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正得法名真

  清穹云海深处,金庭道宫之内,崇廷执正在此打坐修持,背后一道道柔和金光映照天穹,绽放诸般霞彩。
  半晌,他神思归回体内,又用心推算了一会儿,便对着台阶之下的大鼎打出一道金光。
  少顷,一道光气聚成的道人身影出现了在那里。
  崇廷执看了过去,在座上打一个稽首,道:“长孙道友有礼了。”
  那道人语声淡漠道:“找我何事?”
  崇廷执道:“下一回廷议,戴廷执当会来至廷上议事,浑章廷执当会多上一人,望长孙道友也至议廷之上。”
  那道人显得毫无兴趣,道:“以廷议的规矩,便浑修那里再多上一人也无碍大局,我来与不来都是一般。”
  崇廷执听出他的拒绝之意,也便未再勉强,只道:“道友这次可以不至,但再下一回,却当露面,因为那关乎到我辈所谋之大事,尽量不使出得意外。”
  那道人只是简单回有一句,“知道了。”
  崇廷执这时又道:“青阳之事虽是失败,可这也非是道友之过,何况最后我们所要的东西也是拿到了,纵观大局,不过是小挫罢了,待得谋议一成,便可完我辈之愿了。”
  那道人没再说什么,只是对他略一点头,身影便就散去不见了。
  张御正身在闭关之时,他的化身则是在内层各处察看各洲如今之情状,每到一洲,他都会召见明周道人举荐上来的弟子。
  他近来也是察觉到了,浊潮之泛动,使得各处的裂隙也为之增多,这一定会使得更多外层势力渗透进来,故是他是极为重视此事,每一处驻地的安排,每一个值司任命,都是由亲自来过问的。
  同时在他每一处驻地之上都是立了一根玄柱,并且置入了不少章法和章印,这也是方便玄修之间能相互交流。
  这里他也是效仿玄府,一些较为上乘的秘印章法需得立下足够功绩才得授予,这般每一个驻地的修士在做事同时还可以得到一定的好处。
  他很清楚,自己身为玄尊,虽然可以凭借命令强压下去,可是下面之人一开始或许出于敬畏会用心做事,不敢违逆,可时日一长,定然不可避免的会出现疏忽怠惰,而用了这个方法,因为修士自身也能从中得利,自会变得主动积极一些。
  在差不多安排好一切之后,又是一月过去,此刻已是到了大玄历三百八十一年六月中旬,又是轮到廷议再开之时了。
  月中这一日,随着清穹之上响起玉磬之声,那一道光气长河再度在云海之上延展开来,而这一次长河之上又多了一人,正是方才被擢为廷执的戴玄尊。
  只是这位方入议廷,座次自然靠后,不过虽在众人之下,却是在风、高二人之上,这后面这两位依旧排长河在最末。
  而廷议一开始,玉素道人便一敲玉磬,站起言道:“前次我曾说及,为玄法正名一事,只是诸位廷执未曾拿定主意,今我再提此议,还望诸位廷执能下一个决断。”
  首座道人缓缓点头,道:“此事延有数月,的确不该再拖延下去了。”
  竺廷执神色平静的拿起玉槌一敲,道:“我无异议。”他却是直截了当的表明了自己对此事的态度。
  钟廷执缓缓言道:“以往之玄法既然有所不妥,那将之废弃便是了。”他同样也是一敲身前玉磬。
  崇廷执没有多说什么,一声磬音也是从上座上传出。
  在座真修虽然心中各自怀着不同的目的,可这一刻,却都是赞从了此议。
  而浑修这边,陈廷执也没有多少犹豫,拿起玉磬就是一敲,那几名玄修暗中都中了浑修的手段,他功行高深,早前也是隐隐约约觉察到了一点。
  放在以往,只要玄廷不去拆穿,他也可以当作不知道,因为这无疑对浑修更为有利。
  可是现在浑修方才出了不少事,又被法度所约束,若是他不同意,反会被人误以为他有其他什么深意,故他索性就借此撇清干系。
  他这一赞同,同为浑修的韦廷执自也是随后跟上。
  戴玄尊方成廷执,不过他也知晓是张御开辟了玄法前行之道。他自认在奎宿之中欠了张御一个极大人情的,在不违背天夏规矩利益的前提下,他也愿意顺手帮上一帮,故他执玉槌敲响身前玉磬,也是赞同了此事。
  廷上现在不曾表态的就是晁廷执和风、高二人了,但是谁都没去看后方那二人,而是把目光移到了晁廷执身上,只要这位不反对,那两人自也是意见无关紧要了。
  晁廷执想了想,此刻站了起来。
  风、高二人不由看向他,之前他们拜访了这一位,然而到了最后,这位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回言,故也不知这位到底是何意思。
  假若这位反驳,那么他们自是跟着一起否定此议,继续将此拖延下去。
  晁廷执看向长河上端,开口道:“首执,诸位,为玄法正名我认为也是应该的,不过天下玄修众多,这般做法,莫非不会引发各洲宿的动荡么?”
