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冲线
  于指导面色如常,心中却紧张无比。
  有张冠这种级别的运动员存在,4乘100米得到一块奖牌是没有问题的,但现在的于指导并不满足于区区一块奖牌,末续慎吾的受伤让于指导看到了夺金的希望。
  但即便是末续慎吾受伤,日本队依然强大。指正巅峰的陈健勉强与年老体衰的土江宽裕跑了个平手,而沈暴却依然跑不过受伤的末续慎吾,杨耀虽然在高平慎士身上找回了些面子,但第三棒与第四棒的交棒却仍然让于指导忧心忡忡。
  “张冠不会跑弯道,这差距又要拉大了!”于指导无奈的想道。
  这种想法同样存在于哈贝贝和朝原宣治的脑海中。
  对高水平短跑运动员来说体能分配是一个很重要的技巧,作为第四棒的运动员,一定会将体能和精力都用在最后的直道上。标准跑道的直道距离是80米,这80米也是第四棒运动员真正发力的位置。
  但如今的状况下,无论是朝原宣治还是哈贝贝,在比拼直道方面都不是张冠的对手,如果将体能留在最后的80米上,等于是拿弱项去挑战张冠的强项,太不划算了。所以两人的比赛计划中,都不约而同的会在弯道的部分分配更多的体力,在弯道内获得更多的速度。
  所有人都认为张冠不会跑弯道,弯道的速度会比正常速度慢不少,所以在面对张冠时,如果分配一部分体能和精力到弯道部分,肯定能够取得更多的优势,哪怕只多争取到0.1秒的时间,也是物超所值的。
  所以当朝原宣治接棒以后,全力的开始加速奔跑,尽可能的积累优势。因为弯道中积累到的优势,都是要在直道中还回去的,日本对最终能否夺冠,取决于前面积累的一切优势,够不够在最后的80米直道上“还债”
  远处观战的于指导眉头一紧,他明显的感觉到朝原宣治运动节奏的不同,他也瞬间明白了日本队的意图。他猜测同样有志向争冠的沙特阿拉伯队也会采取这种战略。
  果然,沙特阿拉伯队的哈贝贝也在做和日本队同样的事情,还在弯道区域就开始拼命的加速。
  “初赛的时候,沙特阿拉伯队并不知道张冠不会跑弯道,所以在直道上,张冠完成了对哈贝贝的反超,虽然赢了,可却惊险。但现在张冠的弱点已被沙特阿拉伯所知,哈贝贝在弯道的速度也更快了。难道我们只能拿一个季军么?”于指导不敢的攥了攥拳头。
  下一刻,他却发现,张冠在弯道中的速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慢。
  “咦?弯道内能有这个速度应该不弱于国内一流选手吧!”于指导瞪大了眼睛,望着张冠,心中欣喜之余,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此时张冠展现出来的弯道技巧仍然差劲的很,弯道速度不如朝原宣治,也不如之前上一棒的杨耀,但已经是国内一流的水平了。
  跑弯道的关键其实就是克服离心力的影响,弯道中速度越快,离心力影响就越大,就需要更多的技巧和更强壮的身体来克服离心力,保持身体平衡。诸如切左侧跑、身体左倾、外侧摆臂幅度加大、双脚脚掌向内等等都是跑弯道的最基本的技术动作要领,运动员通过大量的训练逐渐的去掌握、适应这些技术动作,并且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和技术特点做出相应的调整。而这一切必须要经过大量的训练、不断地积累才能做到。
  于指导仔细的瞪着奔驰中的张冠,张冠显然完全没有掌握以上的这些弯道技术要领,做出的动作和一般初学者没有两样,可偏偏就是这种丝毫不专业的动作,却能够保持住身体的平衡,以较快的速度在弯道中前进。
  “他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是完全凭借着身体来硬抗离心力?不行,身体条件再好也不能这么用,万一受伤了怎么办。”于指导眼神中透出一丝担心,不过好在短暂的弯道即将结束,张冠要最后的直道区域了。
  ……
  张冠的确没有掌握弯道技术,但“弯道冲刺”技能却能够弥补一些技术上的不足。虽然只是最初级的技能,却能够让张冠在弯道大幅度的提高自身速度。当然这种所谓的“大幅度”也只是以十分之一秒为单位来计算的。不过由于没有弯道技术,所以只是稍微跑一段还是可以的,如果是长弯道的肯定不行。
  处在外道的运动员位置会显得相对靠前,内道则显得相对靠后,但只要进入最后的直道,谁先谁后一目了然。
  “进入直道了!领先的是日本队朝原宣治!”
