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二等二级中校副官周赫煊是也】

  为什么警察要偏帮混混呢?
  不是所谓的保护伞,而是他们本就属于同一个帮会。
  谦德庄在晚清时还臭坑遍布、芦苇丛生,后来李家建起了私人花园,占地二百余亩,即为后世的天津人民公园。1917年河北发大水,大量灾民逃来天津,谦德庄这边渐渐形成居民聚落,到如今已然修通街道,日益繁华。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块地头鱼龙混杂,帮派混混也特别多。
  此地最初是韩慕莲父子的地盘,他们暗设宝局,招赌宿娼,抽头渔利,真可谓财源滚滚。后来出了个叫李珍的大混混,他是青帮首领白云生的门徒,悟字辈,生生靠武力把谦德庄给抢过来。
  天津混混界有个传统叫“卖味”,也称“卖打”。
  因为开宝局属非法交易,有人闹事不好报官,任其折腾又麻烦无穷。于是有混混找上门来,宝局肯定要打,但不能打死,所以渐渐就形成了一个规矩。只要混混挺过挨打那一关,伤愈之后,就能每天在宝局领到一两吊钱,名为“拿挂钱”,江湖切口叫“拿毛钿”。
  挨的打越多,混混赚的钱也越多,名气也就越大,渐渐摸索出一条具有天津特色的江湖混混发展道路。
  李珍是个拥有革命精神的混混,勇于打破封建陋俗。他在占下谦德庄的地盘后,开山门大摆香堂,陆续召集青帮门徒500多人,敲诈勒索无恶不作。有上门讨打的混混他就真打,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再敢来就继续打,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唉,天津混混界的“卖味”传统就此断绝,连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机会都没有。
  李珍还成立了保安公司,花钱买通乡所(类似警察分局)的署员,办下来几套警服和步枪,自己在地盘里建小局子(相当于派出所),很快就把业务发展到新明大戏院这边。
  也即是说,眼前这几条街的派出所都是李珍私人开的,那些混混也是李珍的手下,真真的警匪一家亲。
  刚才还大杀四方的两个卖艺汉子,被警察拿枪一指,瞬间就怂了。
  武功再高也怕火器啊!
  “双手抱头,都给我趴下!”警察厉声大喝道。
  卖艺汉子只得照做,他们双膝跪地匍匐,额头也顶在路面上。其中一人想要申诉辩解,偏着脑袋说:“是他们先动手……”
  “闭嘴,老实趴好!”警察呵斥着,一个枪托砸过去。
  混混头子终于得意起来,他见手下还躺在地上直哼哼,顿时怒火中烧,提着棍子走到卖艺汉子跟前,大骂道:“逼K的,敢来李爷的地头闹事,哥今天就陪你唱唱!还能动弹的都起来,给我往死里打!”
  那些被放倒的混混接连爬起,棍砸脚踹的就往两个卖艺汉子身上招呼。卖艺汉子不敢反抗,只能用手护住脑袋,任由对方发泄毒打。
  混混头子还不解气,向警察要来步枪,拎着枪托一阵猛杵,很快就将卖艺汉子的脑袋杵破,鲜血流出把衣袖都给染红了。
  警察见状怕出事,连忙劝道:“李二,别打头,打死了不好收尾,弄瘸一条腿就得了。”
  “老子今天就是要打死他!”那个叫李二的混混头子叫嚣道。
  两个卖艺汉子虽然浑身是伤,却紧咬牙关一声不吭,更没有服软求饶。围观路人有的不忍卒睹,纷纷把脸转开,有的却更加兴奋,似乎闹出人命来才更加精彩。
  李祥基忍不住拉周赫煊的袖子说:“周大哥,你让这位军爷帮帮忙吧。”
  李寿民、孟小冬和李栓柱全都看向周赫煊,就等着他出声阻止。有李栓柱这个大头兵插手,混混们是肯定不管造次的,救人只是一句话的事儿。
  “时机未到。”周赫煊云淡风轻地笑道,继续欣赏混混打人。
  “你……你怎么这样啊!”李祥基有些气不过。
  孟小冬却若有所思,琢磨着刚才周赫煊说的那四个字。
  李寿民最先想明白,试探道:“赫煊兄,你是想收服他们?”
  “嗯。”周赫煊微微点头。
  混混们打得越狠,卖艺汉子受到的屈辱越大,周赫煊出手时效果就越好,收买人心也是要讲究策略的。
  “哈哈哈哈哈!”
  李二嚣张大笑,居然当街掏出鸟来,对准卖艺汉子想要撒尿,得意地说:“功夫再厉害,还不是照样被打成孙子。快把头抬起来,喝爷爷一泡尿,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
  两个汉子猛地抬头,眼中尽是屈辱愤怒,握紧了双拳就想拼命。
  “住手!”
  周赫煊大喝一声,带着李栓柱快步朝那边走去,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
  这声怒吼太过突兀,把众人惊得齐齐扭头看来,都搞不明白周赫煊和李栓柱是什么来历。
  警察见周赫煊斯斯文文,一副读书人的样子,当即喝道:“警察办公,别多管闲事儿,小心溅你一身血!”
  周赫煊指着警察义正言辞地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这样警匪勾结,还有王法吗?”
  “王法?哈哈!”
  李二收起他的小鸟,讥笑道:“你读书把脑子读坏了吧?在这两条街面儿上,老子就是王法!识相的滚一边去,不然老子连你一起打。”
  周赫煊还沉得住气,李栓柱却是炸了,拔出转轮手枪对准李二:“再说一遍试试?”
  这年头谁有枪谁就是大爷,更何况李栓柱手中的还是一把法国转轮手枪,只看那造型就知道是高级货。警察有点自卑了,默默地把汉阳造藏在身后,都不敢跟李栓柱举枪对峙。
  “兄……兄弟,有话好说,”李二脸上的讥笑瞬间变成赔笑,试探问,“两位爷是哪条道上的?我们老大是青帮李爷,说不定大家还是同门呢。”
  “啪!”
  周赫煊得势不饶人,一个耳光把李二扇得晕头转向,扯大旗作虎皮道:“同你奶奶个腿儿,老子是褚大帅麾下二等二级中校副官周赫煊!你算什么货色?也敢跟老子攀关系!”
  好嘛,上次气走康有为立功,周赫煊的军衔连升五级,已经换成了两颗星的黄色肩章。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