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六百九十一章 五年又五年
  “等等!”杨开喊住他。
  那领主身形一僵,扭头看向杨开,陪着笑:“大人还有何事?”
  杨开取出一坛酒扔过去:“带给摩那耶。”
  得了墨族的好处,自然要还点东西回去,这叫礼尚往来,反正他小乾坤中美酒这种东西素来是不缺的。
  那领主接过,仔细收好,再抬头时,面前哪还有杨开的踪影,不禁打了个冷战,急忙朝不回关的方向掠去。
  返回不回关,将此行与杨开交接物资的始末道来,又将那一坛美酒奉上……
  摩那耶眼角抽搐,差点被恶心坏了!
  上次杨开就给了他一坛酒,他没喝,直接打碎了,可那一次算是杨开私下给他的,没人看到,算不得什么,这一次不一样,经由这个领主之手带回来,而且是第一次与杨开交接物资,不回关上下,很多双眼睛关注着此事。
  这要是传扬出去,让王主大人听到了会怎么想?让其他域主们怎么想?
  搞的好像自己跟杨开那家伙关系有多好,私下里有什么暗搓搓的交易一般,这事不解释清楚,日后王主大人还如何信任他?
  摩那耶恨不得现在就出不回关找到杨开大战一场来自证清白……
  呵退了那领主,摩那耶不敢怠慢,提着那一坛酒就去了王主大人的墨巢,将那领主说出来的话又原原本本的转述一遍,让他庆幸的是,王主大人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淡淡一声知道了,便将他打发了。
  暗自警醒,与杨开这般卑劣无耻之辈接触,可万万不能掉以轻心,否则极有可能就会被他给算计了。
  好在人墨两族仇深似海,无可化解,杨开这卑劣的伎俩没有效果,若是换做人族的敌对双方,这么简单的离间之法,还真有可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前线战场人墨两族将士不断交锋,不回关处一如既往地风平浪静,事实上,自从当年墨族攻占了不回关至今,前前后后也就是杨开或单枪匹马或领人族残军来闹过几次,没有杨开的日子,不回关一直都是这么闲散舒适的,不少在前线战场受了重创侥幸未死的域主们,都愿意返回这里,入王主级墨巢沉眠疗伤。
  五年又五年,墨族一次次将清点出来的物资送出不回关,交付到杨开手上,不过自从吃过第一次的亏之后,再没有墨族敢轻易接下杨开送的美酒的,让杨开也无可奈何。
  每一次与墨族交接物资,杨开都会随意指定地点,反正虚空广袤,临时指定的话,也不怕墨族那边提前布置。
  是以总体而言,一切进展顺利,近百年下来,杨开手中积攒了不少好东西。
  算算时间,也到了他与欧阳烈等人约定的时日了,在又一次从墨族那边接收了不足三成的物资之后,杨开马不停蹄地赶往人族开采物资之地。
  此前他便沿路留下了空灵珠,是以这一路行去倒也不费事。
  顺利找到了欧阳烈等人,不出所料,被欧阳烈一通埋怨,憋了百年的怒火一股脑全撒在杨开头上,叫嚷着他与米大头不干人事,竟将他这样能征善战的老将安置在这里,实在是大材小用,又要他回总府司那边跟米大头说项,将他调回前线战场。
  杨开只能一口答应下来,欧阳烈这才罢休。
  人族数万武者,百年来在这边开采了不少物资,而且这地方位处墨之战场深处,已经越过了墨族当年王城所在的区域,所以虽然百年过去了,这边也一直相安无事。
  这是好事,也是杨开希望看到的,人族开采物资的这数万人马真要是被墨族给发现了踪迹,那就只能转移位置,不宜与墨族拼斗,一来这些人的实力普遍不高,与墨族争斗起来吃亏,二则他们肩负着为人族将士开采物资的重任,争杀之事与他们无关。
  将最近百年来这边的收获一并收起,杨开便与欧阳烈等人告辞了,心神勾连世界树,借世界树接引进入太墟境,再经由太墟境,返回星界。
  没做耽搁,杨开直接去了人族总府司,将这百年来的种种收获全交给了米经纶。
  米经纶接过查探,大吃一惊:“墨之战场的物资,几时这般丰沃过了?”
