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霸总狠狠爱32
  齐世吉费尽心机,为的自然是这个孩子,没有孩子,就没办法堵住父母的嘴,让他正大光明的跟自己的男朋友在一起。
  婚他早就想离了,可是这个孩子说什么,他也不可能给。
  陈蜜性子软,陈父和陈母也不是特别厉害的人物。
  当初齐世吉也是看中这一点,所以哪怕大学毕业,对于很多情侣来说,都是分手季,可是齐世吉也没提过分手,甚至对陈蜜更体贴了。
  陈蜜当时气得日夜不停的哭,实在没有办法了,这才求助到原主这里。
  陈蜜也知道原主的性子跟她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不是实在走投无路,也不会跟原主诉苦。
  原主心疼陈蜜的遭遇,为了自己的好朋友,再加上也看不惯齐世吉骗婚这件事情,所以难得鼓起了勇气,陪着陈蜜去齐家大撕一场。
  两朵柔弱的小白花,能撕出个屁来啊?
  两个人差点没被齐家的人给欺负死,最后还是霍成舟出手,收拾了齐家人,帮着陈蜜和齐世吉办了离婚,同时孩子的抚养权也给了陈蜜。
  大概是因为霍成舟帮了陈蜜,原主心里有些触动。
  可是没多久,宋兰宜和其它几个蹦蹦跳跳的女配就出来了,原主稍稍触动的心,又被打入了无边地狱,再也没出来过。
  想到这个骗婚渣男,再看看此时,因为提到齐世吉,眼睛里总算是有点光的陈蜜,秋杳抿了抿唇,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陈蜜如今受的打击可是不小,能不能受得住是一回事儿。
  而且空口鉴钙,万一陈蜜不相信,再觉得秋杳心机深,想破坏两个人的感情怎么办?
  有些恋爱脑的女孩子,深陷爱情之河的时候,就是听不进去劝的,觉得谁劝他们,都是看不惯他们恩爱。
  之后肠子悔青的时候再去想这些,也没什么用。
  秋杳想了想,觉得这件事情,得让陈蜜自己亲眼看到了,然后才能够清楚的认识到齐世吉的为人。
  至于现在?
  还真不能让陈蜜过去,先不说齐世吉根本不能同意。
  所谓的跟朋友租的房子,其实就是跟人家的男朋友同居了,只有陈蜜傻乎乎的不知道,那两个狗男男的事情。
  齐世吉将一切掩饰的太好,真让陈蜜过去了,秋杳还怕那对狗男男失手之下,再对陈蜜怎么样了呢。
  秋杳不放心,根本不可能放陈蜜过去。
  所以,直接拉住了陈蜜的手,轻声说道:“没事儿,去我那里吧,你男朋友那边毕竟还有一个室友,还是个男生,也不方便。”
  齐世吉那里是陈蜜最后的选择,如果实在不是没地方可去,她也不想去。
  弄得像是她迫不及待,想主动送过去似的。
  听秋杳这样说,陈蜜想了想之后,这才点点头:“咱俩一起睡沙发吧,舒厉身体不好,别让他睡沙发了,咱俩都瘦,挤一挤也行的。”
  原主家的沙发算是宽大的,秋杳和陈蜜都是那种小骨架,很瘦弱的女孩子,挤一挤还真能挤下来。
  为了安陈蜜的心,秋杳点了点头道:“回去再说。”
  等到回了家里,看到活蹦乱跳的舒厉,陈蜜便不会有这么多的担忧了。
  陈蜜是真的不敢在家里待下去了,所以简单的收拾了一点生活用品,便瑟瑟发抖的跟秋杳一起回了城郊那边。
  舒厉并不知道秋杳去做什么,所以从秋杳出去之后,便一直不怎么安心的在家里等着。
  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稳的,来回转着坐下,坐下又站起来。
  一直到听着门口那里传来了声音,舒厉这才像是一只飞翔的小鸟一样,几步走过去。
  看到开门进来的是秋杳,舒厉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是放下了。
  “陈蜜姐。”舒厉先是眼睛亮了亮地看了看秋杳,在看到秋杳身后还跟着陈蜜的时候,忙礼貌的打着招呼。
  舒厉长得清瘦乖巧,这个时候打起招呼来,像是个柔软的小可爱,看到他,陈蜜终于露出了笑意:“舒厉,好久不见呀。”
  他们确实很久没见了,天冷大家不爱出门,之前秋杳又遇上那样的事情,舒厉又断断续续的在医院住着,所以他们很久没聚了。
  “快进来,暖手宝先拿着。”见陈蜜小脸通红,舒厉忙把自己手里的电暖宝宝递给了陈蜜。
  “不用,不用,你拿着,我缓缓就行。”陈蜜哪里好意思要舒厉的暖手宝,自己一个健康的人,去抢心脏不好小弟弟的暖宝宝,她疯了啊?
  她脸之所以这样红,也不是真的冻的,而是之前哭的。
  在家里洗了脸,又收拾了一下,结果看着还是红。
  特别是出门被这魔法攻击的冷风一吹,红的更厉害了。
  “没事儿,你拿着吧,舒厉现在身体好着呢。”秋杳一边换鞋,一边笑着说了一句。
  陈蜜不太好意思,看舒厉一直举着暖宝宝,想了想这才接了过来:“谢谢喽。”
  舒厉露出了羞涩又可爱的笑意,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转身去倒水。
  大冷的天,喝杯热水,或是喝杯热饮才是最舒服的。
  舒厉心脏不好,饮食十分清淡,秋杳照顾他,所以家里也没有饮料之类的东西,茶叶这样有可能会刺激到舒厉心脏的东西,更不可能有。
  姐弟两个人平时就是清汤寡水的,水是真的白开水。
  “喝水,陈蜜姐。”舒厉倒了两杯水过来,一杯递到了茶几上,放到陈蜜面前,另一杯则是亲自递到了秋杳手里。
  陈蜜看着阵阵羡慕,笑意也多了起来:“哎,我也想有个贴心的弟弟啊。”
  陈蜜是独生子女,虽然也知道有些熊孩子看着很讨厉,但是她相信,更多的孩子还是小天使。
  可惜,父母不给生。
  “你愿意的话,这也可以是你弟弟啊,咱俩谁跟谁啊。”见陈蜜面上的愁苦少了些,秋杳笑着调侃了一句。
  喝了口热水,稍稍暖了一下,正准备坐下来跟舒厉说晚上换床的事情,电话又响了。
  秋杳:???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