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霸总狠狠爱29
  壮汉们:……!
  这特喵的是个硬茬子!
  “我也无意为难你们,只是今天就当是催债失败,几位先回去可好?”秋杳轻轻的捏着壮汉的手臂,疼得对方都快要打摆子了,这才缓缓开口。
  声音清冷,语调缓慢。
  可是这样的语调听在几个人的耳朵里,却像是催命的符咒一般,让他们在大冬天,渗出了层层冷汗。
  “成。”鹰哥身为几个人的小头头,算是有着决定权的,这个时候也知道,他们碰不过秋杳。
  而且文明催债,他们也不能太过了,真打起来,说不好还打不过眼前这个小姑娘。
  好汉不吃眼前亏,反正这家轻易的跑不了,他们之后再来也可以。
  “多谢。”听鹰哥应下了,秋杳点点头,还客气的表示了感谢。
  壮汉们:……!
  就很梦幻!
  秋杳松手了,那个壮汉心里已经服气了,这个时候也不好多说什么。
  只是他不太明白的是,秋杳看着是真的像个弱鸡,只是这小小的身体里,到底哪里来的能量呢?
  他现在半边手臂都是麻的,根本没缓过来,身上穿的毛衫的后背,都已经湿透了,也就是外面的棉袄厚一些,汗水没渗出来罢了!
  鹰哥缓了一会儿,又深深地看了秋杳一眼,这才带着自己的三个兄弟离开。
  秋杳站在楼梯口,目送着四个人走远了,一直出了楼道,整个楼梯间都没有声音了,这才拿起手机,给陈蜜打了电话。
  陈蜜飞快的接了起来,整个人虽然瑟瑟发抖,但是因为之前秋杳安抚了一路,再加上外面也没什么动静,这会儿倒是并不怎么怕了。
  “陈蜜开门,是我,舒艾。”秋杳简单明确的说了一句。
  陈蜜虽然不太敢开,不过对于秋杳,她显然是相信的,所以犹豫了一下,悄悄的挪到了门口,通过门镜看了看,楼道里果然只有秋杳一个人,陈蜜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就来了。”陈蜜在电话里应了一声,然后才把门打开了。
  陈蜜家的房子并不大,很普通的居家式两室一厅,不过家里布置的很温馨。
  “舒艾,快进来。”陈蜜对于外面那四个壮汉已经有心理阴影了,哪怕这会儿楼梯间没人,也怕对方再过来。
  所以拉着秋杳飞快进门,然后就砰的一声,把大门关上了。
  “没事儿,他们暂时离开了。”见陈蜜如此,秋杳也不想她如惊弓之鸟一般,时不时的都处在恐惧之中,所以笑着说了一句,同时安抚般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真的?”听秋杳这样说,陈蜜一开始是不怎么敢相信的。
  面上带着几分疑惑地看了看秋杳,好半天之后,这才小声问道:“你跟他们碰上了?”
  “嗯,暂时把他们劝走了,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儿?知道问题的根源,也好想办法。”秋杳拉着陈蜜的手去了沙发那里。
  两个女孩子坐下之后,秋杳这才轻声问出口。
  因为秋杳这句话,陈蜜的手紧了紧,秋杳能感觉到,自己握在掌心里的手在不停的缩紧,甚至对方掌心渗出来的汗水,都弄到自己的掌心上了。
  不过秋杳没嫌弃,也没有异常的反应,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着陈蜜的回答。
  同时,秋杳不动声色的听了一下陈蜜家里的动静。
  家里除了陈蜜,并没有别人。
  陈蜜的父母不在家?
  难不成,这高利贷是陈蜜招惹来的?
  如果不是,那么为什么他的父母不在家呢?
  陈蜜总不会去碰那些乱七八槽的网贷什么的吧?
  依着原主记忆里,陈蜜柔软的性子,秋杳总觉得,不太可能。
  对方胆子并不大,性子也软,与原主相似,不然两个人怎么能成为多年的朋友呢?
  性格相似,还有很多相同的喜好,所以关系一直走的很近。
  秋杳是不太愿意相信,这样的人,会去碰那些乱七八槽的东西。
  更何况陈蜜家里的条件不算差,她真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只要在合理范围之内的,陈家父母没有不应的道理。
  不过,人心这种东西也很难说,秋杳想了想,又觉得如果真是陈蜜招惹了这些,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这一切只是猜测,还需要陈蜜自己说。
  陈蜜掌心收缩了半天之后,这才咬着下唇,声音颤抖又低沉的开口:“是我爸。”
  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倒是让秋杳稍稍放心。
  不是自己的小伙伴本性变了,为了所谓的其它乱七八槽的理由,再去招惹这些不怎么靠谱的东西就好。
  如果陈蜜真变了,这段友谊怕是也没办法维持下去了。
  知道不是陈蜜,秋杳放心多了,也便更加不着急去追问,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等待着陈蜜自己平复下来,再慢慢说。
  两个人是好朋友,这种事情,虽然说是家丑,但是陈蜜也不是说不得。
  只是她如今情绪不稳,没什么安全感,需要人安抚,也需要一点陪伴。
  秋杳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一双有力的手一直握着陈蜜的。
  陈蜜坐在那里很久,这才重重的叹了口气道:“我爸前段时间出车回来,跟单位那些车友们一起出去喝酒,这在从前也都是经常有的事情,所以我爸也没多想,可能是因为跑了长途回来能休息几天,那天喝的有点多……”
  说到这里,陈蜜浑身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掌心又开始收缩了起来。
  秋杳也不急,抬起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陈蜜的后背,试图让她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下来。
  陈蜜的眼泪吧哒吧哒的往下掉,落在她浅粉色的睡裤上,一滴又一滴,很快便把膝盖那里沾湿了很大的一片。
  “结果醒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背上了一百多万的民间借贷,我家里也没有事情要急用钱,家里也小有存款,我爸更没有不良爱好,最多就是跑了长途回来,跟朋友喝点小酒,平时连烟都不抽,怎么可能莫名就借了这样的钱呢?”陈蜜说完,生怕秋杳不相信,猛的抬起头,一张小脸哭得皱皱巴巴,眼睛也红红的。
  她看着秋杳,紧紧的抿着唇,声音带着几分惨然:“舒艾,你相信我,我爸爸真的不知情,这债就是莫名来的,他没有不务正业,没有!”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