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寻星者
  在穿过了一片月桂树林后,他们来到了迷宫的第六层。
  这一层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天鹅雕塑树立在中央,和庞大的迷宫相比,那只天鹅非常渺小,它的双翅展开,仿佛要飞起来。
  天鹅座过去也称“北十字”,十字下那长长的一竖就是天鹅长长的脖子,一横为天鹅展开的双翼。
  天鹅身体的部分是透明的,越往两翼延伸,渐渐呈现出白色。
  看着眼前的景色,波莫娜觉得似曾相识,但她又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神的路径幽曲难寻,然而它却会在不幸人生的幽暗中闪现出来。”娜迪亚说道“那是第七层迷宫入口上写的,那扇门打开后就可以通往建设在贤者之山上的神庙。”
  娜迪亚到底还是跟着来了,她没有谈宝物怎么分的问题。
  这比先讲好条件再合作风险更大。
  大家都心照不宣,反正等会儿见着宝藏免不了争斗,从佩弗利尔三兄弟之后这迷宫就没有打开过。
  “如果最后一个星座是双子座,它对应的金属是铋,那么它的寓意是什么?”西弗勒斯问波莫娜。
  “我不知道。”波莫娜困惑地说。
  双子座的幸运金属是水银,狮子座是黄金,而室女座的幸运金属应该是镍才对。
  她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在记的,居然将室女座的幸运金属记成了双子座的水银,根据每块金币水银含量不能超过四分之一盎司,然后她认为室女座对应的金属是锑。
  天平座的幸运金属是铜,代表第四层迷宫的宫主星不一定是天琴座的Vega。
  她要是现在告诉西弗勒斯自己记错了,他恐怕会被气死。
  伏地魔就是这种人,他认定了的事,根本就不允许别人阻止,他这种冲劲有时挺像格兰芬多。
  即便是一模一样的双生子,命运也不一定是一样的。
  弗雷德和乔治,帕瓦蒂和帕德玛,还有这颗星球上许许多多的双生子,即便一开始亲密得如同一个人,可是在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或者是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后都越走越远了。
  他们虽然和其他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相比长得更像,却只是兄弟姐妹而已,他们不是一个人。
  然而双生子之间却确实存在一种超感应,弗雷德说上句,乔治就立刻能接下句。
  最漂亮的帕瓦蒂和帕德玛都等着哈利和罗恩邀请自己跳舞。
  波莫娜任教期间,曾经有一个男孩在草药课上突然肚子很疼,后来她才知道他在格兰芬多的孪生兄弟突发阑尾炎。
  这种感觉是独生子无法感觉到的。
  勒达一共就生育了四个儿女,两人两神,卡斯托尔与波吕丢刻斯虽然长得很像,却是一对同母异父的兄弟。
  卡斯托尔是斯巴达国王的孩子,波吕丢刻斯是神的儿子。他们拜半人马喀戎为师,卡斯托尔擅长马术,骑射本领高强,而波吕丢刻斯精通拳术,力道勇猛,兄弟俩常常形影不离,一起组团去冒险,甚至去远征。
  兄弟俩的名望越来越大。有一次,卡吕冬国王俄纽斯在庆祝丰收,他感恩诸神,于是用谷物牛羊和瓜果向神灵献祭。不过,献祭时他遗忘了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
  于是这位女神派遣一只巨大的野猪降临人间,去惩罚这些不敬她的人。
  野猪跑到人间后,像发了疯似地横冲直撞,它糟蹋了许多农民的庄稼,甚至用它的獠牙和蛮力夺去了很多人的性命。于是国王召集诸位勇士去狩猎,目标是取了这只野猪的性命。包含卡斯托尔与波吕丢刻斯兄弟俩在内的诸多英雄都被邀请参加这次狩猎大会。
  最终兄弟俩齐心协力,与其他勇士配合,废了一番功夫才将女神的这头野猪制服。
  他们还参与了夺回海伦的特洛伊战争,但最终却因为一场争斗发生了不幸。
  卡斯托尔和波吕丢刻斯两兄弟与另一对双胞胎林科斯和伊达斯,本来是好朋友,他们相约一起战斗,战斗结束后,四人得到了战利品——两名绝色女子。
  但由于两对双胞胎兄弟都想要这两个女子,他们便发生了矛盾,甚至反目成仇。
  伊违斯杀死卡斯托尔,波吕杜克斯杀死林科斯,当伊违斯攻击波吕杜克斯时,被宙斯以雷电劈死。
