去翰林院消了假,以后除了休沐日,每天都需要到翰林院打卡上班。
  翰林院掌院学士张元,只是简单询问一番后,便让人将陆璟带到典簿厅与待诏厅。
  翰林院官职最高的是从二品的掌院学士,其下是三品到四品之间,品级不定的翰林院大学士。
  翰林院大学士之下,是正五品的翰林院侍讲学士,和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读学士,随后是正六品的翰林院侍讲,从六品的翰林院侍读,从六品的翰林院编撰,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从七品的翰林院检讨,正八品的翰林院五经博士,从八品的翰林院典籍,正九品的侍书,从九品的侍诏,最后是不入流的孔目和庶吉士。
  陈庭是上一科考中庶吉士,去年升任翰林院检讨,比着陆璟从六品的编撰要低上两级。
  葛寅刚考中庶吉士,还未有品级,需要等两年后,下次科考开始前,通过考试来评定品级。
  翰林院的主要职责有充经筵日讲,掌进士科考之事,论撰文史,稽查史书,稽查官学功课,稽查理藩院档案,入值侍班,教习庶吉士等。
  每年秋天国朝都会举行经筵典礼,翰林院则负责筛选主讲官员,这些官员一般也都是翰林院出身的内阁大学士,尚书,侍郎,詹事等。
  春闱时辅助礼部组织会试,秋闱时主导京畿地区的乡试,会试中会从翰林院选拔读卷官,乡试时会充当考官。
  翰林院还会负责撰写祝文,碑文,祭文,册封皇后,妃子,诰命,王公大臣的一应公文。
  当然最让人羡慕的职责是入值侍班,充当皇上的顾问,在尚书房侍值。
  翰林院内有典簿厅与待诏厅两处,典簿厅掌管朝中奏章,文移及吏员,差役的管理事务,并保管图书。
  待诏厅掌缮写,校勘,编撰文史之事。
  陆璟是翰林院编撰,负责修撰前朝历史,归属于待诏庭。陈庭也是属于编写文史的人员,和陆璟在一个办公厅。
  如今翰林院中他们这一科的进士,只有探花还未回归,榜眼聂庄,十几个庶吉士都已经归位。
  得益于那天在琼林宴上的一番的言辞,陆璟入职的第一天,那些同科的庶吉士,大多对他都比较亲近。
  其他人则因各种原因,对他的态度比较平淡。
  第一天,陆璟也未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初步了解他的职责,以及今后的工作。
  其后几天,陆璟除了完成本职工作外,便一直观察翰林院不同年龄层次人的工作习惯和心态。
  同时和同科的那些庶吉士,基本上都混的比较熟悉了,大家都是初入官场,需要相互扶持,因此也没有那种特别孤高不合群的存在。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