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这件事的恶劣影响
  “这两条,我们都办不到。”范朝东冷冷地回答道。
  唐子风不给他面子,他更不会给唐子风面子。唐子风的暴脾气是装出来的,范朝东可是实实在在的暴脾气,这次能屈尊来拜访唐子风,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见到唐子风那副嘴脸,他哪里还有什么耐心。
  柯国强怕范朝东的话太冲,与唐子风冲突起来,连忙接过话头,说:
  “按照过去的约定采购滕机的机床,是不可能的。博泰的机床比滕机的机床效率高得多,价格也在我们能够接受的范围内,我们要提高生产效率,还要保证良品率,无论如何都是要优先选择博泰的机床的。
  “至于说赔偿滕机的设计费,这个完全找不到名目啊。82厂的钱都是国家的,不是我和范厂长的,我们没权力答应向滕机赔款。更何况,唐总一张嘴就要求我们赔偿4000万,我们82厂砸锅卖铁,也凑不出这么多现金来。
  “这一次的事情,要说我们的责任,主要是没有考虑到博泰方面的变化。如果早知道博泰会解除对这种精密铣床的限制,我们当初就不麻烦滕机了,这样也不至于闹出现在这样的矛盾。”
  唐子风微微一笑:“柯厂长,咱们说话要凭良心好不好?如果不是滕机搞出了你们要的精密铣床,博泰怎么可能取消限制?你们这是相当于拿我们当了饵料,钓上了博泰这条大鱼,至于我们这些当饵料是死是活,你们就不管了,这说得过去吗?”
  柯国强说:“唐总,你了解的情况,可能还是有些偏差。博泰同意解除限制,是在你们的铣床通过鉴定之前的事情。不能说是因为你们的铣床通过了鉴定,博泰才解除限制的。”
  “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82厂把滕机提交给你们的新型铣床的技术资料,转交给了博泰,博泰确定滕机能够开发出这种铣床,这才解除了限制。”熊凯在一旁插话道。
  “这个……,也不完全是这样。”柯国强的老脸有些红。
  他当然知道这两件事之间的关联。事实上,把滕机的资料拿到博泰看,本身就是82厂刻意为之的,目的就是想刺激一下博泰,看看博泰会不会因此而解除限制。
  让82厂没有想到的是,博泰的反应居然会这么快,在分析过滕机的铣床资料之后,马上就通知82厂,声称可以解除精密铣床的限制,弄得82厂都有些措手不及。
  刚才柯国强说两件事没有关系,实际上就是强词夺理。现在被熊凯当面戳穿,他无论如何都是会有些尴尬的。
  “我们的确是把滕机的资料转交给了博泰,但也没想到博泰真的会决定解除限制。我们当时也不知道滕机开发这款机床要投入这么多,你们不是搞了几十年铣床吗,怎么开发一个新品,还要投几千万?”柯国强说。
  这又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柯国强很清楚,他们所要的这种精密铣床,有很多特殊要求,开发难度是非常大的,滕机花4000万进行开发,并不令人意外。他之所以要这样说,目的依然是把水搅浑。
  唐子风当然也知道柯国强的用意,他也懒得去和对方争辩这个,而是说道:“范厂长,柯厂长,事情的原委,咱们双方都清楚。滕机的损失,大家也都是明白的。这笔钱,82厂不认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就问你们一句,你们打算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唐厂长希望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柯国强反问道。
  唐子风说:“我的方案,刚才已经说了。”
  “我们的态度,我刚才也已经说了,办不到。”范朝东说。
  “也就是说,82厂是打算耍赖了?”唐子风问。
  范朝东黑着脸说:“我们不是耍赖,我们是在为国家做事。我和老柯,没有从这件事情里拿一分钱的好处,我们问心无愧。”
  “好一个问心无愧。”唐子风讥讽地笑了起来,“范厂长的意思是不是说,只要你和柯厂长没有拿一分钱好处,我们就奈何不得82厂。所以不管你们怎么耍赖,我们都只能认倒霉。”
  “我没这个意思,唐总如果愿意这样想,我也没办法。”范朝东说。
  唐子风盯着范朝东,认真地问道:“范厂长,你是真的不打算解决这个问题了吗?”
