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不屑
  虎牙军走了?
  李云逸没有选择出手?
  这怎么可能!
  突如其来的消息瞬间震惊了蔡国皇宫议政大殿的每一个人,人人瞠目结舌,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其中最为震动的,自然莫过于蔡麓了,要知道就在刚才,他险些就要放弃了!
  放弃抵挡。
  放弃蔡国。
  作为一国之君,作出这样的决定必然是极其艰难的,因为这相当于他完全抛却了历代先人的褔荫与厚望,蔡国数百年基业将在他的手上一夜之间付之一炬!
  这是一种抛弃。
  对先辈的寄托而言,这更是一种背叛!
  蔡麓毫不怀疑,倘若他真的这么做了,不仅会引得世人不耻,蔡国上下的咒骂还在其次,作为“蔡国”最后一位皇帝,史书上记载的定然全都是他一生斑斑劣迹,不会有任何一句好话,直接遗臭万年!
  可尽管如此,他还是决定这么做了,就在刚才,他差点就把“放弃抵抗”这四个字说出来。这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他自从知道李云逸还活着的消息后,夜不能寐,深思熟虑数天的结果——
  蔡国,完了!
  景国的壮大,已经挡不住了!
  且不说现在的虎牙军真正的战力到底有多强,即便他们这次真的能在举国一心的抗争下为蔡国争取到一丝喘息的希望,但是,它真的是希望么?
  蔡国当前的国情,没有人比蔡麓更了解。
  去年丝城遭受釜底抽薪似的打击,作为蔡国最大的收入来源,它带给蔡国的影响是毁灭级别的,紫龙宫的高利贷看似让他们缓过来了,但人人都知道,紫龙宫的条件,已经无限接近于蔡国的最低限了,恐怕要数十年,蔡国才能从这场致命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并且前提是——
  这数十年,无论是国内还是南楚都相安无事!否则只要有一丁点的大势波动,蔡国就将一击而溃,彻底崩盘!
  是的。
  当前的蔡国就是这样一个烂摊子,只能艰难维持,蔡麓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坚决不敢出兵。他们蔡国,已经扛不住半点风险了!
  可是景国呢?
  一个字,强!
  虎牙军在东齐、北关两战的表现无需赘述,就像是一把利剑,彻底刷新了世人对各大诸侯国战力的固有印象。更重要的是,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景国在李云逸的带领下,每一个选择都出奇的正确,每一次都坚定的站在了最终的胜者一方!
  政治正确,这就意味着他们未来会得到南楚更多的支持!
  蔡麓甚至都可以看见了,未来数十年,在李云逸的带领下,景国必然会越发强大。现在,景国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或许只有虎牙军,但或许数年之后,景国就将会成为南楚各大诸侯国中真正的一号人物!
  这是可以预见的。
  毕竟,纵观整个南楚,谁还能如李云逸这般得到叶向佛这么大的信任呢?
  国力之变,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此消彼长,这是双倍的差距!
  一想到这一点,蔡麓就忍不住感到一阵窒息。
  “天亡我蔡国啊!”
  “我当初怎么就听信了他的谗言,得罪了这方魔头!”
  想起当年一战,蔡麓心头叫苦不迭,满心都是后悔,却忘了,当年他正是被心头的野心驱使所致。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不如让我就此解脱吧。”
  蔡麓是真的累了,拖着蔡国这个烂摊子,真的就像是走钢丝一样,步履维艰。当知道李云逸还活着后,他甚至把它当成了一个自己解脱的好机会,可是现在——
  “没来?”
  “他们为什么没来?”
  蔡麓惊愕的声音传遍整个大殿,大殿瞬间鸦雀无声,人人垂下头去,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注意到身前众人脸上的异样,蔡麓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话锋一转。
  “不对,这其中绝对有诈!”
  “他局势大好,掌握了全部主动,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再探!把虎牙军的一举一动都不可放过!”
  “是!”
  传令侍卫领命去了,不一会儿功夫,无数风鹰从皇宫深处腾起,承载着蔡麓的皇命,奔向边境各处。
  大殿里依然一片寂静,人人面容凝重,因为对于蔡麓刚才那番话他们都相当认可。
  蔡国内部空虚,无论是财政还是兵力都无法再支撑一场国战,李云逸谋算如神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更何况蔡国当前的一切八成都算是他造成的,可就是这等良机,李云逸竟然不想把握?
  他在想什么?
  还是说,其中真的有诈?
  疑云重重,人人无法放松,只能在压抑的气氛下继续等待边境传来的消息。而与此同时,对李云逸这等行为无法理解的可不只是他们,还有熊俊等人。
  ……
  从一大清早,当熊俊从李云逸口中确定接下来大军行进的方向,整个虎牙军就振奋了起来,一股无形的战意笼罩整个大军上空,肃杀而激昂。
  “终于要找蔡国的小崽子们复仇了!”
