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一个妈生的】

  “唉哟,小心一点啊,笨手笨脚的。那是老爷最喜欢的紫砂壶,别给碰坏了。”
  “这地方还不错,洋里洋气的。管家,我要住三楼!”
  “磨蹭什么呢?快把俺的箱子搬上去。”
  “……”
  周赫煊接到重任的第二天上午,大帅府就鸡飞狗跳、吵吵嚷嚷——褚玉璞的家眷终于从山东那边赶来了。
  老管家王大福是褚玉璞娘家的远房表叔,他带来了大帅的二姨太、三姨太和四姨太,正房则留在老家照看公婆和孩子。再加上随行的十多个丫鬟小厮老妈子,空荡荡的大帅府瞬间热闹起来。
  把行李家当安置好后,几位姨太太便开始缠着褚玉璞。二姨太说要去戏园子,三姨太闹着要打麻将,四姨太死活想去逛租界,叽叽喳喳没个消停。
  褚玉璞被几个婆娘吵得头昏眼花,实在不想留在家中,干脆带着副官去巡视军营。
  他的部队驻扎在天津城外,战斗力还算强悍,毕竟正面击溃了冯玉祥的国民军,但军纪就有些糟糕了。自从占领天津以后,那些大头兵都没正式操练过,反而隔三差五进城闹事,把老百姓祸害得苦不堪言。
  周赫煊也被吵得心烦,把自己关在房里思考逃生大计。他一天都不想在这破地方呆下去,没有自由不说,还整日提心吊胆的,生怕那二货大帅又出什么幺蛾子。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
  周赫煊打开门一看,外面站着个大头兵,正是大帅护卫队当中的一员。
  那士兵身体长得很壮实,但一脸忠厚老实相,说道:“周先生,俺叫李栓柱。”
  “有什么事吗?”周赫煊问。
  “大帅让俺以后跟着你。对了,这是大帅给你的啥经费,让你别省着花,完成任务要紧。”李栓柱咧嘴笑道,从怀里取出一个信封。
  周赫煊拆开信封一看,里面赫然有200英镑,接近2000大洋。按照此时英镑含金量来换算,这些钱相当于21世纪的30万到40万美元。
  巨款啊!
  看来褚玉璞真是下了血本,知道泡妞很花钱,特别还是在洋人租界里泡皇后。
  不过褚大帅给未来五姨太的赎身钱就有2000大洋,这点钱似乎又不算什么,当军阀的一个个都富得流油。
  周赫煊问李栓柱:“我今后可以随意离开大帅府了?”
  李栓柱答道:“必须事先在贾副官那里报备。另外大帅还说,他让你跟申师爷比比,谁先完成任务大大有赏,谁要是办事不利就严惩不怠。”
  贾副官就是大帅府的传令官贾贺,周赫煊不明白的是,让他跟申耀荣比个毛线啊。
  他很快就知道了……
  当周赫煊完成登记报备,准备出门的时候,申耀荣突然走过来低声道:“周先生,这次你可要输得很惨啊。”
  “什么情况?”周赫煊一头雾水道。
  申耀荣得意地笑道:“大帅把离间淑妃的任务交给了我。”
  周赫煊顿时无语,淑妃文绣日子过得很不顺心,就算没人去挑拨,她过两年也会跟溥仪提出离婚。这还比个屁啊,申耀荣的任务太简单了。
  “咳,那就走着瞧吧。”周赫煊本来想跟申耀荣搞好关系,但这师爷总是看他不顺眼,似乎嫉妒他得到了大帅的宠信。
  申耀荣把这句话当成周赫煊的宣战书,他冷笑一声,昂首挺胸大步往外走,抓紧时间去实施他的计划。
  周赫煊则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坐着黄包车去报馆找李寿民,顺便把昨晚刚写的小说稿带去,屁股后面始终跟着个叫李栓柱的大头兵。
  “寿民兄,我来送稿子啦!”周赫煊笑吟吟地眨眼。
  李寿民见之顿时大喜,瞅了眼李栓柱,拉着周赫煊的手问:“赫煊兄这两日过得如何?”
  周赫煊拿出稿子,自嘲道:“吃得饱睡得香,就是不能随便乱跑,没有以往那般自在。”
  “褚大帅没为难你就好。”李寿民心里一直颇为愧疚,因为那天是他泄露了周赫煊的住址。当晚他在大帅府外苦候一整夜,见到周赫煊安全出来,才终于放心离开。
  周赫煊问:“《射雕英雄传》现在卖得如何?”
  这是周赫煊最关心的问题,他必须靠写书赚钱。等手里的银子多起来,才能在天津租界站稳脚跟,至少以后褚玉璞打败仗被人赶跑,他还能躲进租界当寓公。
  民国写通俗小说的作家最有钱,《金粉世家》的作者张恨水与世界书局老板吃一顿饭,十分钟内到手几万元稿费,直接在北平买下一座王府。
  反倒是创作新文学的那帮子,除了胡适、鲁迅等个别大文豪外,其他普遍都过得比较寒酸。北派武侠小说五大宗师之一的宫白羽,最初就是搞严肃文学的,而且还是鲁迅的弟子,有次他给《妇女界》写了一万多字才拿到4元稿费,气得直接转行创作武侠小说。
  当然,通俗小说家赚的只是银子,但名声并不怎么响亮。
  宫白羽自从转行写武侠小说后,都不敢再跟鲁迅联系。后来他在文章里回忆道:“我是一个倒霉的作家。作为一个鲁迅信徒而变成著名的武侠小说家……我成功了,然而我丢人了。”
  周赫煊正琢磨着写一部有影响力的严肃作品,通俗小说赚钱,严肃文学邀名,只有名利双收才是王道。只要名声响亮起来,就算以后遇到实权者,想杀他也得考虑一下后果。
  听周赫煊问起这个,李寿民乐道:“昨天黄蓉现出女儿身的那章,读者反映非常强烈,《新天津晚报》的销量已经涨到上万份了,全是你的功劳!”
  “那就好。”周赫煊对此颇为满意。
  《射雕英雄传》如今已连载到第八章,他拿到手的稿费有400多元,等到完结以后再出书,又可以拿一笔可观的稿费。
  及至中午,两人勾肩搭背地出去吃饭,大头兵李栓柱亦步亦趋地跟着。
  他们刚走到街面上,就见十几个士兵冲入一间店铺。为首那人身材矮壮,嚣张大呼说:“这里面都是赤党分子,全给老子带走!”
  “军爷饶命啊!”
  店铺里头哭天抢地,顾客更是被吓得作鸟兽散。最后老板筹措了1000大洋,又写下一张2000元的欠条,才终于保住性命。
  “哈哈哈哈,敢跟老子耍花样,活得不耐烦了!”那人带着士兵扬长而去。
  周赫煊问道:“那是谁啊?”
  李寿民看了眼李栓柱,低声说:“那是褚玉璞的亲兄弟褚玉凤,色中饿鬼一个,进城不到半个月就纳了三房姨太太,看到哪家有漂亮闺女就硬抢,现在稍有姿色的妇人都不敢出门。褚玉璞委任他专门抓捕赤色分子,这家伙就趁机敲诈勒索,谁敢不交钱他就抓谁。”
  周赫煊感叹道:“不愧是一个妈生的亲兄弟啊。”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