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章 火神

那人竟然如此横蛮,出手便要抢夺血魔刀,秦逍脸色一沉,向后退了两步,避开那人,喝道:“找死吗?”
  那唐人一手夺空,立时叫道:“你自己找死。”身后两名胡人已经拔出弯刀,便要冲进来。
  “呛!”
  血魔刀出鞘,寒气袭人,刀锋前指,秦逍冷声道:“谁要是往前一步,立刻杀死。”
  他刚到西风堡,还真是不愿意找惹麻烦,更不愿意在这土堡内杀人。
  但对方来势汹汹,强取豪夺,与盗贼无疑,秦逍倒不介意教教他们做人。
  赤红魔刀冷气寒霜,倒是将三人吓住,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
  秦逍正要关门,那唐人猛地喝道:“好大胆,你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地方,竟敢在这里猖狂。”扯开衣襟,往前走出两步,挺着胸膛道:“你要敢动手,一刀照着胸口砍过来,你要是不敢,那就是老子养的。”
  他话声未落,红光一闪,随即感觉脸上一凉,抬手摸脸,黏黏的,拿手到眼前,竟然是鲜血。
  “给你一次机会,再啰嗦,割断你喉咙。”秦逍冷声道:“滚!”
  唐人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转身便走,那两名胡人见状,急忙跟了上去。
  秦逍收起刀,关上门,回到屋里,唐蓉已经迎上来,担忧道:“你没事吧?”
  “没事。”秦逍笑道:“几个地痞流氓,肯定是看咱们刚过来,想要逞威风。”
  唐蓉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和这里的人动手。”
  “姐姐放心。”秦逍笑道:“我这人最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唐蓉嫣然一笑,道:“咱们出去吃点东西吧,饿了。”
  秦逍出门的时候,将装着珍宝的牛皮袋子背在身前,出了门,天色昏暗,穿过两条街,这才热闹起来,这里毕竟有诸多商贾聚集,酒楼茶肆不少,甚至还有乐坊赌场。
  街道上各族人你来我往,倒还真是热闹非凡。
  牵马到了一家还算气派的酒楼外,拴好马匹,进了酒楼,找了个地方坐下,秦逍直接取了一块银子出来放在桌上,店伙计忙上前来,问道:“想吃点什么?咱们这里有唐国来的厨子,烧的一手好菜。”
  秦逍还没说话,只听得一群人冲进酒楼里来,五六名兀陀兵来势汹汹,当先一人身材高大,皮甲在身,酒楼里的人瞧见兀陀兵冲进来,都是吃了一惊,不少人立时从酒楼里跑出去。
  兀陀头目环顾一圈,盯住了秦逍这边,回头问了一句什么,从后面钻出来一人,正是先前带着两名胡人去找秦逍麻烦的那名唐人,脸上的刀伤还在,冲着秦逍这边一指,几名兀陀兵立刻冲过来。
  唐蓉蹙起秀眉,倒还镇定,秦逍却是端坐不动,见到那头目冲过来,指着秦逍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西风堡伤人?伤人之后,还敢在这里若无其事吃饭,真当这里没有王法?”语音半生不熟,但秦逍倒是听得明白。
  秦逍淡淡一笑,反问道:“西风堡真的有王法?”
  “呛!”
  头目拔出弯刀,厉声道:“你说什么?”
  “你为何不问问,他的脸为何会受伤?”秦逍瞥了那唐人一眼。
  头目回过头,那唐人忙道:“巴什,我们从他门前过,和他有些争执,他就拔刀伤人。”
  “你听到了?”巴什道。
  秦逍点头道:“听到了,那你问问我和他到底有什么争执?巴什是吧?西风堡能不能擅闯他人居住之处,而且还可以抢夺他人之物?如果可以,那我确实错了。”
  “当然不可以。”巴什冷笑道:“你是说他们抢夺你的东西?”
  秦逍笑道:“我是这个意思。”
  “他们抢了你什么?”巴什问道。
  “如果他们成功了,脸上也就不会有伤。”秦逍淡淡道。
  巴什冷笑道:“所以你根本无法证明他确实抢了你东西,但是你却承认他脸上的伤是你用刀所划?”伸手道:“将刀拿来,跟我们走一趟。”
  秦逍摇头道:“你不能秉公办事,我不能和你走,刀也不能交给你。”
  巴什抬起手臂,刀锋指向秦逍,唐蓉已经冷声道:“白狼汗王一直对唐国商人宽容有加,而且法度严明。你们没有查清楚真相,在这里有意偏袒,当真以为我们会人你们摆布?”站起身来,道:“你若真要我们和你走,就带我们去见西风堡的伯克,我要伯克亲自查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绝不受你们污蔑。”
  “你们是什么身份,哪有资格见伯克?”巴什冷笑道:“来人,将他们捆起来。”
  后面几名兀陀兵便要冲上来,秦逍按住刀鞘,赫然起身,便在此时,却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巴什回过头,只见一人正从门外进来,那人也是一身皮甲,身材高大,一脸虬髯,见到来人,巴什忙躬身行礼:“伯克!”