  虽然大仇得报,也得到了战利品,一对绝色的双胞胎姐妹,但波吕丢刻斯依旧沉浸在失去弟弟的痛苦中久久无法自拔。后来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于是波吕丢刻斯苦苦哀求父亲宙斯复活弟弟,宙斯并不打算答应,毕竟卡斯托尔是人,除非波吕丢刻斯愿意牺牲自己一半的生命。
  于是卡斯托尔被复活了。不过二人却不能相见,因为白天是卡斯托尔活着,晚上是波吕丢刻斯活着,而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卡斯托尔在地上也时刻挂念着他的哥哥。后来宙斯实在看不下去儿子的痛苦,他将卡斯托尔也带到了天上,于是两兄弟再度重逢,回到了以前形影不离的日子。
  在漫天的繁星中,有一个非常不起眼的星座——天猫座,它也是北天星座之一,在大熊座、双子座与御夫座之间。1690年波兰天文学家赫维利斯为了填补大熊座与御夫座间的空隙而划出的星座。
  由于星座中都是暗星,所以取名为“天猫座”,意思是只有目力尖锐如同山猫一样的人,才能看到这个暗淡的星座。
  林科斯拥有世界上最敏锐的视力,甚至能看到阴间之物,他代表了超常的洞察力。
  双子座的幸运石是猫眼石,诸如狮子、老虎之类的猛兽有时也被称为“大猫”。
  但是波兰天文学家划分出天猫座的时候,距离西班牙王位战争爆发仅仅还有10年时间,早就已经过了蒙格涅斯·海格所处的年代了,除非他和格林德沃一样是个预言家。
  尼可·勒梅在炼成了魔法石获得了长生后并没有贪图享乐,而是创造了很多道具,其中包括一颗能看到未来片段的水晶球。
  如果蒙格涅斯·塞西乌斯·海格真的炼成了太阳金,并且以神的儿子自居,那么他能也许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未来”。
  波莫娜走近了那只天鹅的雕塑,远看它是那么渺小,近看才发现它至有五六米高,几乎和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差不多。
  那个体型的“大卫”几乎和“巨人”歌利亚差不多了,泰坦是巨人,但是巨人不全是泰坦。
  面对庞然大物,人类的心里总是会升起一种敬畏和恐惧,甚至于失去思考的能力。
  不论是伊甸园里的亚当,还是普罗米修斯制造的人类,都是按照神的样子来创造出来的。
  他哪里分的清眼前站着的是造物还是造物主。
  波莫娜眼前这只据说是宙斯变的天鹅水晶雕塑则摆成了十字架的造型,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伏地魔举起捡来的椴木魔杖,用荧光闪烁对准了天鹅左边翅膀的第五根羽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这似乎预示着他们猜错了。
  “你也用荧光闪烁对准天鹅翅膀的第五根羽毛,梅耶先生。”伏地魔说。
  但是莱尔·梅耶没有动。
  “你带着戒指。”伏地魔说“也许会触动什么机制。”
  伏地魔收回了魔杖。
  “在十几年前,我曾经有一段不幸的遭遇,我必须和另外一个人共享一个身体。”伏地魔优雅而缓慢地说“那是个弱小的灵魂,但是那具身体是属于他的,所以他在和我争夺身体的过程中和我打成了平手,但这也意味着他损耗过度,必须要靠喝独角兽的血才能维持生命,他的身体发出恶臭,必须要靠大蒜的气味才能遮住,我不得不说你身上的酒臭味很明显,可是却还是没法遮盖住你身上那股腐烂的气味,你不是莱尔·梅耶先生,对吗?”
  “我知道你是谁?”莱尔诡异地笑着“你是英国的伏地魔。”
  “那你又是谁呢?”伏地魔有礼得微笑着。
  娜迪亚不动声色地走到了莱尔的前面。
  “我满足了三兄弟的三个愿望。”莱尔说“让他们获得了最强的魔杖、能复活人的石头,还有连我的眼睛也能蒙骗的斗篷。”
  “你是‘死神’?”谢诺非留斯惊讶地往后退了一步。
  “我是‘信使’。”莱尔阴森地笑着“和赫尔墨斯一样,担当传递神谕的职责。”
  “他就是那个该死的‘仆人’。”波莫娜在西弗勒斯耳边低语“你说他是不是那个麻瓜奴隶贩子?”
  “别说话,认真听。”西弗勒斯看着场中的几个人愉悦地笑着。
  那表情和他逮到三人组出现在写了血字的墙边,邓布利多和哈利对话时一模一样。
  波莫娜看着他摇了摇头,然后自己也全神贯注地看戏。
  可惜没有零食和南瓜汽水,要是能有座椅就好了,这样就能和在麻瓜电影院里看电影时一样舒服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