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18 突入掩体(上)
  进化之超越星辰第一卷伊甸之初01418突入掩体“不!不要!”桃沢名驰从没有像现在这般痛苦过,他不断的挣扎着,想要把闯入脑海中意图掠走他最宝贵记忆的闯入者赶出去,可他无能为力,那些东西已经在他一遍又一遍沉醉于美好过去时深扎入骨,现在已经无力回天了。
  “不要!”桃沢名驰彻底慌了,他冲上前去想要抱住许佳念,可是她的身体却化作泡影,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瞬间,桃沢名驰心如死灰,他感觉人生已经彻底无望,无数悲观的念头涌入他的内心,他那双原本晶莹的眸子也逐渐的晦暗下去……
  ……
  “姐,咱们是不是太残忍了。”年轻的护卫姑娘在这阴暗的地下就像照进黑暗中的一道光,无论走到哪都能惹来无数的注目,献殷勤的人更是排成了长队,所以她们大多数时候过的都挺自在的。
  可现在这小姑娘却红唇紧咬,一脸悲伤,实在不忍心看到这样一个痴情男子被那墓穴深处的怪物夺走了内心深处最美好的过去。
  另一个护卫要冷静的多,她沉声道:“对敌人心慈手软,就是对自己人的残忍,怎么?这么点小问题就让你乱了分寸?将来你还怎么担当重任。”
  几乎要落泪的小姑娘听的委屈,她咬着下嘴唇轻声的道:“我只是觉得咱们没必要做的这么绝……如果真把他折磨疯了,那还能问出我们想要的答案吗?”
  冷静的护卫也是暗暗叹息,可这个短发冷傲姑娘在太极城已经呆了好多年了,对于这些事情早已是司空见惯,曾经会流的泪,会被触动的心也都变成了铁石一般冰冷。
  但见到身旁这个失手杀了家暴丈夫才躲到太极城的小可怜,饶是她已经看惯了这些事也还是难免会有些触动。
  “算了……把他捞出来。”
  “是。”
  ……
  从蛛笼里被捞出来的桃沢名驰好似完全变了人,他不喜不悲的呆坐在那,脸上似笑非笑,嘴角一会抽搐,一会紧绷,着实让人瞧着可怜。
  为他求情的女护卫叫朱楠楠,是个被黑市奴隶贩子卖给浪子当媳妇的可怜丫头。
  她在新婚当晚就被早有家暴劣迹的丈夫打的皮开肉绽,这种事在浪子堆里根本连个屁都不算,可对于这个孤苦伶仃,曾经也是出身显赫的小姑娘来说却如同坠入了地狱。
  好在她最终抢先拿到了枪反杀了自己的丈夫。
  命是保住了,却也因此背上了罪名,只能逃到火星来避难。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身世和经历,所以朱楠楠才会对原本风光无限的桃沢名驰心生怜悯吧,毕竟哪个姑娘不期待那样美好的爱情呢?
  至于那个冷漠的女护卫,她是个没有名字,只有绰号的老人物了。
  因为总是一身黑衣黑裤现身,又喜欢打牌赌钱,所以人送外号黑桃a。
  这女人走到桃沢名驰面前蹲下来,她抬手挑起那英俊的下巴问道:“怎么样,这蛛笼的滋味如何?”
  已然神情呆滞,连表情都管理不好的桃沢名驰流着口水傻笑道:“什么滋味?是女人的滋味?”
