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刀妃革命】

  “嗙!”
  一尊青花瓷瓶被砸落地上,结结实实摔个粉碎。
  溥仪完全丧失了平日的儒雅风度,他额冒青筋,胀红的脖子显得又细又长,指着府上的太监、侍卫和宫女们大骂:“都是酒囊饭袋,养你们干什么吃的?淑妃失踪半个月多,居然连影子都找不见!滚,都给我滚!”
  “陛下,消消气吧,”婉容柔声相劝道,“不如联系额尔德特家,让他们也帮忙找找。”
  “闭嘴!”溥仪厉声呵斥,“千万不能让文绣的娘家知道,这是丑闻!把我大清列祖列宗的脸都丢尽了!罪魁祸首就是你婉容,你平时不欺压文绣,她能离家出走吗?啊!你说啊!”
  婉容被毫无来由地一顿训斥,心里自然不好受。但她性子柔和,不想当面跟溥仪争执,黑着脸便打算悄然退下。
  “皇上,皇上,不好啦!”
  一个太监连滚带爬地跑进来,手里还挥舞着一张报纸,惊恐道:“皇……皇上,淑妃登报,要……要……”
  “要什么要,淑妃怎么了?”溥仪不耐烦地抢过报纸,头版头条的大字标题让他眼前一黑,猛然朝后倒去。
  “皇上!”
  宫女太监们连忙上前扶住。
  “气煞我也!”溥仪疯狂地把报纸撕成碎片,表情狰狞得像一头野兽。
  婉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扶着溥仪担忧地问:“到底怎么了?”
  “你还问我?哈哈哈哈哈哈!”
  溥仪笑中带泪,突然掐着婉容的脖子大吼:“就是你!就是你把文绣逼走的!你们都不让朕好过!段宏业来骗我的银子,康有为来打我的秋风,周赫煊也看不起我,连你们也要逼死我……”
  好吧,这位皇帝心里门清儿呢,不是个糊涂蛋。他早知道段宏业、康有为都是为钱为利而来,周赫煊则根本瞧不起他。
  “皇上,你快松手啊!会掐死人的。”
  太监宫女吓得不轻,使劲把皇帝给拖开。
  “咳……咳咳……”婉容捂着自己的脖子不停咳嗽,心头难受道,“疯了,都疯了,这屋子里的人都疯了!”
  “滚,都给我滚!”
  溥仪已然失去理智,疯狂地砸着屋里的东西,太监宫女们吓得不敢吱声。
  对我大清忠心耿耿的崔慧茀、崔慧梅姐妹,也听到动静跑下楼。她们刚准备过去安抚,却被溥仪用花瓶给砸回来,崔慧茀的肩头都被砸得淤青了。
  溥仪发泄一阵,便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任何人都不让进去。
  崔慧茀站在门外苦苦劝解,但根本得不到回应,着急得直抹泪珠子。
  婉容问那个拿报纸回来的太监:“到底出什么事了?”
  太监哭丧着脸说:“淑妃登报,要起诉离婚!”
  “什么?你没看错吧!”婉容大惊。她最近虽然也过得不如意,但从来没有过离婚的念头,这种事情对她而言完全毁三观。
  太监说:“这种事情哪会看错,《大公报》的头版新闻,估计这会儿全天津都知道了!”
  “快去再买一份报纸回……我自己去!”婉容等不及了,风风火火就往外面冲。
  崔慧茀、崔慧梅姐妹也听到动静,连忙跟着一起出去,三个女人的脑子全都晕乎乎的,她们做梦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都不用跑出去多远,很快就看到大堆人围着报童,那报童一边收钱一边呼喊:“看报看报,《大公报》独家新闻。淑妃文绣登报起诉离婚,刀妃革命啦!”
  “快给我来一张!”
  “别抢啊,报纸你都抢!”
  “快读读怎么回事儿?”
  “真要离婚啊?皇帝跟妃子也能离婚?”
  “……”
  崔慧茀跑在最前头,直接掏出一块银元,抓住路人说:“快把你的报纸卖给我。”
  “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路人护住报纸不撒手。
  “钱都给你,一块大洋!”崔慧茀焦急道。
  “真的一块大洋?”路人眼睛发亮,抢过银元把报纸塞给崔慧茀说,“是你自愿的啊,不是我坑人。”
  崔慧茀哪顾得上这些,连忙把报纸摊开,婉容和崔慧梅也赶紧围过来看。
  只见报纸上全文刊载着文绣的离婚起诉书,理由很充分,比如常年被冷落,受到不公正待遇,被溥仪限制人身自由等等。她还算给溥仪留了面子,没有把话说绝,结婚数年还是处子啥的就没讲。
  除开离婚起诉书,后面还附带有《大公报》的社评。
  社评是“新风”(周赫煊又一个笔名)写的,他把此次事件称为“刀妃革命”,上升到追求男女平等、依法治国、婚姻自由的高度。认为文绣此举,乃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是对封建礼教制度的有利抨击,是国家法制建设和民主自由道路的里程碑,文绣真乃民国奇女子也!
  怎么可以离婚?
  怎么还可以跟皇上离婚?
  崔慧茀拿着报纸的双手都在发抖,她感觉自己心中大清的形象轰然崩塌。
  婉容也好不了多少,眼神之中尽是迷茫之色,她连怎么回到张园的都不知道。
  天津城的遗老遗少全疯了,惊慌失措地跑来张园觐见皇上。可惜溥仪没心情见客,他们连大门都进不去,只能跪在围墙外边儿哭嚎。
  嚎叫一阵,遗老遗少们又跑去文绣娘家,一边咒骂一边砸东西,就连大门都给拆掉扔在路边。
  《大公报》由于刚刚复刊,只在北平和天津两地发行。
  胡政之颇为保守,只印了6000份,北平、天津各3000份。就这他还嫌印数太多,生怕报纸滞销卖不完。
  可现实的情况让胡政之惊到了,皇帝、皇妃离婚事件太过骇人听闻,平时不看报纸的都要买上一份。6000份报纸两个小时就售卖一空,发行部风急火燎地打电话要求加印。
  仅在平津两地,《大公报》就卖出1万8千余份,都快赶上《新天津晚报》的销量了。其他报纸也纷纷转载,那些总部设在南方的报纸,通讯员们全都冲去电报局,排着长队将新闻内容给发回去。
  一时间,舆论纷纷,全国轰然。
  就连洋人记者,都在向境外派发越洋电报,这种千年难遇的新闻怎能错过?
  《大公报》也随之出名,“不党、不私、不卖、不盲”八字方针暂时没有受到关注,因为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刀妃革命上。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