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 快了
  其实阿牛不联系吕才人,很正常。
  “你是后宫的妃子啊,他一个没有去势的男人,他怎么联系你?别说是捎东西了,就算是捎一句话,也会害死你。”王怡真说道。
  “是这样。”吕才人听了之后才高兴道:“阿牛哥是这样的,一直都先为我着想,因此他不论多么想见我,都要忍着,可是……可是他不能见面,哪怕是让别人捎一句话啊。”
  王怡真头痛不已,这是宫里啊,就算是捎句话也是给皇帝戴帽子,谁敢帮着捎这些话,只要想不提倡,怎么弄都是死路一条。更何况……王怡真经历过养母拒霜和紫伊的事之后,实在见不得女人这种痴情的模样,最终还是狠心道:“阿牛不联系你是……嗯,你也知道,男人嘛,其实他这些年早就忘了你了,已经在宫外面娶到了妻子,还生了孩子,所以……那啥……你就别伤心了啊。”
  阿牛本来就是个普通人,会出事还真是被吕才人连累的,如今听吕妹说,阿牛虽然也在密卫,但却是被送到了外地,做一些日常性的工作,以情报收集为主,算是又做回了普通人,如今他早就娶妻生子了,跟吕才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瓜葛了。
  吕才人听的愣了半天,虽然眼泪没断掉,可是反而倒并没有那么伤心了,反倒脸上带着些笑,说道:“那样……那样也很好的,阿牛哥是个好人,他值得……”
  哽咽的有点说不下去了,吕才人缓了半天,才又问道:“我妹妹呢?”吕妹是女子,还是家人,更是密卫,服侍在侯地人身边,这样的身份,她总不至于不能往宫里捎话吧?
  这个就……
  王怡真叹了口气,这真相比阿牛另娶还伤人心呢。
  就是密卫不允许。
  吕才人当年被李皇后看中,她却不想做宫妃,还很有胆量的拒绝了,李皇后一则动怒,一则也是为了拿捏人质,抓了她的家人。吕才人至此,一直以为家人在李家的掌握之下,为此而屈服,却没有想到李皇后死后,她也打听不到家人的所在,这些日子更是从梅妃那里打听到自己连累了家人的真相。但是……
  吕妹并不知道啊……
  王怡真问她是不是姓吕,人家就答是。王怡真问她是不是宫中吕才人的妹妹,吕妹也答的是。
  王怡真立刻就又问了,为什么这些年不同吕才人联系?
  吕妹张口便说道:“当年姐姐进了宫中,我爹缝人就说,姐姐漂亮,早晚能被贵人看中,结果引得来强盗绑架勒索,父母都死了,多亏得密卫中的同伴在附近做任务,救了我和阿牛哥,还让李家帮我们做了新的身份,使无家可归的我们也能加入密卫,那之后我就一直服侍着江夏侯夫人,后来姐姐当了宫妃这件事,我也是知道的。可是只是我身份特殊,密卫除非任务,不可与宫中贵人联系,若姐姐还是个普通宫女,我还有办法让她出宫团聚,但姐姐已经……献国夫人就当没见过我吧,请更不要告诉姐姐我的下落。”
  是密卫,就会有任务,为了任务能毫无私心的完成,才会有人质存在的必要。
  但吕才人这人质却又是宫妃,是宫妃,就算入后宫势力,就有可能卷入朝堂或立储争斗,若是密卫与从来往,执行人与人质共谋,岂不是更容易产生私心,危害国家利益。密卫若是有任务监视服侍,自然可以在皇子身边,但是若是没有任务,就不能联系后宫宫妃,也是防的势力串连。因此阿牛另娶,是因为吕才人身份所致,注定他一生等不到恋人归来,吕妹无法联系,也是吕才人身份所致。
  就像王怡真想的那样,吕才人伤心的嚎啕大哭起来。
  身份不身份,任务不任务还可以说是造化弄人,最让人伤心的是……
  “李家……李家……可真是好狠的手段,好狠的心肠啊……”吕才人哭道。
  王怡真叹了一口气,她听到吕妹说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啊。
  李皇后不但抓了吕家人做人质,还让人扮成了强盗,之后吕氏夫妻的死,就变成了强盗为祸,而梅妃的人先扮完强盗,又扮好人去救,移交给了李家之后,李家更是给她们做了新身份,一则告诉吕才人,家人受李家照顾,拿捏着吕才人在宫里卖命,一则扮着救命恩人的模样,让吕妹感恩戴德,两方都互为下属和人质,还要对李家尽忠,这简直……物尽其用啊。
  若不是吕才人联系到了梅妃,这一生怕是都不知道这真相了,李家杀了人,还演着菩萨,姐妹两个一生不得相见,也翻不出李家的五指山。
  她就说怕吕才人听着伤心嘛,你看这现在就伤心了是不是?
