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秦家美人
  秦琅的府中后院有许多皇帝赏赐的美人,什么波斯、拂菻胡姬美人,西域粟特美人,突厥美人、铁勒美人、高句丽美人、新罗美人等等。
  不过秦琅觉得若按他后世的审美,其实这些所谓美人,多数只能算是中上,甚至大多数不符合他的审美。特别是这些什么草原上来的部族美人们,过于强壮了些,她们的发型也太有风格,自己欣赏不太来。
  倒是那些西域来的波斯啊、拂菻的金发碧眼的大洋马,还是不错的,但是有次秦琅本来想要试一试异域风情,结果发现居然有体味,不免大倒胃口,此后便再没碰过。
  现在这些美人在府中,甚至都成为摆设花瓶了,玉箫现在让仆妇教她们说汉话,学中原礼仪等。
  秦琅回到平康坊翼国公府,波斯美人居然已经知道用一口还算不错的汉话问好。
  “大郎,喝茶。”
  波斯美人西琳据说曾经是一位来自波斯萨珊王朝首都泰西封的贵族之女,据说她父亲还曾是一位总督,她有一头红发,眼睛深邃而迷人,瞳孔蓝绿,高大而丰满。
  这位波斯美人西琳长的跟秦琅几乎一样高,她穿着秦琅让她保留的波斯人的服饰,确实充满异域风情。
  不过按唐人时下的审美,这女人有些过于高大丰满了些,尤其是这脸和颧骨,显得又长又高,让人觉得是马脸,就如同是西域那边来的大宛马,比起河套马突厥马要高大的多。
  秦琅接过茶杯,茶刚泡好,香气袭人。
  不过透着茶香,还是能隐隐闻到点西琳香上的体味,倒不是说臭,只是确实有,他想着是不是等有空了,给她研究点香水摭一摭这味道。
  “还习惯吗?”
  秦琅问她。
  西琳点头,辗转万里之遥,从地中海边的波斯高原来到了完全不一样的东方大唐,确实经历了许多惶恐与不安,也吃了许多苦。从高贵的总督千金,沦落到奴隶贩子手里的女奴,从萨珊卖到西域,再被粟特商人卖到了中土大唐长安。
  好在她身份高贵,因此奴隶贩子们都很小心的看护她们,避免损失一大笔钱财。
  平康坊翼国公府,对于西琳来说,真是一个极不错的地方,度过了初期的惶恐不安之后,她已经慢慢适应了这里,每天跟着那位女主人身边,也只是学习东方的语文文化礼仪,学习东方的乐器茶艺等。
  不需要做什么脏活重活,甚至她在这里还有专门的新罗婢女服侍日常生活,就连身上穿的,虽然还是波斯服饰,可料子却都是极好的丝绸。
  这些丝绸,若是在泰西封,就算是她还没有沦落为奴的时候,他那总督父亲也不可能尽情的拥有这些丝绸名贵的丝绸的。
  还有茶和胡椒等香料,这些过去名贵的东西,现在这里能轻易的享用到。
  男主人是位极为高贵的东方贵族,年轻,却又温文尔雅有礼貌,甚至会关心她的感受和生活,这让她对这个年轻面孔越来越有好感。
  西琳说自己很好,她很满意现在的一切,她知道秦琅这样的大贵族,一般是不会把自己的女人再卖掉的。
  “你上次种的胡萝卜长的可还好?”秦琅问。
  西琳来时,身上带着一些从家乡带出来的种子,这些东西对她而言代表着家乡,是一份思念。
  秦琅意外发现,西琳种下的几样植物,居然还都是好东西。
  有胡萝卜,有花菜,有卷心菜,还有洋葱。
  这几样菜,可都是此时大唐还没有传入的蔬菜,虽说张骞通西域时带回了许多名字前加胡字的蔬菜,但这几样此时还没有。
  秦琅见到之后,便特别让人给西琳开辟了一块菜园子,让她悉心照料好这几样新鲜菜。
  他还给这几样菜取了汉名字,花菜和卷心菜的名字,玉箫等人倒觉得挺贴切的,对于胡萝卜也理解,毕竟这种黄色的菜根茎看起来与萝卜类似,虽然小了许多。加个胡字,表示是从西域传来的,跟胡茄啊胡椒啊等一样。
  但是为何给那种葱取名洋葱,为何不叫胡葱?
