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云终羡雪(1)
  餐厅。
  江云深刚和合作商吃过饭,让陆元陪人家去兰市的夜场好好玩玩,自己则是回家陪七七。
  经过一个虚掩的包厢门口的时候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骆小姐,这部剧呢我们是冲着陆总的面才投的,可如今陆总身体不适,常年不出来,你作为他妹妹是不是得帮他多招呼招呼?”
  骆天雪今晚穿了一条玫红色的长裙,栗色的大波浪长发,唇红齿白,比起以前傻白甜的清纯模样,现在更是媚得男人三魂七魄都丢了。
  一双眉眸望着递过来的酒杯,露出迷人的笑容,“我是真的不胜酒力,各位老总不要为难我了好不好?”
  轻声细语的嗓音像是要将这群男人的骨头都酥断了。
  端着酒杯的男人更是如色中饿鬼忍不住吞咽了下口水,不怀好意的笑道:“骆小姐,你说这话就不对了,怎么能说为难?我们可是要投资你的新电影,让你陪我们喝杯酒不过份吧?”
  骆天雪眨了眨眼睛,似乎一派天真的样子问,“就喝这一杯?”
  男人点头,“对,就这一杯!”
  骆天雪迟疑了下,接过杯子在几个男人期待的眼神下慢慢的举起杯子。
  冰冷的杯壁刚刚到嘴边,包厢的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
  几个男人一愣,反应过来满脸的怒火转过头,刚要呵斥结果看清楚站在门口的人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吞回肚子里。
  “小、小江总。”
  兰市的人都习惯了称呼江砚深为江总,而江云深又不喜欢别人叫他江二总,所以大家就用小江总来称呼他。
  江云深穿着黑色西裤包裹着两条大长腿,白色的衬衫扣子解开了两颗,双手插在口袋里,英俊的五官虽然褪去了稚嫩,但眉宇间还残留着几分桀骜不驯。
  他倚靠在门口,漫不经心的看向包厢里的人,“各位,好兴致啊。”
  骆天雪看到他神情一愣,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一时间没说话。
  “小江总,有什么事吗?”有人好奇的问。
  当初江云深和骆天雪的事没有公开,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的爱恨情仇。
  “有啊。”江云深菲唇含笑,眼神深意的盯着骆天雪的脸,“听说你们要投资她的新剧?”
  “是,是啊。”端酒给骆天雪的男人点头。
  江云深嘴角的笑意更甚,“那你们可要考虑清楚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江云深漫不经心的嗓音道:“你们谁投资她的剧,我们天越就取消跟谁的合作。”
  几个人:“!!!”
  骆天雪烟眸里划过一丝惊讶,不解的看向他。
  江云深故意转移视线不看她,笑意盈盈的看着几个男人,“怎么样?还要投资吗?”
  “不,不,不了小江总!”
  连忙否认,然后麻溜的离开包厢。
  美色再重要,哪有钱重要,他们再好色也知道没有钱屁都没有的道理。
  江云深余光瞥了一下几个仓皇而逃的背影,菲唇挑起不屑的弧度,站直了腰板要走。
  “站住!”
  一直坐着没说话的骆天雪忽然开口,声音不似刚才那般温柔,多了几分盛气凌人。
  “江云深,你什么意思?”
  江云深转身看她,嘴角扬起玩味的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
  骆天雪皱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他说,“意思就是谁投资你的剧,天越就跟谁取消合作!反正陆大总裁有钱,不是吗?”
  骆天雪深呼吸一口气,强忍着把桌子上的盘子扣到他脑袋上的冲动,咬牙道:“江云深,我不就是三年前甩了你,都过去三年了,你还怀恨在心,你还是不是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啊?”江云深信手拈来的反击。
  骆天雪:“……”
  江云深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笑意,视线在她身上打量了好几遍,要笑不笑道:“骆小姐天生丽质风情万种,眨一眨眼睛就能迷倒一大片男人,不过是几个投资人相信骆小姐很快就能搞定,我就不打扰了。”
  话毕,转身双手插兜晃悠悠的离开了。
  骆天雪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帘,深呼吸一口气,端起桌子上的一小杯白酒一饮而尽。
  没过多久明哥就带着司机来接她了。
  车上明哥递了一瓶水给她,“我说你怎么回事啊?温总打电话来说,之前谈好的投资商都撤资了,发生什么事了啊?”
  骆天雪没接矿泉水瓶,靠在椅背上,一边揉着眉心一边慢悠悠的回答,“碰上江云深了,他放话谁投资我的戏天越就跟谁取消合作。”
  这话差不多是在封杀她了。
  明哥差点一头撞车顶上了,“我去!你怎么惹上那祖宗了?”
  骆天雪没说话就听到明哥在旁边絮絮叨叨,“你是不知道这祖宗这几年在兰市那就是属螃蟹的,到哪里都横着走。你现在的罪他,那可没好果子吃。”
  “要不然你去跟陆总说说,或者找林总,他在外面横但在林总面前那乖得跟小绵阳没两样。”
  骆天雪揉眉心的动作一顿,侧头看向他,忽然说:“听你这么说,这几年他身边应该有不少女人贴着吧。”
  明哥想了下,摇头,“这倒没听说过,这个小江总以前就是个二世祖贪玩,现在掌管了天越集团虽然更横了,但也没听说他有什么花边新闻。”
  骆天雪挑眉,“是吗?我怎么听说他连孩子都有了。”
  “孩子?”明哥蹙眉,思考了下,忽然想到什么,“你说的是林见卿吧,那是林总和江总的孩子,不过小江总经常带她出来玩,所以不知道真相的人都以为那是他的女儿。”
  骆天雪垂下了眼帘,纤细瓷白的手指轻轻的划过自己柔软的唇瓣,弧度似笑非笑。
  明哥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被套话了,还在投资的事发愁。
  “你要是拉不下脸,我再打电话给温总,让他想想办法。”
  “不用了。”
  “嗯?”明哥不解地眼神看向她。
  骆天雪卷翘的睫毛下清澈明亮的眼眸里流转过饶有深意的笑,不紧不慢道,“既然他赶走了我的投资人,这笔损失怎么也要赔给我不是?”
  明哥:“……”
  崽崽,你是疯了吗?说什么糊话??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