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北风有佳人(第二更)
  “你在等人?”霍萤看着方别。
  没有想到对方还能等谁。
  “对啊。”方别点了点头。
  然后看向院落:“你在这里听了很久了,还不下来吗?”
  霍萤抬起头来,正看到围墙上正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影子。
  白衣,佩剑。
  商九歌清亮的声音缓缓响了起来。
  “我其实,刚才一直在考虑如果下去揍你的时候,是先揍左边脸还是先揍右边脸。”
  霍萤不知道商九歌是什么时候上去的。
  “你突破了?”霍萤不由问道。
  商九歌此时的气机,已经完全浑然如一,趋近圆满,这正是一品境的征兆。
  虽然说霍萤之前已经说过,商九歌可能会成为除了方别之外武林中最年轻的一品境。
  但是霍萤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并且恰好是时候。
  “被宁天给打败之后很生气。”商九歌轻轻一跃,就从围墙之上跳了下来。
  “今天我在柳林坡那边,又听到了关于宁欢的事情。”
  “本来想直接回来的,但是后来想了想,如果黑无都打不过的话,我回来那肯定也打不过。”
  “所以就找那里最强的几个人打了一下午的架。”
  “一不小心,就似乎突破了。”
  商九歌说的有些慢条斯理。
  少女的眼眸明如星辰。
  “我想。”
  商九歌看着方别:“我现在或许能够打过你?”
  “要不要试试?”
  方别摇了摇头:“不要。”
  “不过,我们可以去找宁欢了。”
  ……
  ……
  薛铃今天几乎一整天都呆在洛城府衙这边。
  因为宁欢这条鲶鱼的缘故,现在整个洛城府衙都变成了一个高效运转的机器,在宁欢如今下榻的红袖招附近,更是紧盯满了六扇门的人。
  虽然没有人敢有胆量进去向宁欢挑战,但是站在外围观察整个红袖招的动向,保证每一只苍蝇出来都会被人留意,还是完全不在话下。
  所以各种各样的情报最终还是如同雪片一样汇总到了这里。
  薛铃几乎把每一条情报都给看完了。
  当然,这之中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因为如今可以理解为宁欢已经将整个红袖招给包场了。
  在展示了完全凌驾级别的武功之后,以武力震慑整个红袖招,现在红袖招几乎没有一个客人,连老鸨和妓女都几乎跑光了,但是根据跑出来的老鸨的供词来看,宁欢三人留下了七八个姿色最好的花魁来服侍他们,并且让那些花魁服下了毒药,如果不对他们言听计从,就会七窍流血,全身糜烂而死。
  简单来说,就是红袖招里现在有酒有肉有水果有点心,更有美女在旁,宁欢如果不想出来的话,他大可以在里面醉生梦死酒池肉林,反正——不会有人敢进去送死。
  因为不要说宁欢,事实上自从长街之战之后,宁欢几乎没有出过手,只一个白天尚且受了伤的宁天出手,就已经所向披靡。
  就算很多人瞧不起宁天,但是宁天事实上江湖榜第七十的一品实力,依旧货真价实地摆在那里,是绝对毋庸置疑的。
  以及六扇门也已经通过薛铃给的渠道,去向蜂巢正式提出了刺杀请求,并且许以重酬,如今的宁欢确实是真正的众矢之的,武林公敌。
  但关键是,所有有资格成为武林公敌的存在,至少说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他真的强到让整个武林都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如今的宁欢就属于这样的人。
  烛火悠悠,薛铃正在一页一页地翻着那些汇总的资料,少女心急如焚,毕竟她知道自己在正面几乎对上宁欢没有任何的胜算。
  但是她依旧很担心,也很关心。
  而正在这个时候,窗户上突然传来了轻轻的叩击声。
  “是谁?”薛铃打了个激灵问道。
  “是我。”在窗户外,传来了方别清冷的声音。
  薛铃那一瞬间咬住了嘴唇。
  ……
  ……
  红袖招,即使此时,依旧烛火通明。
  哪怕说进驻了宁欢这样的庞然大物,但是今日的红袖招,依旧和往日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焚香,乐曲与歌舞,这里有最醉人的酒和最美丽的人。
  宁欢依旧一袭红衣,静静坐在大堂的正首,面前有美丽的女子在眼前翩翩起舞,舞姿曼妙,但是宁欢却有些心不在焉。
  “是她们跳的不够好吗?师尊”宁天看着宁欢的表情,开口问道。
  “汉人舞女的舞姿,当然比不上西域的美姬。”宁欢冷清说道:“不过吃多了丰盛的大餐,偶尔吃一两口清淡的小菜也没有什么不好。”
  这样说着,宁欢将目光望向一直静静坐在一旁的宁夏。
  其实自从宁夏跟着宁欢来到此处之后,这个少女一直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你让她坐她便坐,你让她走她边走,你让她吃她便吃。
  不过也仅此而已。
  “你来教教她们跳上一曲?”宁欢看着宁夏说道。
  “如果师尊想看的话。”宁夏低头说道,然后站起身来。
  “想看,我当然想看。”宁欢轻轻笑了笑,这是这个冷冽乃至有些妖异的少年,极少露出的笑容。
  “那么我就为师尊献上一舞。”宁夏静静说道,然后纵身一跃,进入舞池之中。
  然后她开始起舞。
  宁夏真的是那种极美的女子,无论是身姿还是容貌,几乎都是人类所能够想象的极限,更何况她所修炼的内功更是几乎为最顶级媚功的姹女神功,修炼此功之后,一颦一笑,便不由更具风情。
  所谓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大概,说的就是宁夏这样的女子吧。
  在宁夏起舞之后,之前在堂前舞动的那些红袖招的花魁,一时间都显得黯然失色,纷纷退下场,却又不敢离开,只能在周围近乎痴迷地看着宁夏在堂中尽情地舞蹈。
  只是在下一瞬间,异变突生。
  宁夏舞至巅峰的那一瞬间,她骤然从头顶拔下发簪,浅栗色的长发随之披散的同时,宁夏手握发簪,向着大堂之上的宁欢一簪刺出。
  正指向宁欢的咽喉。
  周围那些舞女不约而同发出刺耳的惊呼。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