  “我爱莫能助。”范朝东冷冷地说。
  “如果是这样,那我也不说啥了。”唐子风说,“不瞒二位,我这次到82厂来,原本也没指望能够解决问题,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我和二位厂长聊过,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你们觉得自己是军工企业,顶着一个为国家做事的旗号,就可以为所欲为,那你们就继续这样做吧。
  “博泰对你们解除了机床限制,你们有了洋人做靠山,不在乎我们这些国内机床企业了,这也正常。但我要提醒你们一句,洋人是靠不住的,最终能够给你们提供支持的,还是我们这些国内企业。
  “你们现在不讲诚信,我们吃了亏,也就认了。但下一次呢?你们真的觉得外国人能够永远给你们提供最先进的设备?”
  “唐总的意思是说,你们从此就不和我们合作了?我还就不信了,死了张屠夫,我们就要吃混毛猪吗?”范朝东呛道。
  唐子风哈哈一笑:“没了张屠夫,自然还有李屠夫。可如果你们这种不讲诚信的名声传出去,李屠夫会愿意和你们合作吗?我可以这样说,你们这一次得罪的,并不是一个滕机,也不是我们临机集团,而是整个中国的机床行业。离了中国的机床行业,你们还能走多远,我就不信你们能够永远靠着国外的设备来造导弹。”
  “好大的口气!”范朝东说,“听唐总这意思,是打算联合所有的地方机床企业,不再给我们提供设备了?”
  “用不着我联合,只要这件事传出去,恐怕就不会有企业敢和你们合作了。”
  “是吗?那我就等着瞧了。”
  “好走,不送。”
  唐子风站起身,用手向房门那边指了一下,然后便转身返回里屋去了,这就是下逐客令的意思了。
  范朝东气得七窍生烟,想摔点东西,用眼睛寻莫了一圈,才发现对方连茶水都没给他们倒一杯,所以他面前啥能摔的东西都找不到。他腾地一下站起来,恨恨地跺了一下脚,说道:“我们走!”
  熊凯沉默地把82厂的几人送出房间,然后叫上住在隔壁房间的郑焕,一齐回到唐子风的房间。唐子风此时已经从里屋出来了,正坐在沙发上品茶。他招呼二人坐下,说道:“果不出所料,82厂彻底不想和咱们谈。”
  “他们也有他们的道理。”郑焕叹着气说,“我过去和柯国强谈过,我觉得他说的理由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他们是军工企业,生产的又是质量要求非常高的导弹,所以对生产设备的要求也是很严格的。
  “过去博泰对他们禁运,他们买不到博泰机床,只能退而求其次,找咱们研发机床。咱们研发出来的机床,和博泰的机床相比,的确是有差距。82厂作为军工企业,挑选更好的设备,也是对国家负责的态度。在这一点上,咱们还真找不出他们的毛病。”
  “你说得对。”唐子风点点头。他并不是意气用事的人,岂能理解不了82厂的做法是有其道理的。
  博泰的机床性能更好,生产出来的产品也就更可靠。如果82厂因为拗不过滕机,而采购一批性能较差的机床去加工导弹燃料舱,其实是给国防留下了隐患。这种隐患在关键时候是可能会造成重大损失的,无论是范朝东还是唐子风,都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我们希望的,是82厂,或者科工委方面,能够对我们的研发费用进行补偿。我们这个要求也是合情合理的。如果因为国外解除了限制,他们就可以随便毁约,让我们蒙受损失,以后还有谁会愿意替军工部门研发设备呢?”郑焕继续说道。
  唐子风说:“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我要找82厂较真,也是因为这一点。说句难听的,这一次的事情,滕机损失了4000万,这个损失咱们还是承担得起的。但这件事带来的恶劣影响,却绝对不是4000万损失能够衡量的。
  “以后军工部门再找咱们开发新设备,咱们接还是不接呢?其他企业知道这样的事情,他们对于军工部门的研发要求,又会是什么态度呢?
  “咱们这一次来找82厂讨说法,其实是为了消除日后的隐患。这个道理,82厂的人不懂,我想科工委的领导是会懂的。”
  “那么,唐总下一步是打算去找科工委谈这件事?”郑焕问。
  唐子风说:“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是科工委找谢总给我们提的要求,所以我首先要去找谢总算账。”
  郑焕笑道:“找谢总算账这样的话,也就唐总你敢说了。我们在公司里也讨论过,说这件事应当请谢总来解决,可大家谁也不敢去找谢总。”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