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 沸反盈天1

  当夜,首都机场。
  偌大的建筑仿佛一颗明亮跳动的心脏,在黑暗中无比鲜活,起起落落的飞机在跑道上滑翔,吞吐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出口大厅里,又一批乘客离开,并对数十家等候的媒体表示惊奇。
  记者们也跺着脚,焦急烦躁。
  这一天尚未过去,南宁的消息早已传遍全国的报社和行内组织,乃至更加往上。留守京城的人不得不连夜加班,抢夺这个惊天动地的大新闻。
  “怎么还没到啊?”
  “飞机晚点了。”
  “不能等了,再等我都跟着激动。”
  “哈哈,我也是,许老板太牛逼了!”
  “他就不怕得罪人么?”
  “看谁的靠山硬喽!主要他时机选得好,改革大势,改革派总比保守派占优。”
  “而且今年金鸡确实操蛋。”
  “对,操蛋到他们自己都无话可说。”
  约莫十点多钟,随着一架飞机冲破夜幕,落在跑道上,等候多时的媒体忙列开架势。
  不一会,乘客涌出。
  一个个踮脚瞅,远远的发现目标,大喊:“许总!许总!”
  哗!
  外面的往前挤,里面的想出来,场面竟有些混乱。
  安保赶紧疏导,许非被几人圈在中间,前后左右的记者挂在这个圈上跟随,前方还有人倒退着走,咔咔拍照。
  乘客们惊奇,这位谁啊?哪个大明星?
  “许总,说说你下午的发言吧?”
  “你真要另设一个电影奖么?”
  “你之前不在嘉宾名单内,突然临时参加,是不是有什么心理变化?”
  “你觉得金鸡百花无可救药了么?”
  许非大步走,听到这句忽然停下,道:“没有人不希望中国电影好,也没有人真心诅咒自家的奖项倒闭。
  但时局不同,面对业内业外、媒体观众的一致批评和建议,金鸡百花如果还玩平衡艺术,连选出一部最佳影片的勇气都没有……
  我不介意另设新奖。”
  “许总!”
  “许总!”
  “你觉得自己有资质设奖么?”
  “你想办什么样的奖项?”
  “啊!”
  记者群忽然乱套,有人跌跌撞撞的摔在后面,剩下的继续跟随,就希望他多蹦出几个字。
  许非却不再做答,到了街边正想上车,忽见马路对面停着一辆车,李沐从车窗探出来招手。
  “我过去一下。”
  他嘱咐小莫,自己钻进那辆车里。
  “哟,老领导怎么亲自接我来了?”
  “老领导就是给你擦屁股的!”
  李沐没好气道:“你知不知道捅了多大娄子?你开完发布会没俩小时,就有人反映到XX部了,连大领导都听说了。”
  “这么牛?”
  “你当那帮人吃闲饭的?首都文艺圈没听过么,个个关系通天!”
  首都文艺圈不是京圈,是指体制内的那帮学者、专家。
  “金鸡百花背后是文联和影协,这两家又连着一大串老同志,你等于捅了马蜂窝了!”
  “文联、影协不也归XX部管么?您一XX部高干,特意来接机,我聆听指示。”
  哼!
  李沐见他有恃无恐,又哼了声:“我问你,你想干什么?”
  “两条。”
  许非伸出两根手指,道:“我从来不歧视艺术片,我一直认为艺术、商业是电影产业的两条腿,缺一不可。
  但他们凭什么歧视我们?
  五年计划的第一部戏就要上映了,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要被那些专家拖后腿!
  我不想自己的大片破了纪录,人人叫好,偏偏不被自家的奖项承认。这股风气必须扭转,我要求公平的舆论和竞争环境。”
  “……”
  李沐想了想,问:“第二条呢?”
  “他们不行,我就做,我还真想搞一个电影奖。”
  “你确定能批准?”
  “我可以联合两岸三地的电影人,联合全国有影响力的媒体,联合中国最大的三个门户网站,目标对准全华语作品,甚至全亚洲,好莱坞明星都可以来参加……您说上头批不批?”
  “……”
  李沐沉默,更多的是惊悚。
  不知不觉间,当初的这个小同志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
  他就是代表XX部来问的,迅速算了算对方的筹码:
  首先五年计划,第一部投资四千万!第二部投资八千万!第三、四、五只能更多,打造真正的国产大片,让票房纪录一年一个台阶。
  这是上头极力支持的项目,不可能倒。
  其次小许的能力和人脉,不说几位大领导的欣赏,单就对国内、对港台、对海外电影的那种专业性,独一无二。
  什么两岸三地电影人,媒体,网站,好莱坞……他真能做到,且符合法律关于评奖的规定。
  上头批不批?
  他能联合港台,把好莱坞明星请来,还能不批?!
  念及此处,李沐拍了拍他肩膀,道:“我会如实报告,你先回去吧,好好睡一觉。”
  “没事了?”
  “本来就没什么事,主要了解一下你的态度。对了,你手机没开吧,赶紧开机。”
  许非下了车,摸出手机,果然忘开了。
  方一开机,就听短信声倍儿吧乱蹦,还没等看呢,各方电话又打过来了。
  他索性又关上,回家走人。
  …………
  “媳妇们,我回来了!”
  许非到家快12点了,进门就想抱抱小龙小虎,结果都睡了。
  没办法,只得抱抱他们妈妈。
  “有吃的没?”
  “有疙瘩汤。”
  张俪盛了一碗三鲜疙瘩汤,许非就着小咸菜呼噜呼噜吃:“你们怎么都没睡,等我呢?”
  “哼,许老师好大的威风!我在京城都听说了,还有记者跑到公司来,就差敲我们家门了。”
  小旭耷拉眼皮,很困的样子。
  “你这次闹腾不小,我俩准备带孩子去小楼住几天。”张俪也道。
  “也好,省的麻烦。”
  “会不会有大事?”
  “我一守法公民能有什么事?要么他们改,要么我拿来做,要么我自己搞,三种结果。”
  李沐的接机,表明政治上没风险,会把事情控制在电影界内部。
  那他还怕什么?
  一碗疙瘩汤吃完,洗了澡,瞅瞅拥挤的卧室。
  一张大床,一张大婴儿床。
  许非摸摸小龙小虎的脸蛋,小虎睡得呆,小龙闭着眼睛扒拉。
  “我今天在那屋睡。”
  “哟,这是嫌家穷人挤呢。”小旭泫然欲泣。
  “折腾一天,我得好好休息。”
  许老师懒得理她,自己去次卧,往床上一pia。
  胳膊腿伸直,背部贴合,枕头适高,总算有种放松的感觉。
  “睡吧,睡醒了再说。”
  (可能还有……)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