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重逢
  那一天,赫尔曼终于想起了,隐藏在心中不想触碰的疤痕。
  十七年前,他带着怀孕的安娜和挚友贝纳多离开从瓦利安提撤退,但被追兵赶上,弓弩击杀了他的马匹,还让他受伤。
  “罗贝尔特,没事吧。”
  “嗯,小伤,贝纳多,带着安娜离开,我给你们争取时间。”
  受伤的赫尔曼带着安娜离开的话,危险系数无异成倍的上升,赫尔曼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拜托自己的挚友,带着安娜离开。
  然而,挚友却没有接受这个请求。
  “罗贝尔特,骑我的马吧,我为你们争取时间,快走!”
  那副淡然的神情,是赫尔曼最后见到他的样子,之后便没有贝纳多的消息了,原本赫尔曼以为,他应该和大多数没有逃出来的骑士一样,已经失去了性命,可没想到,十七年后的今天,他却看到了疑似堕落为黑暗骑士的贝纳多。
  “不可能,那家伙,真的是贝纳多吗……”
  “喂,老爹,你在发什么呆啊!”
  正在发呆中的赫尔曼甚至没有发觉霍拉包围上来的情况,莱恩连忙上前解围。
  只是,赫尔曼这次却没有答话,双剑划出空间裂缝,召唤铠甲干净利落的冲了上去,莱恩在身后连声呼唤却没有丝毫反应。
  “先把这些家伙解决吧,莱恩,看起来你老爹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办呢。”
  门矢士随手甩了几个剑花将周围的霍拉斩杀,环顾四周,霍拉的数量依旧没有减少。
  “麻烦死了,不要逼我刷卡啊。”
  “你在说什么?”
  就在这时,机括扣动的声音响起,艾玛操纵着丝线将几只霍拉瞬间切成了碎块,落在了门矢士身边。
  “和霍拉战斗的话稍微专心一点吧。”
  “那个东西……多谢提醒!”
  出乎意料的,门矢士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看了看艾玛手里的魔导具,露出了一副灵光一现的表情。
  还没有等艾玛反应过来,门矢士一甩剑,伴随着一阵咔咔声的响起,手里的魔戒剑已经变成了卡盒枪。
  啪啪啪啪啪——!
  抬手就是一阵乱打,强力的子弹将周围的霍拉打的连连后退,血花飞溅。
  “果然,就算是魔戒骑士也应该与时俱进才对。”
  说完,门矢士心念一动,卡盒枪再度变为魔戒剑,他持剑冲了上去。
  嗖——!
  剑光呼啸而过,被击打在一起的霍拉化为尘埃消失。
  在旁边从头到尾见证了这一切的艾玛这才反应过来,惊讶的看了看门矢士手里的剑。
  “你的剑,到底是怎么回事?那种东西,是魔导具吗,可我没感受到魔导力啊。”
  “别想了,凭你们的技术,至少得再过几百年才能制作出这东西来。”
  门矢士也没有说慌,手枪这种东西,可不是说早就能造出来的。
  只是,他没想过,这种话对于艾玛来说却近乎于挑衅了。
  “什么?区区骑士而已,别忘了,你们使用的魔导具可都是我们法师制造的。”
  “先别说这个了,和雷战斗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那个啊,是曼多萨的手下,黑骑士的首领,看起来是堕落的魔戒骑士,怎么了?”
  “曼多萨是吧,他在哪里?看这情况,这个幕后黑手还没有出现啊。”
  艾玛听明白了门矢士的意思,她惊讶于眼前这个男子的大胆之处。
  “不知道,不过他的话,应该处于那座宫殿中,你打算直接找他?他以前可是元老院的魔戒法师,光论法术的话,现在的魔戒法师没有几个能比得上他的,你一个人太冒险了。”
  “嘛,只是一场冒险而已。”
  说完,门矢士径直冲向了艾玛所指的方向。
  另一边,雷尔夫和贝纳多的战斗也进行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贝纳多举起盾牌,一道道闪烁着紫黑色光辉的光弹从盾牌上射出,每一发都有着手雷般的威力,这股力量虽然不能打破魂钢盾牌的防御,但其冲击力却也不可小觑,贝纳多接连不断的发射着光弹,看着似乎被压制的雷尔夫,忍不住出言嘲讽。
  “怎么样,看到了吧,你的力量甚至连黑暗力量的边都摸不到,你怎么战胜我,黄金骑士!”
  “你知道吗?上一个这么说的黑暗骑士连骨灰都被扬了,而且——”
  雷尔夫感受着盾牌上不断加重的压力,心念一动,汹涌的魔力潮汐从铠甲上朝外迸发。
  轰——!
  扑面而来的炽热气息,让贝纳多不得不停下了攻势,摆出防守姿势看向雷尔夫。
  “——谁跟你说我没有黑暗的力量。”
  “什么?!”
  “和你一样,经历了那次事件的我也有黑暗,但我接受了它,并没有被它所侵蚀,所以得到了新的力量!”
  说吧,一阵黑雾从牙狼铠甲上弥漫开来。
  就在贝纳多的眼底下,黄金骑士的铠甲迅速从金色染成了漆黑。
  不过一秒钟,出现在贝纳多面前的,是黑暗与光辉并存的牙狼。
  呼——!
  蝠翼张开,雷尔夫冲向了天空中,牙狼剑化为劲弓,弯弓搭箭,三道光矢径直射向贝纳多,反应过来的贝纳多连忙举起盾牌,一发发光弹爆射而出,与光矢碰撞在一起。
  轰——!
  火光,在天空中闪烁,照亮了大半个街区。
  “嘶——!”
  在一声嘹亮的嘶吼声中,贝纳多骑着黑色的魔导马冲破了火光。
  “我才不管你什么形态呢,掌握黑暗力量的我,才是凌驾于愚蠢人类之上的——”
  “白痴——!”
  话还没说完,一个几乎是含着哭腔的怒吼响起,银色的战马从天而降,硬生生将贝纳多的身形从半空中撞了下去。
  轰——!
  这样的变故吸引了雷尔夫和贝纳多,他们同时看向那道身影。
  银白色的魔导马上,一位同样身着银色铠甲,手持双刀的骑士正紧盯着贝纳多。
  “你这个家伙,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的铠甲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这股铠甲是……罗贝尔特!哈哈哈,真是感人的重逢,我还以为和你的见面要延后几天呢,至于为什么变成这样,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贝纳多紧盯着赫尔曼,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成为黑暗骑士了啊。”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