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霸总狠狠爱33
  来电是个陌生的号码。
  秋杳想了想,心里有了猜测,跟陈蜜和舒厉示意了一下,便去了厨房那里。
  那边距离远一些,也可以尽可能的避着一点音。
  舒厉和陈蜜倒是没多想,两个人因为秋杳的关系,并不陌生,这会儿聊起天来,也是十分自在,并不需要刻意找话题。
  而去了厨房的秋杳,此时已经接起了电话。
  “舒小姐。”电话另一头传来了沉沉的男人的声音,秋杳听着辨别了一下,并不是霍成舟。
  “请问你是?”秋杳心里有猜测,不过却并不能确定,所以疑惑出声。
  “舒小姐的朋友想来是遇了些麻烦吧,就是不知道,舒小姐愿不愿意为自己的朋友付出些什么了。”对面的声音似是带着一点嘲弄的笑意。
  听他这样说,秋杳稍稍沉默了一下。
  大概是对面对于她的沉默十分满意,笑声大了几分,略带着一点嚣张:“舒小姐想清楚了,可以去东菊茶庄102雅间。”
  “傻X。”秋杳想也没想,直接回怼一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对面:???
  这踏马的跟他想的也不一样啊?
  对面是怎么样的反应,秋杳并不关心。
  只是对于陈蜜这件事情,确实不是因为陈父的关系,而是因为自己的牵连。
  如此,秋杳更得想办法帮着解决了。
  其实帮着还一百万的债并不是问题,秋杳上次敲了那么多钱回来,只是帮着还一点钱罢了。
  问题是,自己可以还上这一百万,但是之后呢?
  万一对方再设局,这钱就是没完没了的来。
  而且这件事情,这么憋屈,秋杳并不想就这么忍气吞声的咽下去。
  所以,还是得想办法,把霍家和宋家给搞了。
  想明白之后,秋杳在心里又计划了一番。
  成败在明天一举了,还得看元清那边怎么样。
  实在不行,就得自己出手了。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气息之后,秋杳转过身重新回了客厅。
  因为舒厉的有意引导,这会儿陈蜜的面色已经好看很多了,虽然眉宇之间还是有些不自觉的忧愁,但是至少不像是之前,一言不合就直接红了眼。
  “对了,你陈蜜姐在家里住几天,晚上你睡沙发。”秋杳过来之后,跟舒厉说了一声,然后转过身去看了看冰箱。
  因为舒厉的身体原因,外卖并不太好点。
  外卖一般都是重油重盐的,清汤寡水的很少。
  再加上外卖也贵,原主一般都是自己做饭,或是舒厉做饭。
  不过不管是原主还是舒厉,水平都是一样。
  如此秋杳也便放心多了,就怕原主是个厉害的厨子,到了自己这里,直接砸了招牌就有意思了。
  “我来,我来。”陈蜜可不好意思在这里蹭住又蹭吃的,这姐弟两个人的情况,陈蜜是知道的,所以这会儿一看秋杳在看冰箱,忙过来要帮忙。
  “那就一起来吧。”秋杳也没拒绝,招呼着陈蜜过去,大家一起来。
  毕竟秋杳的厨艺真的是一言难尽,万一陈蜜不爱吃,或者说是对方厨艺好,自己还可以蹭一口。
  虽然秋杳对于食物的要求是熟了能吃就行,但是有更好的,秋杳也觉得挺享受的。
  舒厉倒没挤过去帮忙,租的房子小,厨房容不下第三个人,他就不去凑热闹了。
  晚上要换床,他去收拾这个就可以了。
  陈蜜来的时候,是半下午,等到他们收拾好了,可以吃晚饭,天已经暗下来了。
  冬天天黑的早,4点多的时候,天已经暗了,秋杳和陈蜜忙了半天,也只做了三菜一汤。
  份量足够三个人吃,原主吃的不多,舒厉心脏不好,平时也是少食多餐,除了三个正餐之外,偶尔的还补点牛奶水果之类的加餐。
  陈蜜个子不高,也是个小饭量的。
  所以,三菜一汤足够三个人吃的。
  大概是热气腾腾的烟火气,驱散了陈蜜心里的恐慌,到了饭桌上的时候,她的面色总算是开怀了不少,这让秋杳稍稍放心。
  就怕她想不开,再钻了牛角尖。
  “我去医院换我妈。”吃过饭,只说了一会儿话,陈蜜主动站了起来。
  陈母已经在医院一天两夜了,确实需要换换。
  秋杳想了想,跟舒厉说了一句之后,便跟着陈蜜一起:“我陪你过去吧。”
  一个小姑娘大晚上的出去也不安全,秋杳自己倒是无所谓。
  像是今天去砸门那样的壮汉,秋杳一对二十都不怕。
  所以,自己走夜路没问题,但是陈蜜的话,秋杳可是不怎么放心。
  毕竟如今的这个社会啊,安全性太低了。
  “不用了,不远的路,我坐车过去就行。”陈蜜哪里好让秋杳跟着去,天色这么暗了,她自己只是一个单程,秋杳真跟着过去了,还需要返回来。
  那个时候,天色更晚,更不安全,陈蜜可不放心。
  “好啦,我不跟你说了嘛,我最近很厉害的。”秋杳抬起手臂,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力量,跟陈蜜调侃了一句。
  陈蜜还是不放心,倒是舒厉笑着说道:“陈蜜姐,放心好啦,我姐很厉害的。”
  舒厉之所以这么放心,是因为秋杳那天把舒父给单手拎起来过。
  当时舒厉因为被舒父吓到了,没怎么反应过来。
  事后再想,舒厉只觉得姐姐赛高,牛批PLUS!
  这些年因为自己生病,姐姐和妈妈都变成了超人,舒厉心里一直清楚。
  只是秋杳这么厉害,其实还是超过了舒厉的认知。
  想到秋杳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的能力,特别是对抗能力,舒厉心里其实挺难受的。
  他想他能做的,是好好活着,不让秋杳多操心的同时,也能保护好秋杳就更好了。
  “我……”陈蜜还想拒绝,可是秋杳已经穿好大衣,准备揽着她一起走了。
  见秋杳如此,陈蜜也没再多坚持了,跟在秋杳的身后,一起去赶公交车。
  两个人坐了半天的车赶到了医院。
  也是巧了,陈父去的医院就是元清所在的三院。
  只是两个人不是一个科室,秋杳倒是并不容易碰到元清。
  再加上,元清也不是天天值夜班,所以就算是特意过去找,也不见得就能看到。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