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提剑入寨
  刚下过一场暴雨,山路尤其泥泞,还有坑坑洼洼,普通人若是行走,当真是寸步难行,哪怕是外锻准武者也会觉得路很不好走。
  但,这样的泥泞山路对林霄来说,却不算。
  “白狼寨在哪个方位?”林霄站在一座丘陵顶举目眺望。
  白狼寨,是一个匪寨,就位于坤宁郡和罗阳郡之间,时不时会出来打秋风,劫掠一番,算得上是恶名昭著,至于为什么没有被铲除掉,林霄也不知道原因。
  不过,这天下有帮派存在,有匪寨存在也不足为奇。
  白狼寨是林霄之前和一个商队错身而过时听到的,似乎商队被劫掠了一番,失去了一批钱财,倒是没有人被杀。
  林霄找上白狼寨,当然不是什么替天行道,而是打算刷一波战绩,至不济累积一些败敌数也是不错的,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何况随着自己的修为越高,往后要获得战绩,似乎更加困难了。
  只是,这个白狼寨具体位于何处,还真是没有那么容易找到。
  “那就这边吧。”林霄逼着眼睛随意摆动手臂后一顿一指,眼睛又睁开,毫不犹豫的飞掠下丘陵而去,找不到的话,那就再换一个方向找找,实在找不到就只能算了。
  ……
  坤宁郡和罗阳郡之间地界辽阔,地形地势也相对复杂,壮汉一根筋似的不断往前,而后,竟然让他看到了一片木桩构建而成的围墙。
  “难道是白狗寨……”壮汉顿时一喜,加快脚步冲了过去,每一步落下地面微微一震,留下一道深达三寸的足印。
  白狼寨紧闭的大门上方左右各有一座哨塔,正有两人背弩一边盯着前方,一边聊天打屁,忽然眼眸一凝盯着前方,看到一道魁梧的身躯正以惊人的速度好像一辆战车似的迅速逼近。
  “谁?”
  “停下。”
  两人立刻取弩锁定那壮汉,一边大喊。
  “你们这里是白狗寨吗?”壮汉提着铜锤粗声吼道。
  “放屁,我们是白狼寨。”那两人脸直接黑了,什么白狗寨,岂不是在骂他们是狗。
  狗和狼明显不是一个种类好吗,狼听起来多威风啊,狗听起来多蠢啊。
  “那就对了。”壮汉哈哈大笑,再次狂奔起来,凶悍无比的冲向寨门。
  “弄死他。”两人立刻扣动扳机,弩箭毫不留情发射而出,直接射向那壮汉,壮汉却是挥动铜锤砸碎弩箭,继而速度激增几成,抡起铜锤狠狠的砸向闭合的寨门。
  寨门是用厚实的木板做成,但在铜锤轰击下直接被砸破,四分五裂,气劲轰鸣,尘埃飞扬,像是一阵狂风呼啸,惊人的声势传入寨子内。
  白狼寨大厅,寨主正在接待客人,一副交谈甚欢的样子,骤然听到那惊人的轰鸣声面色大变。
  “怎么回事?”寨主按捺住怒气低吼。
  “当家的,有人闯寨了。”大厅外立刻有人冲进来禀报:“是一个使用一对铜锤的大汉,三当家的已经动身处理了。”
  一声嗤笑忽然响起,赫然是一个在座的青年发出的。
  “魏少,您难道知道那人?”白狼寨主看过去,满脸怒意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微笑,语气温和。
  “不就前在山脚破庙避雨时遇到的一个烂人,当时若不是不想节外生枝,他哪里还能来这里寻死。”那青年顿时哂笑不已,旋即看向坐在一边的老者:“你说是不是,韦伯。”
  “少主说的是极。”老者连连点头附和。
  “走吧,我们去看一出好戏。”青年起身,自顾自的说道,好像他变成了白狼寨当家做主的人一样,白狼寨主眼底闪过一抹不满,却又瞬间消失,只因为这人他惹不起,还得在前面引路。
  白狼寨内一个个都练过,起码是外锻,内练许多,真武者都有好一些。
  壮汉提着铜锤破门而入,迎面连连砸翻十几个寨子匪徒,筋骨断折甚至当场毙命都有好几个,一边还哈哈大笑:“邱爷爷今日要替天行道,铲除白狗寨,都出来受死。”
  “给我死。”一声怒吼传来,便有一点寒芒破空杀至,枪出如龙,发出一声惊人的咆哮,如龙吟虎啸般,那枪尖击破长空,荡开层层涟漪,压迫滚滚气浪,任凭前方有一座山岳都要将之击碎的惊人威势横推杀至。
  “来得好。”壮汉哈哈一笑,竟然丝毫都不闪避,反而抡起铜锤狠狠砸出,双锤前后砸出,空气爆震,直接震开一层层涟漪迅速扩散,摧城般轰向破空杀至的长枪,狠狠撞击,崩开无数惊人的劲力,地面震动之间被刮起一层又一层,泥土翻滚又在气劲之下破碎,化为粉齑。
  壮汉纹丝不动,又再次抡起铜锤砸出,而持拿长枪者枪身骤然弯曲猛弹,整个人立刻飞退,面色惊骇,难以想象自己竟然不是对手,立刻游走起来,避开壮汉的铜锤,长枪翻飞犹如蟒蛇翻滚,一次次试探出击。
  ……
  “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三弟竟然不是对手。”白狼寨主凝视着战斗,眼眸寒光闪烁。
  “大哥,这人姓邱,又使用一对铜锤,我忽然就想起之前出去时听到的消息。”二寨主忽然说道:“有个外号叫搬山锤的,专门找各座寨子的麻烦,还说什么替天行道,到现在已经有两座寨子被弄翻了。”
  “替天行道,弄翻两座寨子。”白狼寨主冷笑连连:“那就让他翻在这里。”
  “大哥,要围攻他吗?”二寨主反问:“传出去会不会被人嘲笑我们以多欺少,违背道义?”