  玉素道人言道:“既然玄法真正道路已得张守正开辟,众修又非无有前路可行,那么弃绝旧法又有何不可?”
  他看着晁廷执道:“何况诸位莫忘了,那叛逃出去的甘柏也是知道此事的,便是我们不说,他便闭口不言了?”
  晁廷执哼了一声,道:“甘柏叛逆,我日后若是见得,必是出手拿他,不过诸位廷执既然心中有数,那晁某也便不多言了。”言毕,他直接拿起玉槌一敲,便就坐了下来。
  风、高二人见此,不由长长叹息一声,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深深的危机感。
  玄法一旦被正名,那么他们二人就与过去意义上的玄修分割开了。
  过去他们能够成为廷执,这是因为他们自身的存在就说明玄法同样有大道在前,玄廷也需要他们告诉天下所有玄修,他们的道路和未来就在这里。
  而现在他们不再是玄修了,那么成为廷执的道理何在?
  说不定玄廷接下来就会设法将他们夺职。
  关键是他们只有两个人,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而没了他们,废弃玄法似也将会变得更为容易了。
  二人下来也无心思再去参与廷上议论了,待得这一次廷议结束,便就默然起身往道宫回转。
  只是走到半途的时候,钟道人在后唤道:“两位道友慢走,钟某有事想与两位做一番计较,不知可能去两位道友宫中坐上一坐?”
  风、高两人对视一下,风高道人侧过一步,微微抬手,道:“钟廷执请。”
  钟道人一点头,便随二人入至道宫之中。
  待在宫内落座下来,高道人言道:“钟廷执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钟道人看了看二人,道:“我与两位打交道也有数十载了,两位想必也明白钟某之意,不错,我辈一直以来的态度就是要废弃玄法。”
  高道人冷然道:“道友到此,就是说此事么?”
  钟道人笑道:“可是两位,过去你们不赞同此事,可是现在不同了,玄法是否废弃与两位并没有关系。”
  他顿了下,缓缓道:“两位已经不是玄修了,不是么?”
  风道人看了看他,道:“钟廷执便请说来意吧。”
  钟道人笑了笑,道:“好,只要两位在此后的廷议上,支持我等废玄之论,那么我可承诺,但凡有人提议废除二位廷执身份,钟某都会设法驳斥此议。”
  高道人沉声言道:“可就算钟廷执能次次驳回廷决,最后还是要交到执摄那里。”
  钟道人点头道:“不错,但是总有一丝希望,首执可并不希望廷上之事都是闹到几位执摄那里,总有回旋余地的,就算真到了那一步,执摄和我等想法不同,也未必会作出这等决定。”
  风道人沉默片刻,道:“我们需要考虑考虑。”
  钟道人言道:“可以,两位可以慢慢想,若是有人提出此议,钟某会先让两位看到诚意的。”
  他缓慢站起,悠然打一个稽首,道:“告辞了。”
  高、风二人起身将他送出了道宫,待转了回来,高道人言道:“道兄如何看?”
  风道人言道:“钟唯吾不外是想我二人能为他所用罢了。”
  高道人沉声道:“如今是他们得势。”他转头道:“我们该如何?”
  风道人摇头道:“什么都无需做,也做不了,先推演完善我辈道法,再说其余,若我道法能成,引一二弟子成就玄尊,那廷上说话方才有几分份量,不然谁有会来理睬我们?终究不得自主。”
  高道人想了想,叹道:“也罢,没有此等牵挂,我辈正好将心思放在道法之上。”
  钟道人出来之后,返回了自己道场,他一进宫门,便在玉石大壁之上一拂袖,片刻后,那里浮现出崇廷执的身影,后者道:“你去见过他们二人了?”
  钟道人点头道:“不错,方才见过。”
  崇廷执道:“如何说?”
  钟道人笑道:“我已然安抚住他们了,只要他们还想保住自身的廷执之位,那么就只能与我辈合作,少了这二人,玄法将再无人支持,而等到玄法一废,这两人是不是在那里也无关紧要了。
  ……
  ……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