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1 章 破城
  哪些被赶上城楼的壮丁,被迫拿着武器在城楼上坚守,不过这些人,也没有拼死作战的决心,一旦看见有危险,立刻就躲到一旁。
  虽然身后有各处的亲兵在那里督战,但是这些人也不敢过分的逼迫,因为这些壮丁手中也是拿着兵器的,如果是逼迫过甚,弄不好再阵前就反了。
  不说忠顺王在这里四处收拢壮丁,强迫他们上城对敌,再说贾珂在城楼下,眼看天色已晚,便向四周下令鸣金收兵,准备第二天再战。
  贾珂刚刚传下令去,范康就马上出来劝谏。
  “主公,现在天色虽然已经晚了,但是城楼上已经摇摇欲坠,如果咱们现在停止进攻,正好给着对方喘息之际,京城人口百万要想招十几万壮丁也是平常,等到明天的时候,他们就又能恢复一些元气,不如趁夜攻城。”
  贾珂听完之后,眼睛就是一亮,范康的话果然有道理。
  于是贾珂收回成令,命令部队打起火把,点起篝火,连夜攻城。
  而从楼上的忠顺王和牛继宗,本来看到天色已经发黑,想来贾珂马上就会鸣金收兵,今一天算是过去了,而晚上的时候他们好在京城之中招募些壮丁,明天也能守城。
  哪知道贾珂并没有停止,竟然在城外点起了篝火和火把,照得如同白昼,看这样的,竟然想要连夜攻城。
  牛继宗现在只觉得浑身疲惫,他一一天来左右奔杀四处救援,这才勉强守住城池,本来想休息一下,现在看到贾珂并没有停止,感到一阵的绝望。
  而从楼上的那些抓来的壮丁已经是疲惫不堪,到现在还水米未进,没想到贾珂竟然连夜攻城,这一下他们算是士气全无。
  忠顺王看到这种情况知道如果再不知激励士气,恐怕曾是马上就要被攻破,于是立刻命令自己麾下的亲兵,抬上了几十个木箱子。
  忠顺王来到城头,把木箱子打开,只见里面明晃晃的都是白银。
  “众位将士,今日你们在城上辛苦了,本王也不是无情之人,现在这些银子你们每人拿10两,只要守过了今天明天还有十两白银可拿。”
  这些被抓来的壮丁见到明晃晃的白银,眼睛都有些红了,这些人不过就是普通的百姓,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银子。
  忠顺王见士气可用,急忙向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他的亲兵立刻就开始分发银两,没有一个漏下每人十两。
  到了现在这些城楼上的壮丁,为了明天还有银子可拿,这才有了一些士气。
  而贾珂攻城了一个多时辰,竟然见到城头慢慢的开始稳固下来,这让贾珂大惑不解。
  而站在贾珂身旁的本·布雷,见到这种情况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他排众而出,“主子,让奴才我攻一回,我就不信了,他们难道都是铁打的?”
  贾珂见现在城楼上有些僵持,正需要本·部雷这样的大将出马,于是点点头对他说道:“多穿铠甲,小心谨慎,不可鲁莽。”
  本·布雷听完之后连连的点头,然后他身穿三层铠甲,提着他的大铁枪,就来到了城墙下,命令几个士兵为他扶住云梯,他顺着云梯就往城上爬。
  城头上的人见到有一个壮汉马上就要上了城头,急忙拿着巨石向本部来掷去。
  本·布雷虽然说是一个莽汉,但是他并不是傻子,他一边向城楼上爬,一边观看城楼上的行事,见到巨石来了,单手提铁枪,当啷一声就把那巨石拨开。
  城头上的那些士兵都看傻了,这巨石有百十来斤,又是从上而下掷下,从来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够拨开。
  就在城楼上这些人一愣神儿的功夫,本·布雷就向上又爬了几步,眼看就要到了城楼。
  城楼上的那几个壮丁一边大声吼叫,让附近的伙伴前来增援,一边用手中的刀枪向本·布雷砍去。
  本·布雷单手持枪,虽然波挡了几下,但是毕竟是有些不方便,被他们连砍了好几下,不过幸亏身上穿着三层铁甲,城上这些人又不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士兵,所以对于本·布雷竟然分毫都没有伤到。
  本布雷借着这个功夫,一跃就上了城头,这一下他可放开的手脚舞动手中的大铁枪左右攻击,没有一会儿就在城楼上扫清了一片区域。
  于是攻城的士兵趁着这个功夫涌上了城头,而城头上的贾珂士兵越来越多,慢慢的在城楼上同牛继宗的麾下形成了对峙
  贾珂在城下一看已经打开一个突破口,立刻命令部队向这个地方集结,很快城楼上贾珂的部队便越来越多,忠顺王一看大势已去,急忙带着亲兵向自己的王府逃去。
  牛继宗虽然也想逃命,但是还没等他撤退,就已经被贾珂的士兵团团团围住,而牛继宗已经奋战了一天,浑身疲惫,结果没两下就被生擒活捉。