  秦琅告诉他们,因为他的菜园里还有一种新蔬菜品种,已经命名为胡葱了。这种胡葱跟藠头有几分类似,是秦琅之前发现了西琳带来了许多家乡波斯的蔬菜种子后,特意让人找那些西域胡商们寻找得来的。
  原产也是在西域之地,有人说这种胡葱其实也是洋葱演化而来的,反正不管来历,现在秦琅的菜园里是有这两种葱,虽然他是先发现了西琳带来的洋葱,后找到的胡葱,可秦琅为了自己方便,还是按原来的名字给他们命名了。
  “洋,本意为比海更大的水域,海洋。这葱是从波斯来的,从我大唐东南下海,越重洋,可抵波斯,所以我给这葱取名洋葱。”
  秦琅的这个解释,倒也牵强能用。
  现在秦琅在府中弄了一个菜园子,除了胡萝卜、花菜、卷心菜和洋葱、胡葱之外,他还另搜罗到两种蔬菜,便是菠菜和莴苣,一种来自泥婆罗,他从泥婆罗商人手里弄来的,另一种是从粟特人手里弄来的,这种蔬菜其实也是产自波斯罗马等地中海沿岸地区。
  再加上此时深受唐人喜爱的大白菜、韭菜,秦琅的菜园子还挺丰富的,他还种了萝卜、大蒜、葱、藠头、苜蓿等。
  另外他还收集了不少唐人已经种植的本土的或从汉魏时西域传来的蔬菜,如茄子、黄瓜、豌豆、扁豆、蚕豆、芋头、香菜、芹菜,甚至还有丝瓜。
  秦琅的菜园子可是十分丰富的。
  可惜番茄、土豆、红薯、花生、葵花子这些都是美州特产,暂时是没指望了。
  秦琅跟西琳去菜园,发现玉箫带着拂菻的安娜在那里浇水。
  菜地一垄一垄的,满是郁郁葱葱的蔬菜,青翠欲滴,一看就有食欲。
  “在干嘛呢?”
  “我看菜园子还有不少空地,就浸了些蒜种,今天把这蒜栽下去。”
  秦琅走在菜园子里,东瞧瞧西看看,那边种的早的蒜已经透出稻草发出了小嫩苗。
  而韭菜和葱也都绿油油的长势正好。
  香菜刚撒下种子,还盖着稻草。
  芹菜则已经可以摘的吃了。
  大白菜、小白菜、卷心菜都长的不错,这季节这些叶子菜长出来可不容易,天热容易招虫子,家里的女仆天天来抓虫子,这才保住了。
  农家肥效果很好,菜长的颜色好看,还不用担心。
  “这白萝卜子撒的密了些,你看这苗子长的太多了,得匀掉一些,否则长不大。匀下来刚好可以炒一盘苗子,再把剩下的做成萝卜缨子酸菜。”
  “这芹菜剥一点下来,回头淖下水做凉菜,拌千张豆腐皮。”
  “这大白菜已经可以吃了,砍一颗回去,醋溜大白菜。这小白菜也长的绿油油好看,揪几颗,吃面条的时候放几颗,好看又好吃。”
  秦琅看着这菜园子里的菜,指点江山,这个看上了,那个也要吃。
  玉箫便笑着道,“三郎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种新鲜吃法呢!”
  “你试过就知道好了。”
  “要不再拔把葱,一会炒个鸡蛋?”玉箫道,秦家的养鸡大业红红火火,不但卖鸡苗子,自家也开了许多养鸡场,不仅如此,秦琅甚至让翼国公府里也养起了鸡。
  虽然养的不多,可鸡啊鸭啊鹅啊的,倒让府里热闹了许多。
  好处也是有的,比如这每天捡鸡蛋,就成为一个乐趣了,新鲜的鸡蛋不论是煮还是炒都不错,更别提秦琅还发明了奢侈的茶叶蛋吃法。
  “香葱炒鸡蛋,确实味道好,赶紧多扯几根葱。”秦琅连连点头。
  从菜园子里满载而归。
  路过旁边围起来的一块地,里面养着一伙鸡,一个仆人正在喂食。
  鸡食由蝗虫卵、蚌螺粉、谷糠等混合制成,还掺了些新鲜的嫩草。
  “记得加把沙子在里面。”
  秦琅交待。
  玉箫不解,“为何要在鸡食里掺沙子?嫌鸡吃的多了?”
  秦琅哈哈大笑,“当然不是这个原因,掺沙子其实是让鸡吃下沙子后更好的在胃里消化食物。我们这些鸡是围起来养的,我看那地也很平,没有什么沙石,所以才让掺点沙子。若是散养的,鸡会自己啄食沙石,根本用不着我们人为干预的。”
  秦琅不说,玉箫她们又哪会知道这些呢。
  他看着那些已经有快两斤一只的鸡,还算满意,虽比不上后世人家三个月就六七斤,但这也还算长的不慢了,看起来他养鸡备荒防蝗灾也还是有效的,到时实在没的吃,那么这些鸡也能宰了吃肉。
  一只两三斤,煮汤烧肉掺点野菜什么的,够一家人撑上一天了。
  不少地方已经陆续上报,蝗卵正在开始孵化出土,虽然已经号召百姓挖蝗卵,各地也挖了不少,但光靠挖是挖不尽的。
  蝗卵开始孵化,真正的蝗灾才刚开始来临。
  好在刚孵化的蝗虫们还不会飞,还处于只会走跳的跳蝻阶段,这也是杀灭蝗虫最佳的阶段。
  养鸡千日,用鸡一时,该到鸡发挥威力的时候了。
  “从明天开始,不用再喂鸡了,把鸡带到城外去,让它们自己抓蝗虫吃!”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