  “你就不要伤心了,我一会儿去见圣上,你妹妹的事,我帮你提,到时候……也许有一天,你们姐妹在宫外还有相见之期。”王怡真不好将话说死,她可以告诉吕才人找到了她妹妹,但她没法告诉吕才人,她今天进宫就是要来揭穿吕妹的主人谋逆,这可是死罪,诛几族都不为过,但吕妹身为下属,只是受人指派,若她肯出卖指证江夏侯夫人,还算个污点证人呢,王怡真亲自求情,启圣帝该不会不通这份情,那之后吕妹应该能得一条活命,也没法再做密卫了,看是发配流放还是蹲监暂不提,只是留得命在,说不定真的有缘可以……
  王怡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她也知道,一个宫妃想出宫,和一个犯人想进宫,都挺难的,但是……吕才人这么年轻,早晚启圣帝要是没了,按祖制她会出宫去寺庙修佛,姐妹相见,并不是不可能,只是或许要等很久了。
  王怡真是这么想的,但她不能这么说啊,诅咒皇帝去死这种话,大家心领神会就好了啊……
  吕才人的眼睛果然是一下子亮了起来。喊道:“是啊,只在皇帝大行,妃子就……唔……”
  王怡真一下子给她捂上了,看不出来这姐姐比她还胆肥啊……王怡真虽然知道了自己可能不是什么两情相悦被生下来之后,也鄙夷过启圣帝,但是这年头皇权当道,特别是王怡真还要启圣帝做后台,心里想想就算了,也不敢公然的骂些什么,结果吕才人这都敢放到嘴边上说了啊……
  “心里知道了就行了啊……”王怡真求她了。“而且……嫔妃也是进皇家寺庙啊,到时候我一定帮你想办法,你可别乱来啊……”王怡真觉得这姐姐找到妹妹之后,脑子都不太好用了,不能说的话张口就来,她现在就怕她再为了出家,找机会捅启圣帝一刀,帮他提前驾崩……
  王怡真小声说道,吕才人也反应了过来,这话不敢大声喊,于是也连连点头,但她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很明显是看到了今后活下去的希望啊。等到了王怡真松了手,吕才人也将她拉过来,附在耳边小声说道:“皇家寺庙就是皇室掌握的寺庙,每一任皇帝大行后,太子继位才会处理这些事情,到时候没有孩子的妃子要去哪家皇寺也是新帝说了算,你不是同太子要好吗?你不是正好也有一家寺庙吗?”
  王怡真一听,好么,她的庙还没建好,这是多少人惦记上了啊,李杏杏那不想嫁人就要进,吕才人这想见家人也要进,她这庙,都不用菩萨,就能心想事成。
  “好好好,寺庙的事我会加油,不急不急,这还不知道多少年之后的事呢。”王怡真安抚她道。
  “怎么能不急。”吕才人着急道:“这事已经不远了啊,对了对了,你还不知道呢,来来来,我告诉你个秘密”。吕才人小声在王怡真的耳边说道:“圣上大限之期要到了。”
  “……”王怡真一下子跳了起来,全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像看鬼一样看着吕才人。
  我cAo这是什么发展,谋逆什么的……梦到的不只一个人吗?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