  黑桃a厌恶的一皱眉,立马起身道:“得,捞晚了,估计脑子已经坏了。”
  “啊?”朱楠楠惊呼一声,急忙上前查看桃沢名驰的状态。
  果不其然,就算是用灯光照射桃沢名驰那眸子,他的瞳孔也是一动不动,似乎就连最基本的生理本能都丧失了,这是最糟糕的状况了。
  朱楠楠顿时心疼不已,悄悄的拉住了桃沢名驰的手说了句:“对不起……”
  桃沢名驰没有反应,他看着朱楠楠,傻乎乎的笑着,止不住的口水滴落在了朱楠楠的手背上。
  一旁的黑桃a见了一把拉起朱楠楠道:“别靠近他了,太恶心了,喂,你们俩,把他带到一般的监室去关起来,记住,千万不能让他死了。”
  “是。”
  两个男护卫立即上前把桃沢名驰给抬走了,他们也和黑桃a差不多,说不上有多么厌恶桃沢名驰这种被蛛笼折磨的不成人样的家伙,但也绝无半点毫无必要的善念。
  看着桃沢名驰被抬走朱楠楠还多看了他几眼,眼中甚至还留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但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她期待的结果根本不可能再出现。
  ……
  话说回到刘一饼这边。
  从张喜善那拿到整个地下区域路线图的刘一饼再也不是在黑暗里四处乱撞的没头苍蝇了,他现在有两条路可以离开这个地下世界,回到地面上去。
  但当他无意间注意到这地图上标记的时间后他冷汗下来了。
  时间显示为公元2750年9月1号。
  六年前?!
  刘一饼反复确认了几次后终于认清现实。
  可这怎么会呢?他分明记得自己是跟着abc三兄弟下来搜救幸存者的,怎么就误打误撞的穿越回了六年前呢?
  不过仔细再想想,可能还真就穿越了。
  他虽然去太极城的次数很少,但他也知道那场
  战争后太极城已经被完全毁去,可从他目前的经历来看,显然太极城还在密谋些什么,这从侧面证明了刘一饼可能真的是穿越了。
  ‘娘哎……这可怎么办……’挠头的少年一脸迷茫,但很快他就想开了。
  穿越就穿越吧,总比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做成了罐头强,而且……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再见到自己那相依为命的弟弟刘瀚丰,刘一饼立马就高兴起来了。
  想想自己当初带着弟弟四处流浪的日子里,百无聊赖之余他最喜欢读的就是那些已经被老套路模板套了无数遍的穿越类了,尽管明知道这类大都是漏洞百出,根本就与科学、科幻沾不上边,可谁不期待那种回到过去重新掌控人生的感觉呢?
  如今自己似乎也成了主角,又有了这不死之躯和那尚未完全掌握的神秘力量,刘一饼顿时觉得有了底气。
  转变心态后,刘一饼忽然有了一个更为大胆的想法。
  要不……我就先不走了。
  一想到那太极城养的那三条忠犬对自己痛下杀手,有了底气的刘一饼第一次生出了报复之心。
  打定主意后,刘一饼转了个身沿着原路返回,他不但要找三个小丫头算算账,还要去那深坑地下一探究竟。
  ……
  折回的路并不难走,可越是靠近那深坑,守卫力量就越强。
  到了那如同大碾盘一样的开阔地附近的时候已经几乎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就算刘一饼现在有了抬手就能杀人的力量,他也没那么大的胆子大闹一场,所以刘一饼就挑了一个守卫人员相对较少的地方偷偷的靠了过去。
  那是一处设在深谷边缘的哨塔,哨塔一侧是绵延百米的高墙,另一侧则是泛着冷光的深谷。
  刘一饼并不清楚深谷下有什么,他也不准备下去以身涉险,所以就干脆直接走向了那哨塔。
  穿着一身制式外骨骼装甲的刘一饼从个头上看比尖下巴的张喜善挨了一些,但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可刘一饼并不知道以张喜善的身份根本没有资格进入这禁地。
  所以,他这边刚一脚踏入哨塔的警戒范围,下一秒就有人出声呵斥道:“喂!那边那小子!干嘛呢!”