  唐蓉低声向秦逍道:“伯克是官职,也是土堡最高的官员。”
  伯克缓步走过来,到了桌边,看了看唐蓉,又看向秦逍,忽然笑道:“这里的菜肴很好,他们这里有唐国的厨师,手艺很好。”向不远处的店伙计道:“将你们这里最好的菜肴全都送上来,还有,拿出你们最好的酒,我要请客!”向秦逍问道:“我能不能在这里坐下?”
  秦逍见这伯克十分客气,也不拒人千里之外,抬了抬手,并不说话。
  “他们有眼无珠,冲撞了你,是我管教不好。”伯克道:“有罪必须罚,你想如何发落他们?”
  秦逍淡淡一笑,还是不说话。
  “既然如此,那我就自行处置了。”伯克也不回头:“你们有眼无珠,都将眼珠子给我抠下来。”
  巴什等人赫然变色,全都跪倒在地,乞求道:“伯克饶命,伯克饶命,我们无知,不是有意冒犯......!”
  “我只是要你们抠下眼珠子。”伯克道:“如果你们连眼珠子都舍不得,那就真的要你们的命了。”
  巴什和其他兀陀兵脸色发白,但却不敢违抗伯克之令,抬起手,作势要抠出眼珠子,唐蓉却是向秦逍使了个眼色,虽然她也不知道伯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如果真的让这些兀陀兵抠下眼珠子,必然会引起其他兀陀人的憎恨,在兀陀人的地盘和兀陀人结仇,当然是大麻烦。
  秦逍心知肚明,终于笑道:“伯克这是要杀鸡给猴看吗?不必如此。”
  伯克笑道:“多谢。”回头道:“你们还不快滚,守住前后门,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也不要让这里面有其他客人。”
  兀陀兵忙起身来,都是向秦逍行了一礼,又将酒楼的客人驱赶出去,把守前后门,不再让人进来。
  伯克见四下无人,这才起身,向秦逍屈身一礼:“西风堡伯克努尔术甲见过大火神!”
  秦逍一怔,立时想起,兀陀人以火为图腾,血魔老祖则被兀陀人尊为大火神。
  他顿时明白,自己的血魔刀引起了兀陀人的注意,持有血魔刀,自然会被人误会是大火神。
  之前进入土堡的时候,兀陀兵一开始拦阻,正是瞧见了血魔刀,这才放自己进来。
  他脑中飞转,只是瞬间,就想清楚前因后果。
  之前那名唐人带着两名胡人去找自己的麻烦,当然不是真的为了收什么保护费,如果自己猜得不错,那也是努尔赤甲一手安排,就是确定自己手中拿的到底是不是血魔刀。
  血魔刀不同寻常,整个刀身赤红,万里挑一,极为容易辨识。
  至若巴什带人过来找自己麻烦,紧要关头,努尔赤甲又跑出来做好人,当然是为了讨好自己,只是这伎俩实在是太过简单,但凡有些脑子就能理出前因后果来,想必这努尔赤甲也不是心机深厚之人,只能想出这样的招数。
  不过那郑千秋能被称为“老祖”,年纪一定很大,自己年轻轻轻,也不知道这努尔赤甲又怎能误认自己就是血魔老祖,难道有刀在手,便是血魔老祖?
  他与唐蓉对了一个眼色,故意道:“我不是大火神。”
  “不错。”努尔赤甲抬头道:“大火神的身份不能随便暴露。”左右看了看,才低声道:“大火神,这里人太多,不知能否前往我的住处?我让人准备最美味的佳肴和奶茶,还请大火神屈尊前往,不要推辞。”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抬手道:“带路!”冲着唐蓉递了个眼色,唐蓉虽然不知道秦逍准备怎样做,却还是顺着秦逍意思,一起跟着努尔赤甲出了酒楼。
  兀陀兵护卫着几人来到努尔赤甲的住处,毕竟是这里的最高长官,院子极大,努尔赤甲自始至终都是毕恭毕敬,领着秦逍进了院子,秦逍连马也牵了进去,努尔赤甲令人备上最好的马料,领着秦逍进了厅内,外面虽然是土石所建,但室内倒是颇为富丽堂皇,地上铺着毛毯,努尔赤甲令人端上来瓜果奶茶,等秦逍坐下,努尔赤甲才跪在秦逍面前,恭敬道:“大火神降临西风堡,是这里的荣耀,无论有什么吩咐,万死不辞!”
  秦逍叹道:“伯克,我不是大火神,并没有撒谎!”
  努尔赤甲抬起头,秦逍已经道:“师尊还在山里,我只是奉了师尊的吩咐,出来办点小事。”
  
-------------------------------------------
ps:第三更,求点月票,求自动订阅,谢谢大家!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