  数万将士去开采物资,百年来能开采多少,他心里其实是有计较的,毕竟他也曾在墨之战场那边待过上万年之久,对那边的情形无比了解,可眼下杨开带回来的物资,比他心里估算的,竟要多出两三倍有余。
  原本按他的估算,数万将士不分昼夜的开采,只要找到合适的开采之地,所得的收获,虽然不能与消耗持平,却也可以延缓一下人族眼下坐吃山空的处境,可杨开一下子带回来这么多,近百年来人族的消耗,立刻就得到补充,甚至还有些富裕!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不过很快,他便想到了什么,凝重地望着杨开:“你去劫掠墨族了?”
  唯有墨族,才能拿出这么多物资,否则根本没办法解释眼前的一切。
  杨开含笑道:“算是吧,我与墨族那边达成了一些协议,以后不回关那边开采出来的物资,分润我三成!这些东西有我人族自己开采的,也有从不回关那边的收获。”
  米经纶顿时有些神色复杂,虽然杨开没说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可米经纶却能想到其中的艰辛和凶险。
  若不是墨族被逼迫的没有办法,又怎么可能答应杨开这般无稽的要求?
  可杨开孤身一人,到底要如何行事,才能让墨族也无可奈何地应承下来?杨开这百年来,必定多次面临生死危机……
  一族希望之重担,竟压复一人之肩,米经纶心中五味杂陈。
  轻轻吸了口气,对着杨开一揖到地,躬身拜下!
  杨开吓一跳,忙将米经纶搀扶起来:“师兄这是作甚!”
  米经纶却不起身,沉声道:“师兄谨代亿万族人,谢过师弟!”
  杨开汗颜:“师兄严重了,我也是人族出身,我的亲朋好友,很多都在战场上与墨族抗争,这些都是我分内之事。”
  强行将米经纶扶起,杨开岔开话头:“师兄,最近两族局势如何?”
  米经纶道:“还是老样子,并无太大的变化。”
  各处大域战场之中,不断地有两族新人露出头角,亦有许多精锐英才战死沙场,在如今这般焦灼而又互相敌对的大环境下,并非资质足够高,就一定能活的滋润的。
  资质高,只代表潜力大,可想要获得更强大的力量,首先需要在战场上活下来,只有在一次次大战中活下来,才有属于自己的未来。
  人族眼下不缺天才,缺的是时间!最早一批直晋七品的好苗子,如今俱都已有八品开天的修为,但想要晋升九品,还需要时间的沉淀和岁月的打磨。
  而如米经纶,欧阳烈这样的老牌八品,早已修行到了自身的极限,可受限于自身潜力,这一生都是无望九品的。
  项山和魏君阳等寥寥数位有资格晋升九品的老将,依然在闭关之中,谁也不知道他们情况如何,是否一切顺利。
  晋升突破这种事,外人没法助力,一切只能依靠自身。
  杨开暗暗祈祷着,有朝一日再回来的时候,能听到一些好消息。
  他没有在总府司多做停留,与米经纶一番交流,确定短时间内两族局势不会恶化,便又一次启程,前往黑域,借那一条秘密甬道,赶赴墨之战场。
  不回关那边每五年要接收一批物资,欧阳烈等人那边则是每百年一次,在漫长的岁月之中,杨开孤身一人,来回穿梭虚空,将一批又一批物资,从墨之战场送回来,供人族将士们修行之需。
  而有了杨开的这番努力,总府司那边再也不用为物资之事而发愁了,杨开每次带回来的好东西数之不尽,足够人族一方百年之用。
  这期间,杨开还抽空去了一趟初天大禁那边查探情况,那边的战事极为焦灼,好在乌邝与退墨军的配合不错,在乌邝的全力控制下,初天大禁的缺口始终不曾扩大,能从那缺口中冲出来的墨族,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受到了极大的压制。
  如此一来,退墨军六千将士配合退墨台的种种布置,外加圣龙伏广的坐镇,倒也能够维持局面。
  不过这么多年的狙杀,却始终不见初天大禁内的墨族有式微之象,实在是让人心惊,谁也不知道,那初天大禁内,到底有多少墨族强者暗中蛰伏,从大禁中冲出来的墨族,仿佛杀之不尽,灭之不绝。
  如今整个初天大禁外,尽都是墨族死后化作的墨云笼罩,若非退墨台自有防护抵御墨之力的侵袭,单是应对那浓郁的墨之力,恐怕都要让退墨军头疼。
  也从伏广那探听到了一些消息,初天大禁内,有墨族王主企图冲出来,不过大多都没能成功,偶有数位王主成功冲出大禁,也都被折腾的元气大伤,这般情形下,如何能是一位以逸待劳的圣龙的对手?
  这些年来,死在伏广手上的王主,少说也有七八位之多。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