  刘一饼抬头一看,是个一身黑甲的高大护卫。
  他身上的装甲无论是质地还款式都比刘一饼身上穿的这种不知被淘汰了多少年月的外骨骼高级的多,所以刘一饼下意识的就停下了脚步并且举起了双手。
  “别开枪,自己人。”刘一饼努力模仿着张喜善的声音,但他少年的嗓子怎么听都很稚嫩。
  所以哨塔上的护卫立马语气不善的说道:“自己人?把面罩摘了!”
  刘一饼闻言一惊,暗忖:‘坏了!’
  他完全没想到这太极城私募的这些个守卫居然戒备如此森严,而且就算是自己人也都提防着。不过这也从侧面反映出这巨大开阔地中心的深坑里一定藏着不可告人的惊天大秘密。
  哨塔上的守卫见刘一饼只是举着手却不摘面罩,便轻轻一挥手,哨塔上的那些自动防卫机炮立马转动枪口对准了哨塔下身形单薄的少年。
  “我最后警告一次,摘了面罩,否则就别怪兄弟无情。”
  刘一饼闻言稍稍回过神来,他轻声一叹,原本想着凭借张喜善的这一身外皮怎么也能混到深坑附近,毕竟之前他和那姓桃的家伙也这么做过。
  可他并不知道的是,桃沢名驰的伪装可不是张喜善这张外皮这种低级别的劣质产品,看似简单的潜入其实后背却是桃沢名驰精心准备的专业潜入计划。对比之下,刘一饼这种披着一身外皮就想混进戒备森严的禁地,这就有点太侮辱太极城的守备力量了。
  “别!我摘!我摘!”刘一饼说着立马就把面罩打开了。
  黑甲守卫这边比对的数据立马提示“非法人员”闯入!于是他立马就指挥防卫机炮开火了。
  刘一饼当了这么多年浪子,虽然没怎么正了八经的干过刀尖舔血的勾当,却见证过不少大势力间的血拼,而像这种防卫机炮更是见的多了。
  33mm口径,每分钟可发射3000-4000枚高爆弹或者穿甲弹,同时兼具岸基防卫星舰炮那种自动索敌供能,至多可以同时锁定六个敌人。
  但毕竟是几个世纪前的产物,所以军方早已将其淘汰。不过即使是被淘汰的产物,一旦流入黑市仍是大杀器。
  刘一饼在太阳系里四处流浪谋生计的时候经常见到这种机炮被安装在各种地方,有的被改装加在了陆地浮游艇上,有的被按在了废旧的思维战车上,有的则如太极城这尊地下哨塔一样安装在了墙头上。
  可不管它在那,只要它锁定了目标并开火,基本上枪口之下不会留下一具全尸,就算是第三类型的超级战士怕也只能避其锋芒。
  所以这边机炮一响,火蛇喷涌,短短几秒过后,刘一饼的身影就被尘土遮蔽。
  黑甲守卫冷笑一声:“不知死活。”
  说罢他就关闭了机炮
  ,毕竟再多打几秒,那就是几万块打出去了啊。
  简单的扫描了警戒区域,确定没有生命讯号后,黑甲守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而刘一饼呢?
  他当然没死。
  在机炮激发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躲到了远处,见尘埃落地方才再度现身。
  警报又一次被拉响,黑甲守卫不可置信的赶出屋来正瞧见那诡异的少年居然蹲在了机炮后边,而且正动手折腾着机炮后的操控系统。黑甲守卫先是一愣,而后立马拔枪喝道:“小贼!尔敢!”
