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我来晚了
  在众人眼中特别无能的狼王,实际上并没有想像中那么不堪。
  他是无法轻易取胜,但那不意味着,他就该被吊打。
  狼王隐忍,是有目的的。
  芬杰斯一边躲闪空间自爆,一边暗自思忖。
  “根据芬里尔大人的情报,血王在半年前被祖魔打成重伤后,就躲了起来。本还想看看他的恢复情况如何,谁知却当了那缩头乌龟,当真是令人失望!
  哼,我魔神一脉,竟是要与这等懦弱种族为伍,去对抗有祖魔坐镇的巨神一脉?
  罢了,既然不出来,那就终结这场可笑的游戏吧!”
  想到这,芬杰斯突然不跑了。
  一个空间陷阱在他身边爆炸,将他炸得血肉模糊。
  但李天王并没有因此产生兴奋感,反倒是神色更加凝重。
  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中,芬杰斯全身黑毛开始生长,骨髂被拉长,皮肤炸裂。
  体形也在疯狂生长。
  “呜————!”
  一声长啸中,一头身长超过十米的巨狼出现在空中。
  这巨狼通体长着黝黑的毛发,根根都如钢丝般坚硬,笔直而又尖锐。
  一旦被它撞到,根本无需爪子和牙齿,单凭这些钢毛就可以致人于死地!
  “芬杰斯,你疯了?!空间陷阱无处不在,你体形越大,它越容易炸到你!”阿伦黛尔“好心”提醒道。
  “女人,管好你自己,本王的事,自有分寸。”
  话音未落,芬杰斯朝下一扑,就直奔人族大军而去!
  李天王先是一惊,随后大怒。
  “打不过本王就拿普通士兵出气?给我站住!”
  芬杰斯不管不顾,铁了心要冲进军阵,以大欺小。
  李天王眼看是追不上了,干脆调转身形,朝魔族军阵那边飞去。
  “你杀我子民,我灭你子孙!爆爆爆!”
  人虽未至,空间先爆。
  魔族军队刹那间陷入了混乱。
  芬杰斯在冲入人族军阵后,也是发了狂一般撕咬起来。
  一时间,刚刚还打得难分难解的战争,顿时成为了笑话。
  成为了,两名王级强者肆虐的绞肉场!
  但好景不长。
  李天王这边还没爆几次,只见从魔族军队中冲出一人。
  这人体型不大,刚一出现,就双手张开,在下方军队头上布下一个光罩。
  与此同时,军队中又有数百名魔族盘膝坐下,开始念着一些晦涩的术诀。
  看到此情此景,李天王哪还不知道自己被耍了?
  狼王引诱他互换兵力,结果,却早在自家军阵中准备好了御敌手段!
  以李天王的实力,要打破这个光罩也不难,但那要时间。
  当然,他也可以回头去拦下狼王,但那同样需要时间!
  现在的情况是,每过去一秒,人族军队的伤亡就以百计!
  李天王的心都在滴血。
  死去的那些将士,不仅是火云域的精英,更是整个人族的基石。
  一旦这批人死绝,阳界就相当于处于不设防状态,仅凭他们几位王爷,是绝无可能守下这份基业的!
  到了这个地步,龙襄王等三王就是想救援也来不及了。
  先不说他们能否摆脱对手的纠缠,就算真的摆脱了,从这里赶下去,也要几秒钟时间。
  这几秒钟的时间,就足够狼王将人族军队犁上三遍了!
  更别说,此时的黑色巨狼,已经跳入了白水域方阵,在它身前不远处,站着一位风姿卓越的黄裙女子!
  杀红了眼的芬杰斯可不管这女人是谁,在他眼中,四周凡是活着人,都是该死之人!
  他举起健壮的前腿,朝着黄裙女子一拍而下!
  就像是要拍死一只敢于直视他的蚂蚁。
  那泛着黝黑光泽的甚至比华舒儿整个人还长的狼爪,划拉过漫天血雾,带起一声轻微的“哧拉”声,华舒儿扎于脑后的秀发都被其带来的风势给吹散了开来。
  她的明眸中,位于狰狞狼头前方的一根狼爪,越来越大!
  时间在这一秒定格。
  一滴眼泪自华舒儿眼角挤出,以比平时慢上近百倍的速度,缓缓,缓缓,缓缓地,滑落着。
  这并非是因即将丧命狼爪而流下的悲伤之泪,而是……
  喜及而泣的眼泪!
  因为,在时间定格之前,华舒儿就已经看到,在她跟狼爪之间,突然出现了一个顶天立地的背影。
  那个背影,是如此平凡,平凡到,华舒儿在人群中看到他的一瞬间,就认出了来人是谁!
  “你终于来了!”这是华舒儿在时间变慢前唯一的想法。
  赵均本该是在大战开始前就出现。
  但,龙圣的一番话却令他推翻了此前的打算。
  龙圣说:“为避免魔神混在人群中偷袭你,师兄认为,不到必不得已时,你不该出现。”
  但此时此刻,当华舒儿面临生死危机,就连龙圣也坐不住了。
  他再次出手,破开界壁,将赵均送入阳界战场。
  虽说这么做,会再次对人魔界壁造成损害,但龙圣知道,逼赵均坐视自己的红颜知己死在眼前,所带来的后果远超界壁破损!
  更何况,只要不是圣级强者穿过界壁,就算对界壁造成损害,也十分有限。
  因此,赵均来了。
  赶在华舒儿香消玉陨之前!
  赵均伸出右手,轻轻抓住仿若静止的粗大狼爪,回头冲着华舒儿歉然一笑。
  “抱歉,我来晚了。”
  华舒儿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的思维像是被冻结了一般,根本无法开口。
  赵均说完那句话后,心神一动之下,时间再次恢复正常。
  芬杰斯一个恍惚,当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眼前多了一个男人。
  他缓缓探下丑陋的狼头,口水沿着突出唇外的碜人獠牙,滴在两人间的地面上,发出“滋滋”声响。
  “血王,赵均,你舍得出来了?”
  赵均平和地一笑。
  “狼王,芬杰斯,麻烦你先下去替你家主子找好床位,我很快就送他来见你。”
  还没等芬杰斯回过味来,赵均突然伸手按在狼头上。
  冰寒之力发动,时间加速同步开启。
  在这一瞬间,华舒儿只感觉,天地都被冻结!
  而在她面前,小青龙则是在盘旋不停,替她挡下了所有的冰寒之力。
  仅过了一秒,当华舒儿再次探头看去,只见,那头黑色巨狼,从狼头到狼尾,全都被冻住了。
  就像一头栩栩如生的巨狼冰雕,肆意阐述着大师的巧夺天工!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