  白狼寨主顿时瞪大眼眸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二寨主,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道义!
  你特么的道义,我们是匪徒,寨子里的匪徒,现在被人打上门来,你特么的还要讲究单打独斗什么狗屁道义,这一瞬间,白狼寨主差点出手拍死二寨主。
  “去帮助三弟,将人给我拿下,我要好好招待他。”白狼寨主黑着脸低吼道。
  “我这就去。”二寨主也觉察到不妙,连忙狂奔而去。
  “哈哈哈哈,大当家的,你这二当家的还挺讲究江湖义气的,如果不入寨子,说不定还能够成为江湖上响当当的豪侠。”青年顿时笑道,听着像是在表扬,其实是在讥讽。
  “让魏少看笑话了,二寨主的脑子一根筋。”白狼寨主笑得很尴尬,恨不得掐死二当家的,竟然丢了个这么大的脸。
  “少主,你说这个搬山锤会不会是得到了什么消息,特地冲白狼寨来的。”老者忽然压低声音说道,青年闻言面色一凛,也有些惊疑不定,旋即看向白狼寨主:“大当家的,你确定消息没有丝毫泄露?”
  “魏少,我以性命担保,此消息绝对没有任何泄露。”白狼寨主面色骤然大变,急忙压低声音解释道:“连二寨主和三寨主也都不知道。”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否则真要出现任何变故,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青年深深的看了白狼寨主一眼,声音轻淡,却带着一股惊人的寒意,由不得白狼寨主不害怕,但他所惧怕的不是这个青年本身,而是他背后的人和势力。
  战斗出现变化,二寨主脑子虽然不大好使,但实力却很强,比三寨主更强,与三寨主联手之下,立刻将壮汉压制下去。
  但壮汉的实力也是十分强横,竟然抗住两个高手联手,硬是没有被击败。
  “五护法出击。”白狼寨主面色铁青,两个高手出手竟然没能拿下对方,如果是在平时,他倒是不那么介意,权当是看好戏,但现在当着魏少的面,未免也太丢脸了,立刻下令,便又有一道身影飞掠而出,正是第五护法。
  “我是说你们五个护法全部出击。”白狼寨主脑门上一根根青筋凸起,差点被活活气死,自己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手下?
  另外四个护法先是微微一怔,接着连忙也冲了出去。
  除了白狼寨主外,整个寨子里的真武者全部出手。
  七个真武者围攻下,壮汉只有招架之功,节节败退岌岌可危,身上也被攻击受伤。
  “大哥说了,要抓活的。”二寨主喊道,三寨主原本刺向壮汉脑门的一枪改为横击,拍得壮汉脑门发晕,整个人往一边倒去。
  “让魏少看笑话了。”尘埃落定,白狼寨主微微松了一口气,旋即笑道:“我们白狼寨还是太弱了,所以希望魏少回去后能够美言几句,好让我们可以加入连云盟。”
  “放心,只要你没有撒谎,待我取得宝物,回去后我就全力推荐,白狼寨十有八九能够加入连云盟。”青年老神在在的笑道:“但如果拿不到什么宝物的话,可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魏少放心,时辰一到,我就带你们进去。”白狼寨主信誓旦旦的说道。
  壮汉早已经意识到不妙,直接施展秘术爆发,原本魁梧的身躯膨胀起来,化身为一尊小巨人,一块块肌肉鼓凸,浑身发红,热气腾腾弥漫,整个人好似变成一尊怒目金刚。
  “破山!”一声唯有自己才能听得到的低吼,双锤猛然高高举起砸向地面,锤面击碎空气,无数涟漪荡开如狂潮冲击,好像两颗陨石坠落,气势凶悍至极。
  大地轰鸣,直接被轰出两道坑洞,惊人的气劲化为狂涛冲击八方,掀起千堆雪般的轰向四周七个真武者,直接将他们逼退,壮汉立刻后退,发足狂奔,暗暗叫苦。
  “特奶奶的,等我逃出去,一定要将给我情报那家伙卵蛋捏爆。”
  很明显,情报有误,导致自己错估了白狼寨的实力。
  先逃出去再说。
  “追!”
  “拦住他。”
  七个真武者一个个怒吼,白狼寨主更是气得面色铁青一片,内气运转、爆发,伴随着一阵刺耳的轰鸣声,瞬间往前冲出,追击而去。
  与此同时,一道白袍佩戴双剑还背着包袱的身影出现在白狼寨外。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