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郁结
  “难怪,你可以随意进出牢房。”魏如画知道丰神采居然是昌明帝的儿子了以后,震惊不已。
  魏如画双目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一身锦缎的男子,除了这张脸和自己之前人是的丰神采一样之外,其他的已经找不到相似的痕迹了。
  “是啊,也亏了这个身份,不然还真的是没有办法再见到你了。”丰神采叹了叹气,他自己也不知打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若是在之前自己还有些遗憾自己这个身份的话,在看见魏如画的时候,是唯一觉得庆幸的,庆幸自己是这个身份,不然根本没有办法再看见魏如画了。
  更别提可以让她离开这里。
  “你受苦了没有?”丰神采上下打量魏如画,看着她除了衣服有些脏兮兮之外,其他倒是一切还算好。
  “算不得是受苦不受苦吧。”魏如画的思绪已经不在这上面了,准确的说是不再活着这件事上了。
  他竟然是自己仇人的儿子,看来自己和丰神采是没有缘分了。
  魏如画有那么一瞬间,宁愿自己死,也不想丰神采是昌明帝的儿子,她不想和自己喜欢的人是这样敌对的关系。
  谁料,人算不如天算。
  丰神采心里有些难受,可是不想让魏如画知道,他知道昌明帝在大家心中的印象不是很好,可是那是血亲,自己也没有办法逃离这种亲情,当时为了救魏如画自己来到了皇宫,以后能不能离开他也不知道。
  可是只要魏如画好好的活着,对丰神采来说自己的一切努力也就都是只得的了。
  魏如画四下看了看,这个牢房比起之前的来说,好了很多很多,她有些无奈的道:“谢谢你救了我。”
  魏如画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看丰神采的眼睛,他是自己仇人的儿子,魏如画已经不知道如何面对丰神采了。
  “一切我都是自愿的。”丰神采一脸认真的看着魏如画,看出了她一直在逃避自己的视线,心里各种揪心,却无处宣泄。
  两人没有办法说很多交心的事情,因为还有一些人在。
  “我带你出去。”丰神采身前不由分说拉着魏如画的手,带着她离开了牢房,来到了另外一处干净的房间内。
  魏如画看着竟然还有鲜花和香薰的房间,自嘲道:“我这是要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吗?”
  她其实想要离开丰神采的身边,可是又是在没有办法说出很狠绝的一些话语。
  两人坐在了一个圆桌上,随后有婢女上来,说是要带着魏如画去沐浴更衣,魏如画想拒绝,可是丰神采却道:“你也不想让你哥哥看见你这个样子吧。”
  魏如画一听这话,当下就被说服了,没错她舍不得自己哥哥难受,若是哥哥看见她这样脏兮兮的样子,定然会因为她受苦,而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魏如画,然后自责不已的。
  魏如画思索了一会后,跟着那些宫女去沐浴了。
  换了一身香喷喷的衣裳之后,再次落座在了丰神采的面前,很奇怪的是,虽然没有人来打扰他们两个,可是魏如画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了。
  “我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对你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魏如画有些遗憾的看着丰神采,眼神里都是落寞。
  将来,不知道要怎样忘记这个男人。
  这个在自己心里生根发芽了的男人,可是以后却要硬生生的连根拔起,魏如画只想一想就觉得未来有一段时间的日子,自己可能要过得很辛苦了,可是她不敢说什么辛苦,因为她知道能感受这种辛苦,也是一种幸福。
  没错,人生在世,可以有一个让自己一直喜欢的人,对魏如画来说是一种福气。
  虽然之前她以为,自己会喜欢白枫,会和前世一样的。可是谁也不曾想到,后来事情发生了戏剧学的变化,她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眼前这个男人,才是她想要的。
  只是,奈何天意弄人。
  “是我的身份让你尴尬了。抱歉。”丰神采一直觉得自己的身份很尴尬,他一直都喜欢魏如画,如今身份问题可能让两人永远无法在一起了,丰神采自己也是心里跟压了一座巨大的石头似的,心里很难受。
  “不尴尬。”魏如画随口回答,有些心不在焉的。
  丰神采以为魏如画是想要出宫了,毕竟魏荣和白枫都还在外面,他有些吃醋道:“你是不是想外面的人了?”
  “算是吧。”魏如画倒是的确有些想念自己的哥哥了,所以丰神采这样说的时候,她没有否认。
  丰神采想起了魏如画是喜欢白枫的事情,于是询问道:“你是喜欢白枫吗?”
  魏如画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只是沉默不语。
  关于自己内心到底喜欢谁这件事,魏如画很清楚,可是她已经不想要说了,因为就算是说出来了,那又怎样呢?
  还不是无济于事,如今事情已经这样了,她感觉已经没有办法扭转自己将来跟丰神采之间的关系了。
  或许,他们终究是两条路上的两个人,是没有机会在一起的吧。
  魏如画其实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心动了可是却不能在一起,后来还要花很多时间遗忘的感觉,让她其实感觉非常的不好。
  “既然你想回去,那我成全你。”随后,丰神采就让人送魏如画离开了。
  魏如画没有说感谢,也没有道别。
  她只是看了看丰神采的背影,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在离开前她其实有些不舍得,因为虽然穿着很华贵衣服的丰神采,好似真的神采奕奕。
  可是魏如画却感觉他的背影非常的落寞。
  可是魏如画还是狠心的离开了,因为这里不是自己可以长久待下去的地方,她的心在离开的时候是在滴血的。
  魏如画回到了酒肆以后,心情难受不想跟任何人说话。
  魏荣和白枫都争先恐后的关心她,变着法子想要让她开心,可是魏如画的心情不仅没有因为他们的逗趣而好起来,反而更加的糟糕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