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 姓吕
  才女成长策略正文卷680姓吕王怡真脑洞几乎已经被她扩到自己意志力能承受的最大范围了。
  突然间就有一种福至心灵的感觉。
  “韩王……”王怡真笑道:“你以为拿韩王当挡箭牌,给别的亲王身上栽点罪名,单将韩王清白的拎出来,我就不知道了,我劝你千万不要小看李家凤女的能力,你们做的事情,圣上早就知道了……”
  启圣帝在心里确定了一个皇子是幕后人,而李杏杏的梦,则说诸王中人人都带着谋反的罪证,只韩王一个人没有过错。
  王怡真几乎是听到的第一时间就觉得,韩王可疑。
  诸王都有夺位之心不假,但正常来说应该是对付太子,杀启圣帝风险大、收益小,正常人都不会先考虑这个选项,更没有可能人人都选了这个选项,那么诸王人人带罪,独韩王安份,可能性太小。
  可是反过来想,诸王人人带罪,独韩王没有罪名,那他也太显眼了,明眼人都要想一想,这是不是栽赃啊……
  周家这事办的,根本是拿韩王当耙子啊,被栽脏了罪名的亲王,哪个也不会放过他。
  李杏杏说,诸王人人获罪,可是启圣帝却谁也没有怪过,一切未变,也就是说,韩王也并没有因为没罪而受到宠爱啊。
  他自己都亲口对王怡真说,背后是一个儿子,但看来,启圣帝始终也未找到是哪个儿子背叛了他,他即不信任其它人了,同样也不信任韩王了,那样……周复兴这个私生,可能还真的是他另外一个“最好”的选择了。
  周复兴身份特殊,注定他只能踩了别人来抬自己。
  到时候诸王人人都带着罪点,韩王又成了众矢之的,所以说,所谓的谋反,也不过是一步棋,周家想要的是恢复周复兴的身份,谋反什么的,从一开始也就不是真的。
  王怡真说完,江夏侯夫人突然捂着脸大声哭了起来,王怡真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听的都有点替她难过。
  不得不说,周家的谋算还是很不错的白白谋划一场,其实明面上谁也没有查出他家来,却是因为些鬼神之事而暴露。
  王怡真叹了一口气,谋反的事情就这么解决,叛国贼军的幕后也被抓了出来,这还是来京之后,第一次事件解决的这么轻松,不过看着一个中年妇人这样在自己的面前痛哭,她竟然也有点放不下狠话的感觉了。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啊……但只要想想对方长的同生母相似,现在被揭穿一切哭的这么惨,王怡真多少还是有些可怜她了。
  “好啦,别哭了。”王怡真叹了一口气,说道:“你难道以为周家做下的这些事,还能瞒下去吗?圣上早就知道了。更何况,别说你们不能成功,就算是成功了,你是觉得能做皇太后?你的存在永远是皇室的丑闻,到时候给你个养母的名声都是好的,我是真的不明白你们这些人,就母子团圆不好吗?”
  她虽然对肖婉儿没什么感情,可是却能在自己追溯到的故事中感受到肖婉儿为母的深情,她们不过是少了相处,不然王怡真也一定会尊敬爱戴肖婉儿这位慈母,江夏侯夫人就算曾是肖婉儿替身,她也比肖婉儿幸福多了,身体康健,孩子也壮实,还得着了尊贵的身份,就这样静静的生活下去哪里不满意了,人家都追求的是岁月静好,这母子两个倒好……
  这一把把自己玩死了吧?启圣帝对于密卫的背叛,心里早已经有了数。差的不过是一个人选,如今王怡真便将这人选给补上了。
  李杏杏的梦里,只有谋反之后短期内的消息,可是王怡真亲口听启圣帝说他知道了叛国贼军的事情。
  启圣帝又不是什么蠢材,周家是密卫首领,周复兴就比其它任何皇子都更近水楼台先得月,能分裂密卫而不为人知,启圣帝一时想不到,但谋反之事过后,他人又没有事,肯定会彻查,早晚也会查出来啊……
  周家这谋反,一步棋成了,是因为启圣帝的心里,只有皇子有资格背叛他,周复兴根本没有被他放在心里眼里,但是除非这次谋反能将启圣帝和诸王一网打尽,不然其作用也就只是助周复举得启圣帝一时的信任,能恢复身份罢了,时间久了,还是会真相大白的。
  “圣上……圣上他……”江夏侯夫人哭到说不出话来。
  王怡真倒有些同情她了。
  被主子当成爱慕之人的替身,连个名份都没有就被抛弃了,还被抛弃给了别人接盘,生下来的孩子没有应该有的身份地位,甚至不被人待见,相比起王怡真,周复兴这私生子,还真的是有点可怜。
  只不过叛国贼军的事件中,被针对的人是王怡真,王怡真也不能就因为可怜而放过她就是了。
  “这件事……圣上早知道了。”不知道的细节,王怡真明天进宫也会给他补上。“周家做出了这些事,也一定会付出代价来,你心里也有数吧?”叛国贼军的事情报给启圣帝,周家就别想有活口了,江夏侯夫人一定要死,不过周复兴大约死不了,但是也不过活的舒服,想想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到底是救过元娘一次的,又感觉也不像什么坏人了。
  “你若是肯坦白,我尽力保着周复兴一条命。”王怡真说道。
  “我……我明白,我明天会进宫,找圣上坦白。”江夏侯夫人一边哭成狗一边说道。
  “那就是了。”王怡真点了点头,她打算今天先进宫将这事讲明白,也正好先给周复兴求个活命。江夏侯夫人明天去呢,就全坦白了,她明天就算不去,甚至反口不认了,至少启圣帝那边,也有了个查找的方向,不会再被人瞒骗了。
  没想到谋反的事件,这么快就解决了,王怡真也就不再理会江夏侯夫人,径自朝着门口走。
  开了门,守在门边的江夏侯夫人的侍女迅速低头,站在远处的段大娘倒迎了上来。
  “妹子……不是不是,夫人……您这……谈完了?”段大娘这个人,实在好奇心强,这种时候都赶迎上来说话,王怡真也是服了。
  “段姐姐?你也是密卫吧?你有了主没有?没有的话,跟我混吧?”王怡真笑道。
  段大姐脸色一僵,才笑道:“唉哦,献国夫人这话,我是有了主的,要不然,我也不能给韩王做掌柜啊。”
  王怡真点了点头。
  她一开始并不曾怀疑过段大姐,但两次偶遇如今想想,不是缘份,韩王明显也在盯她。
  而且第二次段大姐的出现,给了她相当大的信息量,帮着她打听了不少的事情,若是两个人在交往下去,她和韩王的交情线也会慢慢有交集。
  就像是孟小楼当初在夏家说过的那样。
  同肖婉儿做朋友的人,人生都是春风得意的,因此这个京城中,想同王怡真做朋友的人也不少。
  王怡真就打算着,什么时候找个时间,也该回去问问孟小楼,在夏家的那个关键点帮她,是真的为了自救,还是也别有目的?
  不过现在……王怡真还是先看向了江夏侯夫人的那个侍女。
  “这位姐姐贵姓?”王怡真笑道:“不会是姓吕吧?”
  一开始在街上扫到时,王怡真是看着江夏侯夫人眼熟,一直到进了屋,才发现眼熟的不只一个。
  江夏侯夫人的侍女听了王怡真问她,才抬了头,苦笑道:“奴是姓吕。”
  王怡真长叹了一声,这就是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