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一十章 他希望她可以成为他的新娘
  顾思萦逐渐加快脚步,顺利拐走了一处草丛的拐角。
  后面的影子尾随着而加速。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
  她迅速出手,特工级的身手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子。
  手一把掐住了其人的脖子:“为什么跟踪我?”
  “姐姐。”
  一头银白色的头发飘散在空中,带着标志性的短发,面前的孩子漂亮的就像是洋娃娃。
  “路西法?怎么会是你。”
  顾思萦松开了手,拍着小家伙的后背:“你没事吧?”
  路西法揉了揉被掐红的脖子:“姐姐,我看你一个人出来,担心你会遇到危险。就跟着一起来了。”
  “你什么时候跟来的?”
  “我就一直藏在你车的后备箱里。”
  顾思萦微微一愣:“好了,姐姐没事的。倒是你,跟过来太危险,还是赶紧回去吧。”
  “姐姐,我一个人也回不去啊,姐姐总不能送我回去之后再过来吧?不如姐姐带着我一起吧,我保证不给姐姐添乱。”
  路西法睁着亮晶晶的眼睛,一副无辜可怜的模样。
  “那好吧。”
  顾思萦只能是带上了路西法,“你好好跟着,别走丢了。”
  “好,姐姐。”
  路西法跟在顾思萦的身后,单纯无害的眼瞳里闪出了少许的冷意和算计。
  他清楚的记得,来到这个二十年前的时空,是因为触发了生死册和王的新娘的力量。
  而他们所有人都搞错了。
  将林薇薇当成了王的新娘,真正王的新娘,竟然是顾思萦。
  路西法抬头看了眼面前的女人,既然她是王的新娘,那是不是代表他现在就可以取走她身体里的所有力量?
  这样的话,他就能恢复被压制的所有力量,甚至恢复大人的模样,还能在二十年前的时空杀掉叶修。
  这样,冥界地府的王就只有一个了。
  路西法小小的手藏于身后,手掌心里凝聚出了不少的力量。
  力量在手掌心里滚动,一招别可致命!
  他加快了步伐,跟在了顾思萦的身后。
  正准备一掌拍上的时候,突然之间,面前的女人转过身来。
  蹲在了路西法的面前。
  顾思萦生的精致漂亮,树荫间的阳光打在女人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给女人增添了几分异样的光彩,美艳动人。
  这颜值直接碾压了天界的仙女。
  她温柔的拿着纸巾擦着路西法额头上的汗珠:“是不是累着了?来,喝点水,你还这么小,就要跟着我走这么多路。
  待会我背你走。”
  路西法一愣一愣的喝了水,就被顾思萦背在了背上。
  女人的后背比不上男人的后背那么宽广结实,但是却让人此时非常的有安全感。
  鼻间,还回荡传递着不少女人身上才有的特殊芬芳和体香,发丝间的香味让人陶醉。
  路西法瞥见,顾思萦的耳边和碎发间都满是汗水。
  可就算是这样,她都还在背着他。
  逐渐的,他手掌心里的力量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
  他就像是一个贪恋温暖的孩子,依偎的靠在了顾思萦的后背上,安安静静。
  享受着这个温暖。
  路西法自己都未曾察觉到,这份特殊的温暖和心安,让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个人。
  母亲……
  渐渐的,他如此谨慎小心的一个人,冥界罪恶之神,竟然在一个人类女人的后背上睡着了。
  这若是以前的路西法,绝不会这样,将自己的性命处于一种如此危险的地步。
  顾思萦将熟睡的路西法放在绿茵茵的草丛上。
  孩子小小的一团,明明是在熟睡之中,但是眉头却一直紧紧的皱着,一张小脸煞白。
  不见一点的色彩。
  小小的嘴唇不断颤抖,就连额头上都渗出了一层豆大的汗珠。
  路西法像是做噩梦了,嘴里断断续续的不知在梦呓着一些什么。
  “不,不要,母亲,母亲……”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顾思萦本来趁着路西法睡着了去寻找双子鱼的踪迹,可是当她刚准备起来。
  路西法冰冷的小手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腕。
  “别走。”
  顾思萦看着还在噩梦中的路西法,心中一痛。
  “我不走,我不走。”
  “若不是看在你之前救过我一次的份上,我才不管你呢。”
  顾思萦拿出毛巾沾水,轻轻擦去路西法额头上的汗珠。
  毛巾刚一碰到路西法的额头,猛然之间地上的孩子就醒来了。
  一双闪烁着异光的眼瞳冷冷睁开,眼里席卷着无数的情绪,复杂的情绪。
  有怨恨,仇恨、迷茫、思念,也有杀意。
  被这双眼睛盯着,只觉得浑身都毛骨悚然,浑身发抖。
  路西法明明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但是手掌心里的力量却不容小觑。
  从他的手心里散发出淡淡白光。
  顾思萦只觉得自己的手臂都要被掐断了,而被掐的地方,肉眼可见的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路西法,别紧张,我只是帮你擦汗。”
  路西法见着顾思萦,浑身的警惕和提防这才一点点的消散不见。
  松开了顾思萦的手腕,回归到了之前那副单纯无害的模样。
  “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顾思萦的嘴唇惨白,一张脸也毫无血色。
  朝着手臂看去,刚刚被路西法掐过的地方,还留着一小块冰霜。
  “没关系,你做噩梦了吗?”
  路西法微微一愣,“什么?”
  她没有第一时间指责他,反而是先关心他?
  “我说,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嗯。”
  顾思萦突然主动撩起了路西法额前的银白色碎发,随后自己的额头轻贴在了他的额头上。
  距离一下被拉近。
  路西法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女人完美无瑕的肌肤,还有那一根根浓密而又卷翘的眼睫毛,就像是精灵异样。
  她笑的温柔:“没事了,都过去了,保佑我们路西法以后不要再做噩梦了。”
  这样亲昵温柔的举动,不由得让路西法小脸一红。
  他的脸红透了,就像是一颗熟透了的苹果。
  就在此时,这一刻,他居然不想要顾思萦死了。
  他不想失去这一份特殊的温暖。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希望顾思萦可以成为他的新娘。
  王的新娘,顾思萦是王的新娘。
  那如果王是他,那么顾思萦不就是他的新娘吗?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