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你根本不应该存在!
  逢魔时王(R):假面骑士时王的终极姿态,掌握全部骑士之力与时空之力。
  注1:庆贺吧!此乃通晓过去与未来,君临全时空的王者!此乃逢魔时王!
  注2:对于其他骑士之力的使用方法,你只需要心中那么想着,你便可以使用。
  金色的装甲武装在甘泞的身上。
  但实际上甘泞的力量并没有什么变化。
  在暂时性获得混沌之书所有权限的现在,甘泞的力量就一直处于一个最顶峰。
  他这么做的意义可能也就是……帅!
  仅此而已。
  虽然说确实没什么实际意义,但生活嘛,总要有点仪式感不是吗?
  甘泞朝着殷吟天伸出手,挑衅似的勾了勾手指头。
  尽管为了今天的战斗,殷吟天全副武装,但……顶个屁用啊!
  “……你……”殷吟天的浑身颤抖,似是在恐惧又似是在愤怒:“你别太小看人了啊!”
  “砰!”
  甘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殷吟天的身后,他的手上拿着殷吟天的头颅,他甚至都来不及做出痛苦的表情就已经失去了生机。
  “我就小看了,怎么了?”甘泞淡淡的说道:“你真以为你有办法和我作对?”
  “父亲!”殷韵寒和殷落尘猛地站起来。
  “吟天!”帝空颜月捂住嘴也站了起来。
  “放心放心,他怎么会死呢?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死掉呢?”甘泞随着光幕微微一笑。
  那种笑声让人遍体生寒,忽然间,帝空颜月意识到了自己一个严重的错误。
  她天真的觉得因为自己是甘泞的生母,所以甘泞就会对殷吟天手下留情!
  甘泞随手将手中的头一扔,而后手掌缓缓握拳。
  时间回溯!
  瞬间,殷吟天的生机再度回归。
  他心有余悸的摸着自己的脖子,那种身体上的撕裂感现在还隐隐存在着。
  “刚刚我只是跟你打个招呼,那么,现在开始,我们正式开始吧!”
  甘泞淡淡的说道。
  他回身一踢,击中殷吟天的脖子将他一击踢飞,而后依靠着无比迅速的动作跟上飞出去的殷吟天,右腿膝盖狠狠上顶将其打入半空。
  “龙骑。”
  甘泞淡淡的说道。
  一条深红之龙凭空出现在甘泞的身侧,他伴随着红龙悬浮至半空,右脚之上带着烈火:
  “最终降临!”
  伴随着烈火与红龙,殷吟天的身体被彻底击碎,但紧接着,一股时间之力在其尸体残骸上发挥作用。
  时光回溯的力量再一次将殷吟天从死亡的一边将其拉回来。
  “亚极陀。”
  一道龙型的标记出现在甘泞的面前,在穿过标记的一瞬间甘泞的脚上附带了巨大的力量。
  刚刚才被复原的殷吟天再一次被甘泞踢爆。
  而后时间回溯的循环再次开始。
  “faiz!”
  甘泞脚下踩风再一次跳到殷吟天身体的上方。
  “爆裂电钻!”
  绯红的电钻在殷吟天身体正面出现,伴随着爆裂电钻贯穿他的身体,他又死了一次。
  ……
  空我
  blade
  响鬼
  甲斗
  电王
  kiva
  decade
  W
  OOO
  fourze
  Wozard
  Ghost
  EX-Aid
  Build
  伴随着甘泞不断使用平成系骑士的招数,转眼之间,殷吟天已经死去了十九次!
  然后,便是最后了。
  甘泞背对着身体下落的殷吟天,轻轻拍打腰带的两端:
  “终焉时刻!”
  他轻轻跳起,在空中翻了个身,双脚直直的朝着殷吟天落下:
  “逢魔时王必杀一击!”
  “轰!”
  在甘泞落下的瞬间,战神星域微微颤抖,而后时空再次逆转。
  “咳!咳!咳!”
  殷吟天趴在地上不断咳血。
  哪怕甘泞可以自由的将他复活,但他实际上好像根本没有打算好好的复活。
  他每次复活,甘泞之前给他造成的伤害依旧存在,且随着甘泞的不断攻击这种伤害还在不断累加。
  虽然说修为达到帝玄以上之后想要废掉修为远不是断人经脉就可以的,但甘泞所造成的伤害层次极高,殷吟天隐隐感觉到,自己修炼至今的修为正在不断失去。
  “这可是我为你专门准备的平成骑士二十连踢哦?好好感谢我吧殷先生,一般人可得不到这种待遇哦?”甘泞笑着走到殷吟天身边,蹲下来看着他。
  看着曾经那个可以随意掌握自己生死的殷吟天现在只能像条狗一样趴在自己身边,甘泞的心中不禁涌起一种快意。
  “……”殷吟天趴在地上嘴唇微微鸣动,似乎是在说些什么。
  “嗯?你在说什么?”
  甘泞抓着殷吟天的头发把他拽起来,耳朵的部位微微靠近殷吟天:“你再说一遍,我没听太清。”
  “呸!”
  殷吟天一口血痰吐在甘泞的面部装甲上。
  “杂种!你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此刻,在经历了二十次的死亡之后,他也彻底看开了。
  什么此世最强,什么魔王,什么恐惧,什么生死,他不在乎了。
  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尽自己的全力去羞辱这个自己无比厌恶,让自己的家庭染上污点的男人!
  “如果你不存在!世界之心本来就是落尘的!如果你不存在!月儿根本不会和那个男人结合!如果你不存在!我们的家庭本应该毫无污点!”
  “或许你可以凭借你的力量改变一切,但是!唯独这件事你改变不了!”
  “你是个杂种!没有任何人期望诞生的杂种!”
  “你的存在,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错误!”
  殷吟天嘶吼着,嘴中的血喷了甘泞面部装甲一脸。
  而甘泞只是沉默着,听殷吟天说完了话。
  有着面部装甲的存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甘泞的表情。
  外界,观众席
  “别说了!父亲!别说了!你这样只会继续激怒他!”殷落尘大喊着,但可惜在这里殷吟天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
  就算听到了,此刻的殷吟天已经无所谓了。
  甘泞沉默着,放下了殷吟天。
  “啪!啪!啪!”
  他拍拍手,似乎是在认同殷吟天的话。
  “说得好!”
  “世界的错误!杂种!这可不是就在说我吗?哈哈哈哈!”
  甘泞声音怪异的大笑起来,忽然间,他又不笑了:
  “但……那又如何。”
  “杂种依旧可以把你按在地上摩擦!世界的错误世界依旧对我无可奈何!”
  “你恨我!你怨我!但那又如何?!”
  甘泞忽然凑到殷吟天的耳边大吼道:“老子比你强!所以哪怕是老子的错你也得给我忍着!给我憋着!”
  “在这个世界上,对错从来不重要!重要的是对错方,谁究竟掌握着更大的暴力!”
  “我父亲的死,不是你的错,无关道理,因为你比他强,这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道理。”
  “现在,老子想对你怎么样也无关道理,无关对错,只是因为……老子想这么做!”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