  和熊俊一样,他们完全误会了李云逸那番话,认定它不止是一次简单的路线选择,其中定然暗藏筹谋,正如李云逸之前每一次让他们看不懂的指令一样,只不过,这次他们看懂了。
  复仇!
  对当年一战的复仇!
  这注定是一场国战!
  人人斗志昂扬,热血沸腾,哪怕心中明白,战争就意味着死亡,但是,对李云逸的狂热却生生压下了他们心头对死亡的畏惧,似乎已经看到代表着景国疆土的地图开始蔓延,逐渐扩大,把整个蔡国吞没了。
  可就在虎牙军人人一鼓作气,只等李云逸一声令下,战火腾起之时……
  淼茂城到了。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正如蔡国探查到的一样,虎牙军沿着距离淼茂城数里的官道“擦肩而过”,数里远的距离而已,他们甚至能互相看到彼此脸上凝重的面目表情!只不过,虎牙军脸上的凝重代表的是大战一触即发的熊熊斗志,淼茂城上蔡国兵士脸上的凝重,是心头的畏惧呈现。
  双方的气势都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如果大战爆发,熊俊完全有把握,催动撼山营,以尖刀之势破其城门,甚至都不需要第二次,就能杀入蔡国腹地,重创其根基!
  灭国!
  这种事只是想想就让人激动啊,更何况自己一方完全有理由,更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但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
  李云逸所在的马车始终安静,就像是他在里面睡着了一样,半点波动都没有。
  “殿下没打算攻打淼茂城,是因为它距离蔡京实在是太远了,哪怕攻破,战线拉的太长对我虎牙军也没有什么好处。”
  “殿下是想一口吃个大的,攻破距离蔡京最近的边城,径直拿下蔡京?!”
  人人议论,都在争相给李云逸找理由。因为在他们看来,李云逸既然选择了这条路线,定然是有深意,是肯定要对蔡国动手了。可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整整一天——
  承德。
  梵英。
  兵峰……
  官道绵延,循着蔡国边境直达远方,当足足数个蔡国边城从身边掠过,别说是普通虎牙军士了,熊俊早就急了。
  夜弦城快到了!
  蔡国各个边城,它是距离蔡京最近的那一个。走过夜弦城,前面临近官道虽然还有几个蔡国的边城,但要说攻打最为便利的,肯定还是夜弦城。但是,整整一天了,李云逸的马车还是那么安静?
  终于。
  眼看着距离夜弦城只有二十余里了,以虎牙军的脚力,纵然大军臃肿,也完全不需要一个时辰就能赶到,熊俊终于忍不住了,策马扬鞭来到李云逸马车前。
  “殿下,夜弦城要到了!”
  熊俊怕挨骂,没敢直接说出自己的心思,选择了旁敲侧击,很快,马车门帘扯动,露出李云逸困意满满的脸。
  李云逸竟然在睡觉?
  熊俊惊讶莫名。
  “哦,挺快。”
  李云逸神色淡然,如在自言自语:“过了夜弦城,不出一日,我们应该就能到家门口了吧?”
  不出一日。
  按照李云逸这种说法,他们虎牙军从蔡国边境走过的时间也不过两天多一点,就可以横跨整个蔡国了。
  蔡国这么小么?
  当然不是。
  若是按疆域来说,蔡国比景国的疆土还要更大一些,只不过南楚南境大多呈丘陵地貌,蔡国更是东西绵长,南北稍短,而虎牙军行走的南楚官道大多修建在稍微平坦的地方,与蔡国边境紧挨的地方本来就短,所以才会造成这种情况。
  熊俊点头,脸色越发急迫。
  “是呀,殿下!”
  “难道咱们不是在夜弦城动手么?”
  熊俊急了,一腔热血在胸膛足足燃烧了一整天,早就按捺不住了,终于问了出来。却没想到,听到他这些话,李云逸眉头一扬,惊讶地望了他一眼。
  “动手?”
  “谁告诉你我要对蔡国动手了?”
  嗯?
  李云逸没打算出手?
  既然如此,又为何选择从蔡国边境路过?
  纯粹是因为这一路线最近?
  熊俊闻言,懵了,半天回不过神来,万万没想到一天的等待会等来李云逸这样的答复。
  没有谋略。
  没有后手。
  只是路过?
  这怎么可能?
  熊俊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神急迫,忍不住要继续追问,可还未等他开口,李云逸似乎看出了他心底焦急的心思,笑了,摇头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但是,我苦苦培养出来的精兵,可不是用在这等地方的。”
  说着,李云逸轻轻扬眉,似乎看了一眼夜弦城方向,一抹不屑之色一闪而过。
  ……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