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拿前朝的剑,斩当朝的官
  这个世界很危险第二百一十八章拿前朝的剑,斩当朝的官看着空中狰狞的怨灵,叶青双眼放光,信步向迷雾深处走去,每走一步,脚步踏在地面上,便会顺着地面荡开一层无形涟漪,砖石瓦砾破碎,残垣断壁坍塌,声响阵阵。
  伴随着声音,无数怨灵从迷雾中飞了出来,旋即,就看到了叶青这个黑暗中最靓的崽,争先恐后地向他冲来,被无量魔佛光度化。
  纵然如此,那些怨灵却如似飞蛾般,不知畏惧,一波接着一波,前仆后继,永不停歇,湮灭于无量魔佛光之下。
  显然,这些怨灵没有智慧,只保留着生前的怨气和恨意,只知杀戮。
  “当……当……”
  割韭菜割的正爽时,一阵锣声突然从迷雾中传来,锣声高亢响亮,富有节奏韵律,每隔两息敲一次,随着锣声,眼前的迷雾缓缓向两侧分开,而那些原本气势汹汹的怨灵,也仿佛受到了惊吓般,急忙向两侧分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仿佛在迎接即将到来的达官显贵一般。
  “当……当……”
  紧接着,分开的迷雾中,先是一群手持官牌,上书“回避”“肃静”的衙役,衙役之后则是一个个举官衔牌,手持铁链、木棍、乌鞘鞭、金瓜、尾枪、乌扇、黄伞等器具的官差,继而则是一队队骑着大马、身披甲胄的士兵,中央则拱卫着一座玉辇,威武十足。
  “铜锣开道,官员出行?”
  叶青墨眉挑动,眼前这架势,很像是官员出行的场面,且最起码是郡守以上的大官才有的仪仗规格。
  当然了,眼前的官差、衙役、仪仗等,都是怨灵以及阴气凝化而成,而非真人。
  不过,最诡异的当属队列中间的玉辇,玉辇华贵神秘,阴气森森,通体燃烧着碧绿的磷火,上方挂着帷幕,那些帷幕并非阴气凝化而成,亦非绸缎,而是一张张人皮缝成,而且皆是妙龄女子的的人皮,所以帷幕上到处都有女子脸庞显露,或痴笑,或怨毒,或残忍,或哀怨……透过帷幕,依稀能看到玉辇中坐着一个高冠博带的威严身影。
  “既然都来了,还不现身拜见本官!”
  仪仗队伍在行至叶青三丈前停下,玉辇中传出一声厉喝,厉喝声尖锐阴沉,仿若万鬼咆哮般,慑人神魂,周围大片的怨灵竟然随着这一声喝斥,砰然炸裂,化作滚滚阴气。
  叶青没有答话,因为这些话,并不是对他说的。
  果然,下一刻,叶青左侧的迷雾中,传来一声嘻嘻的怪笑声:“阴太守,我们可不是你的手下,别对我们抖搂你的官威。”
  “我们不怕你呦。”
  那个声音刚落,紧接着便有四个声音附和在一起。
  伴随着声音,一个身影慢慢走了出来,诡异的是,迷雾中那个身影正在不断变化,一会儿高,一会儿矮,一会儿胖,一会儿瘦,同时还夹杂着嘻嘻咯咯的怪笑声。
  等走近了,叶青才看清,那个人影,是五个身穿黑金白红相间圆领袍衫,头戴圆形帽子的稚童。
  五个稚童,有的额头上画着一轮旭日,有的额头画着皱纹,有的眼睛上画着眼圈、嘴巴处画着舌头,有的眼睛至鼻子处画着一轮缺月,有的脸上画着一根遗骨,看上去怪异滑稽,以及莫名的可爱。
  之所以先
  前在雾气中看见稚童的身影忽高忽低,忽胖忽瘦,则是因为五个稚童不断移动着,一会儿高高叠在一起,一会儿抱在一起,一会儿并成一排等,故而才会如此。
  “大胆,鬼面童子,你生前为我家太守治下百姓,死后亦为鬼民,见到我家大人,还不下跪?”玉辇中的阴太守还没说话,玉辇旁边一个骑在骏马上、身披银鳞甲胄,仿佛将领一般的怨灵开口喝斥道。
  不过,那个将领的脖子上没有头颅,仿佛生前被人一刀枭首般,从光滑的脖颈伤口处,不断向外冒着苍白色的鬼火,
  “就不跪!”
  “偏不跪!”
  “绝不跪!”
  “定不跪!”
  “死不跪!”
  五个童子先后说了一句,然后心有灵犀、异口同声道:“不跪,不跪,就不跪,气死你,噜噜噜……”
  说着,五个童子吐着舌头,做着鬼脸。
  “大胆……”无头将领正想发火,却忽然戛然而止,只见无头鬼将的身子,不知为何,亦不知何时,四分五裂。
  “呜呜……”
  无头将领四分五裂的一瞬,所有的阴兵霎时抽出刀剑,眼中鬼火熊熊,仿佛只待一声令下,就要将鬼面童子碎尸万段。
  “啊啊……好可怕!”