  看台上随即响起了阵阵呐喊声,个别日本籍的观众已经开始挥舞起了膏药旗。
  紧接着,张冠与哈贝贝几乎同时进入了直道,而与初赛相同的是,哈贝贝仍然稍微有一点领先优势。
  “怎么会这样?和初赛一样,怎么只领先了这么一点?”哈贝贝心中不由得一阵慌乱。
  哈贝贝在弯道中明显提高了速度,所以他认为自己应该会领先的更多一点才对,但从目前的情况看,和初赛的领先幅度一样,那么接下来的直道中自己是必输无疑。
  “没有取得大幅度领先,这场完了!输了!”这想法从哈贝贝脑海中闪过的同时,张冠也超越了他。
  朝原宣治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经验更为老道的朝原宣治心中并没有哈贝贝那么的惊慌。
  “好像没有拉开太大差距啊,看来战术失败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再正面较量一番吧!”朝原宣治索性不再多想,尽力一博。
  朝原宣治最近一年多显得很低调,但这并不代表了朝原宣治没有实力,去年时候的朝原宣治还跑出了10.02秒的百米佳绩,今年他虽然更年长一岁,但水平却没有下降,跑进奥运A标仿佛是家常便饭一般。
  朝原宣治虽然意识到自己在速度上可能比不上张冠,但竞技比赛并不是绝对的事情,世界记录保持者也不是没有输过比赛,更何况自己手里还握有一些优势,使他有挥霍的资本。
  他是日本短跑的黄金一代,他不惧怕挑战,哪怕这个挑战者空前强大!
  朝原宣治速度很快!
  张冠想要赢,只有更快!
  张冠需要更高频的步伐、更强大的蹬地、更有节奏感的摆臂……
  然后他做到了他需要的一切,变得更快。
  这一刻,张冠跑的很拼命,即便是在不久前的男子百米决赛中,他也没有这么的拼命。
  时间在迅速的流逝,但朝原宣治却觉得是那么的漫长,他已经感觉到,自己手中握着的那点优势正快速的消失,比时间流逝的速度还要快!
  “他的速度真的好快,这点优势恐怕支撑不到终点了吧!终点已经这么近了,我要坚持住!”朝原宣治望着越来越近的终点线,心中腾起了希望。
  终点前十米,朝原宣治仍然领先。
  此时此刻,场边观战的于指导和小林敬和教练全都攥紧了拳头,屏住了呼吸,他们瞪大了双眼顶着赛道,唯恐一眨眼的机会错过了冲线的那一刻。
  4乘100米项目来说对他们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他们是各自国家队的教练,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仅要教导出一个优秀的运动员,更需要训练出一个优秀的整体。团队的胜利才是他们工作价值的最重要的体现。
  赛道上,正在第二棒交接区的陈健望着另一端,身体竟紧张的颤抖起来。在他旁边,同为第一棒的日本选手土江宽裕紧闭着嘴,仿佛下一刻心脏就会跳出来一般。
  第三棒交接区,沈暴咆哮般的呐喊着,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喊些什么,这是身体本能释放出来的冲动,他实在太紧张了,或许只有呐喊才能够释放出那种感觉。至于日本第二棒的末续慎吾却没有说话,他眼睁睁的看着朝原宣治被张冠追近,突然觉得有些悲凉,他内心中有那么一丝的后悔,他感觉到这一次日本队可能会输,而一旦日本队输了的话,他用一条腿受伤的代价去拼搏将变得毫无意义。
  第四棒交接区,杨耀努力的压抑着心中的兴奋,他还有200米短跑的决赛要参加,更是肩负着夺牌的任务,所以必须要克制自我。而旁边的日本选手高平慎士却在那里扯着嗓子高喊:“前辈,加油!”
  但赛场上的朝原宣治已经听不到高平慎士的呼喊声了,在这么紧张的时刻,朝原宣治怎么还有可能去分辨别人在喊些什么,哪怕周围的呐喊声已经震耳欲聋,对朝原宣治来说也是充耳不闻,他的眼中只有终点,近在眼前的终点。
  “终于要到终点了!”朝原宣治心中一阵兴奋的同时,却发现张冠已经与他并驾齐驱。
  “他还是追上来了!”朝原宣治眼神中一道厉色,随后上半身猛的向前倾去。
  ……
  “我终于追上来了!这个朝原宣治可真了不得,31岁了还能跑这么快!”张冠眼角的余光已经看清楚两人正并驾齐驱,而终点线就在眼前,随后他和朝原宣治选择了同样的动作,上半身猛的向前倾去。
  ……
  两人并驾齐驱,同时做出冲线动作。
  冲线!
  ————————————
  第一章送到,求推荐,跪求推荐,谢谢。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