  而城楼上的战斗很快便结束了,贾珂的士兵来到城门口,缓缓的打开了京城的城门。
  贾珂一看城门已经打开,立刻命令麾下的士兵挥军直进。
  是几十万人马涌入了京城,恭顺王麾下的那些壮丁,一见城门已破,哪里还敢抵挡?一个个扔下兵器都逃回家去了。
  贾珂本想提火龙驹,随着大军一起进城,结果被范康给阻止了。
  “主公,现在京城情况不明,主公现在进城,不大安全,还是在城外等待,明天一早肃清的残敌,主公在进城不迟。”
  贾珂听了之后不以为然,“我自出世以来,纵横天下,未遇敌手,小小的残兵又能奈我何。”
  “主公不可大意,有道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眼看大事已成,主公还是小心为妙。”
  贾珂想了想,范康说的也对,现在大事一定自己没有必要再去冒险,于是便听范康的话,回道中军大帐等候消息。
  再说在京城之中,贾珂麾下的大将,领着人马从四面八方攻入京城。而现在京城之中已经是乱作一团,那些守城的军兵以及招募来的壮兵哪里能够抵挡,很快就被杀得四散奔逃。
  等到半夜的时候,京城就渐渐的平静下来,等到天色放亮京城街道上已经是没有行人,除了贾珂的大兵在那里四处巡逻,任何人都不能上街。
  贾珂在清晨起床之后,就接到消息,京城已经完全掌控,这时候贾珂才在众将的簇拥下重新进入了京城。
  贾珂进城之后并没有去总理衙门,而是直奔皇宫。
  众将簇拥着贾珂进入了皇宫,然后在乾清门他们停下了队伍,贾珂直入乾清门,在乾清门大殿的宝座之上端坐。
  众将看到贾珂做到了宝座,智商都一个个是喜不自禁,看来他们的主公这一次是下定决心了。
  贾珂坐在宝座之上,沉默了半晌,自己自从穿越而来,这十几年来殚精竭虑,现在总算是做到这个位置上了。
  范康看到范康坐在上边,就知道贾珂这一回想要登基坐殿了。但是范康觉得还不是时机。
  是范康出班来拱手对贾珂说道:“启禀主公,当今天下,还没有彻底归心,那些士绅贵族,还不一定心中怎么想,还请主公暂时忍耐。”
  贾珂听完之后不以为然,“当今天下还有人和我作对吗?以前历朝历代都有这样的先例,难道到了我这就要忍耐?”
  范康看到贾珂已经有些得意忘形,急忙再次劝谏:“当今天下虽然太平,但是本朝仍然颇得人心,主公当政也不过几年的时间,还没有扭转士绅们的想法,保不住就有人倾向皇帝。”
  贾珂听完之后心中一阵恼火,这范康几次三番劝自己推迟登基,莫不是他心中也想着前朝。
  但是贾珂现在还用得着范康不能和他生气,于是只能妥协。
  “既然范爱卿这么说,那我就听你一回,就暂时把这心思放下。”
  范康看着贾珂满脸的阴沉,知道自己这一回虽然是为贾珂着想,可是也着实的惹怒了贾珂,如果不找回一些情面,以后等贾珂大事一成,自己也就该兔死狗烹了。
  于是范康再次躬身施礼,然后说道:“这一次京城出了如此的大乱,都是责权不明的原因,我请主公进位为燕王,然后诏告天下。”
  贾珂听了范康这句话,这才把脸色缓和下来,虽然还不能登基坐殿,但是能够称孤道寡,也算不错了。
  “既然如此,这件事就交给范先生办了,所有的礼仪一定要准备好,等这件事处理完了,我就到天坛祭天。”
  范康听完之后赶紧满嘴答应,然后退到了一旁。
  贾珂处理完了皇帝的事情,又想起别的人来了。
  “这一会皇亲国戚,不甘寂寞,联手谋反,不可轻饶。”
  贾珂说完这句话之后向下看了看,“郑恺何在?”
  郑恺你听到贾珂招呼,立刻出班来,单膝跪倒,双手抱拳,“末将在。”
  “我命令你带本部人马,立刻进京搜索叛徒,所有参与判乱的王公贵族全部拿下他们的家小,也同他们一起打入天牢,听后发落。”
  郑恺听完之后赶紧抱拳拱手说道:“末将谨遵主公之令。”说完之后就要转身出去办事。
  结果贾珂又想起了什么,“暂且回来,我还有吩咐。”
  郑恺急忙重新回到殿上,再次单膝跪倒,听侯贾珂的吩咐。
  “那些四王八公虽然与我是多年的故交,但是这一次他们参与叛乱也不能轻饶,你连他们一起拿下,不过只是封锁他们的府邸,不要动里面的妇孺。”
  郑恺听了之后赶紧答应抬头看贾珂,没有什么别的吩咐,这才转身出了乾清门的大殿。
  接着贾珂又对下面问道:“李德善何在?”
  贾珂刚刚说完,下边就赶紧跪爬出一个衣衫褴褛的太监。
  贾珂一看不是李德善是哪个?
  “你怎么这样狼狈?”
  李德善听到贾珂的动问,马上委屈的,泪如雨下。
  “回主子的话,自从主子离京之后,忠顺王他们发动叛乱,四处搜寻贾家的人,奴才们也在他的搜捕范围之内,还是奴才机灵,换了身衣服钻到了贫民窟里,这才保住性命。”
  贾珂听了之后也有些可怜他,于是出身安慰道:“不必再哭了,到后宫中换身衣服,然后带着太监找一下贤德妃和皇子,他们在什么地方?有没有危险。”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