  “嘻嘻,好怕怕,好怕怕。”
  “嫁衣姐姐快来救我们。”
  在鬼面童子的呼喊声中,右侧的迷雾,忽然变成了红色,如血若火,血红蔓延,化作一袭裙摆,一个身穿嫁衣、头上盖着红盖头的女子,就那样诡异的出现在所有人……哦不,是一人众鬼面前。
  嫁衣女鬼出现后,周遭阴气翻腾,尽被染成了红色,显得凄凉而诡异。
  “够了!”
  玉辇中的阴太守也不知是忌惮鬼面童子,还是忌惮嫁衣女子,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吧,冷喝一声:“我们今天来,都是为了捉拿眼前这个擅闯我天门城、杀害我治下鬼民的贼子,若是让他坏了我们的大计,你我所谋,皆会功亏一篑,如何向鬼王交代?”
  “难道你们还想在这个阴暗不见天日的牢笼中,待上一辈子?”
  闻言,鬼面童子和嫁衣女鬼皆沉默下来,齐齐看向叶青。
  “大胆贼人,还不跪下,献出你的神魂,说明来意,本官可法外开恩,饶你不死!”继而,阴太守的声音从玉辇中传出。
  “呃……敢问太守大人,是那地太守?何人所封?”叶青叹了口气,这三个鬼明摆着不对付,他本以为这三位会大打一场,让他捡个漏呢,没想到只是空欢喜一场。
  “本官乃幽凰大帝钦赐的天门太守,朝廷正四品大员,天门太守江御是也!”阴太守尖锐的声音从玉辇内传出,阴风吹动帷幕,帷幕上的妙龄女子齐齐飞了出来,围绕着车辇盘旋不休:“大胆贼子,还不束手就擒?”
  “果然是五百年前天门城之人生成的怨灵。”
  幽凰大帝,天门太守,都是五百年前的人。
  验证了猜测,叶青眼珠子转动,佯装惶恐道:“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不过,在临死前,大人能否告知我,大人所谓的大计,究竟是什么大计?”
  “呵呵
  ,贼子奸诈,竟想套本官的话,不知所谓?好,等你死了,本官再告诉你!”阴太守也不蠢,冷笑声中,一指点出,一柄阴气裹挟的长剑,从玉辇中飞出。
  长剑掠出,如似号令天地般,无数阴气汇聚,化作一柄通天大剑,一剑斩下。
  大剑未落,所有的怨灵尽皆俯首在地,瑟瑟发抖,仿佛对于空中的长剑畏惧异常,就连同为怨级诡怪的鬼面童子和嫁衣女鬼也有所忌惮,目光凝重。
  “此乃幽凰大帝赐予本官的天子剑,见剑如见大帝,可上斩皇亲国戚,下斩贪官奸佞,能死在本官这一剑之下,你足以瞑目了。”
  玉辇中,传来阴太守张狂的声音。
  “呵呵,拿前朝的剑,斩当朝的官,江大人,你好大的官威啊!”
  见套不出什么话,叶青冷笑一声,催动无量魔佛,空中的佛像通体金光大作,宛如骄阳,裹挟在通天大剑外围的阴气尽皆消融,露出天子剑的本体。
  叶青一步踏出,宛如蛟龙,凌空跃起,出现在天子剑前,一拳轰在天子剑上,天子剑嗡鸣震颤不止,变得通红,周围虚无之火飘荡,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掠而回。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的剑,还给你!”
  剑落,空中掀起烈烈狂风,虚无之火摇曳,天地如烘炉。
  “啊……”
  围绕在阴太守四周的衙役官差惨叫一声,根本无法抵挡,化作飞灰。
  “贼子找死!”
  阴太守大怒,声音高亢,滚滚阴气从玉辇内冲出,一尊身着金燕冕服、头戴高冠,一手持印玺,一手握金笔的虚影出现在空中。
  虚影全身阴气滚滚,面对疾驰而落的天子剑,祭出印玺,一条条阴气长龙呼啸而出,冲向天子剑。
  巨大的轰鸣声中,空中的虚影一触即溃,但天子剑亦被击退。
  但不待阴太守高兴,溃散的阴气焚风中,一个人影从天而降,一脚踏在玉辇顶部。
  玉辇震颤,碧绿磷火四溅,无数阴魂、怨灵从车辇中飞出,但下一刻尽皆溃散,一同溃散还有玉辇以及玉辇内的阴太守。
  “你们两个还不出手,出了事情,鬼王不会放过你们的!”
  溃散的阴气中,传来阴太守气急败坏的声音,只不过此时的声音,早已没了先前的高高在上与从容不迫,只剩下怨恨与慌乱。
  “没用……”
  “废物……”
  “蠢货……”
  “就知道用鬼王来压我们……”
  闻言,鬼面童子顿时骂骂咧咧,骂声中,五个鬼面童子脸上的图案仿佛活过来般,爆发出诡异的力量。
  额头画有皱纹的鬼面童子,张口轻轻一吸,四周阴风大作,叶青心中悸动,只觉得身体一寒,体内的血气生机缓缓消失不见,仿佛被对方吸走了般。
  眼睛上画着黑眼圈、吐着舌头的鬼面童子,捂着嘴,轻轻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仿佛精神不佳,下一刻,叶青只觉全身寒冷,头疼欲裂,同时还伴随着恶心、眩晕等感觉,如似身染重疾,行将就木一般。
  “什么鬼东西?”
  叶青眉头一蹙,鼓荡焚风罡气,正欲驱散体内的诡异力量。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