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 大闹东瀛
  王忠杀死徐福,收取玄阴十二剑后,立刻就离开了“天门”。
  其实天门早就消失,天门中人也已经死在无名与徐福交战的余波之中。
  方圆十里寸草不生,万物灭绝,山头也被战斗余波推平,可以预见,未来十年内,这里将会是绝域。
  因为王忠和徐福的剑意还残留在这片土地上,灭绝一切生机。
  这一战也必然会成为江湖上最津津乐道的一战。
  王忠返回“无双城”已经是一天后,慕应雄,魔主白素贞和剑晨一直都在等着他。
  所有人看他归来后,都松了一口气。
  王忠将无名已死的消息告诉慕应雄和剑晨,两人无不黯然,却也有了心理准备。
  好在无名的“浩然剑意”残留在剑晨体内,以后这位“天剑传人”必然会继承无名的遗志,成为新一代天剑。
  慕应雄再次返回扶余隐居,无名不在后,他也没有其他心思,到死都没有踏足中原一步。
  魔主反倒留在“无双城”,并且被王忠奉为上宾。
  接下来王忠为剑晨和独孤梦安排婚事,并且大宴亲朋,婚礼不足一个月就完成。
  不快不行,再拖下去,独孤梦的肚子就要显怀!
  虽然不喜欢剑晨,可惜木已成舟,王忠也只能成全独孤梦。
  在婚礼上,王忠还宣布,将无双城交给“独孤梦”,自己将会一人独剑追求剑道!
  因为这件事,皇帝都被惊动,亲自派人来找王忠,王忠只是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个“剑”字,托人带回皇宫。
  皇帝看了这个“剑”字三天,然后就不再管江湖之事。
  朝廷和江湖正式分离!
  婚礼之后,王忠踏上了东渡之路,前往东瀛。
  魔主一直跟在他的身边,讨教武学和民主之道。
  王忠曾经答应过无名,尽自己最大努力,阻止千秋大劫。
  所谓“千秋大劫”就是东瀛与中原之战。
  没了龙脉之后,中原将会外敌不断,而对中原最有威胁的就是东瀛。
  为了消除中原隐患,王忠踏足东瀛,挑战整个东瀛武林。
  玄武君的玄苍武道,大日宗果的异武道,唐手船越,东瀛第一刀皇影,紫气宗的紫电狂雷等等都是王忠挑战的目标。
  金龙剑下,这些高手一个个被王忠打败杀死,一时间整个东瀛各派人心惶惶,生怕王忠会找到自己头上。
  为了对付王忠,东瀛各派曾经联合起来阻杀王忠,不过却被王忠和魔主双剑合璧,“摩柯无量”杀的人仰马翻。
  那一战,东瀛大地染血,各路高手死伤殆尽,东瀛武林从此一蹶不振。
  不过王忠却知道,东瀛还有隐藏高手,所以大战之后,并未离去,反而继续收割东瀛各派,誓要将所有高手逼出。
  东瀛九成门派遭遇毁灭性打击,东瀛朝廷都派了军队围剿王忠和魔主,最后却被打的丢盔弃甲。
  慢慢的,东瀛武林开始流传出王忠“剑魔”之名,一来与剑圣独孤剑对应,二来形容他如魔鬼一般的武功!
  魔主对于王忠剑魔这个称号颇为高兴,与她这个“魔主”呼应。
  东瀛武林经过王忠这么一闹,最少萧条一百年以上,再无力量威胁中原。
  王忠和魔主准备踏上返回中原的归途时,途径一个小渔村,被里面朴实的渔民所感染,反而在渔村住了一夜,并且享用了一锅鲜美的鱼汤。
  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王忠和魔主走在沙滩上,两人一时无话。
  渔村早已休息,黑暗一片,王忠甚至能隐隐听见渔民的呼噜声。
  “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何要大闹东瀛?”走了一路,王忠终于开口对魔主道。
  “你一定有你的理由,不需要告诉我!”魔主赤脚走在沙滩上,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就是一个普通少女。
  “东瀛人一直对中原虎视眈眈,先有绝无神,后有天皇,我这么做是为中原消除隐患!”
  魔主轻轻“嗯”了一声,也不知听没听进王忠的解释。
  “因为我的出现,中原武林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老一辈高手死伤殆尽,年轻一辈又没有成长起来,所以我决定来东瀛大开杀戒,同时震慑宵小!”
  魔主再次点点头,没有说话,一直聆听王忠的话!
  “不过来到这个东瀛小渔村后,我才发觉,自己可能做错了!”
  王忠突然看着魔主道:“我应该对东瀛武林赶尽杀绝,毁灭一切武功,这群狼子野心之辈才会知道中原的厉害!”
  魔主抬起头来,平静的对四周说道:“你们还想伪装到什么时候!”
  随着魔主话音刚落,渔村里的人鱼贯而出,一个个满脸杀气的看着王忠和魔主。
  为首一人正是渔村的村长。
  “你们是什么时候察觉不对的?”村长一边问话,一边让渔村里的所有人慢慢将王忠和魔主包围。
  “你们这些忍者,自以为伪装术很好,殊不知自从见面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这个渔村里的所有人都是伪装的!”王忠笑着对村长说道。
  “你们是东瀛哪方势力,是异武道还是隐剑流!”
  魔主发现,当王忠说“隐剑流”的时候,村长的眼角抽动一下,不过非常细微,平常人也无法发现!
  王忠和魔主自然不是平常人!
  “隼人天隐可来了!“王忠对村长问道。
  村长脸皮抽动一下,自知身份瞒不住王忠,索性撕去伪装,露出本来面目。
  整个渔村的人顷刻间就是一副忍者打扮,村长的身形更是拔高两寸,变成一个身材伟岸的中年人!
  “阁下横扫东瀛武林,不给东瀛一点活路,我神忍奉门主隼人天隐之命,在此围杀你等!”
  “村长”神忍眼看伪装暴露,反而磊落起来,一句话就交代暗算王忠的原因。
  王忠对神忍问道:“我很好奇,你之前为何不在我们的食物里下毒?”
  神忍坦然道:“阁下武功盖世,我担心普通的毒会被你们察觉!”
  王忠笑道:“你实在不像一个忍者!”
  神忍耸耸肩道:“假扮渔民伺机暗算你们是门主的意思,并不是我的!”
  王忠再问道:“竟敢这么说隼人天隐,你的身份不一般,你和隼人天隐是什么关系?”
  神忍回道:“门主是我兄长!”
  王忠点头道:“我欣赏你,今天就不杀你了,回去告诉隼人天隐,我在树海等他!”
  神忍瞳孔一缩,看向左右,惊骇的发现自己带来的人全都呆立在原地,眉心中间有个小小的圆孔,脑浆正从小孔中渗出!
  “他是什么时候动的手?!”伴随这个疑问,神忍飞速离开,返回隐剑流向隼人天隐复命!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