  情急之下连说法方式都变得文绉绉的黑甲守卫枪口还没瞄准刘一饼,那机炮就再度开火。
  只见高高大大的黑甲士身体瞬间炸开几个血窟窿,连吭都没吭一声就倒在了血泊中。
  搞定了这个守卫,自知动静闹大的刘一饼不做停留,立马翻下了墙头就往禁区深处跑去。
  闻声赶来的守卫们见到这幅场景后立马拉响警报,提示遭遇入侵。
  藏身黑暗的刘一饼今天是第二次杀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杀人对他来说变得越来越轻巧了,总之这个曾经懦弱自卑的男人现在眼神里全然是冷傲的凶光。
  在黑暗中前行了几百米后,刘一饼找到了一处休息室。
  换上了同样的黑甲装束,刘一饼眼神里的杀机才总算是淡去了几分。
  他也和其他守卫一样,抱着枪佯装要找到那个该死的入侵者,可找着找着,他就到了深坑附近。
  瞧了眼那从深坑底缓缓升起的升降机,刘一饼趁着周围人都没注意便悄悄摸进了升降机。
  同样是深入深坑,但这一次刘一饼的内心宁静如止水,过去他是被命运鞭打着往前走,对明天会发生什么向来是逆来顺受,毫无期待,可现在不同了。
  刘一饼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这种明确的期待感让他心率加快,神情兴奋。
  走出升降机的时候,深坑下方的守卫们也一个个如临大敌般正在四处寻找那可疑的入侵者。
  升降机附近的守卫见到刘一饼走出来并没有过多的过问,毕竟他现在这很外皮已经升级换代了,不是之前可比。
  但即使如此,穿着一身黑甲行走在这样一群陌生人中间刘一饼那刚刚沸腾起来的一点自信又偃旗息鼓了。他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穿过人群的时候也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
  可还没走出几步就被人拦住了。
  “周兴伟,你去哪?你小子不是在上边执勤吗?怎么跑下边来了?”拦住刘一饼去路的是个一身深红色外骨骼装甲的大块头,单看他那装甲的纹理和颜色,想必应该是个当官的。
  刘一饼打眼一瞧,系统自动识别对方的身份。
  太极城a级甲等护卫长高克海。
  同时还附带有他个人的各种基础信息……比如他的个人简历,出生年月以及他现在的综合战斗数据。
  刘一饼只瞥了一眼那数据分析后冷汗就下来了。
  ‘750?!这是什么神仙数据?!难不成我这刚下深坑就遇到**oss了?’暗暗叫苦的刘一饼支支吾吾的解释道:“我……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个神色可疑的人下来,所以就跟下来看看。”
  高克海一皱眉,他看了看周围井然有序的搜索队伍后:“可疑人员?怎么会?从警报拉响到现在也就你小子下来了,没见着其他人啊。”
  刘一饼一呆,暗忖:‘我擦咧,用不用这么背时啊,现在怎么办?难道真要大开杀戒?’
  显然对潜入这门手艺完全生手的刘一饼悄悄的握紧了拳头,他的气息变得绵密,眸子也愈发的深邃,可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不远处突然发生了一起剧烈的爆炸。
  爆炸的焰火将好几个守卫掀飞出去。
  高克海闻声一惊,回头看时,一个浑身长满白毛,好似白猿一样的怪物从那火光处冲了出来。
  这怪物块头极大,人立而起时居然有近三米的身高,只见它随手一挥就把一个黑甲护卫拍进了身侧的墙壁,当时就把那护卫拍的血肉模糊。
  鲜血飞溅中,枪声四起。
  高克海更是面罩一落,抽出身后的长刀就冲了上去:“都躲开!这畜生交给我!”
  刘一饼傻眼了,他从没想过这地下居然还藏着这样的怪物,更没想到老天爷捉弄他的手法是如此的精致。
  自语了一句:“刺激”后,刘一饼便趁乱向着深坑更深处跑去。
  逆行的黑甲与其他护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刘一饼比较低调,所以也没有人太注意他。
  远离了爆炸与厮杀的区域后,刘一饼摸进了一间大门非常厚实的房间。
  这房间位于走廊的尽头,刘一饼原以为进来后会有其他路可以走,可是当房间里的灯光亮起时,他傻眼了。
  死路?
  大门之后的空间极小,小到只能勉强容纳几个成年人的地步。
  身在其中的刘一饼自语道:“我去……这里难道是茅房?怎么这么小的?”
  fpzw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