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形势
崇祯八年三月中,谢秀娘又来到靖边堡内。

  她穿着王斗送给她的那件翠绿丝绸斜襟袄,神情有些怯生生的,显是怕王斗又责怪她。

  王斗叹了口气,只是让她留在堡内,不过要求她这次不可过于操劳,堡内的活计,也不得偷偷地去干。

  谢秀娘见王斗让自己在堡内住下,高兴地答应了。

  此后她就随在王斗身边,为他干些洗衣做饭的事,有时也随陶氏她们去为修墙的军户们送饭。

  堡内的军户都知道谢秀娘与王斗的关系,人人见了她,都是恭敬地称她为小娘子。

  王斗问起辛庄内的事,谢秀娘言道庄内家内都是平静无事,不过她提起了许月娥。

  原来许月娥去年确是被后金军给污辱了,而且有了身子,到年底时那肚子便是遮掩不住,除夕夜那天更是被赶出家门,独自在外面结了一个茅屋居住,也不知道靠何为生。

  庄人都是风言风语,漠视她的生死,只有钟氏怜恤她,不时让谢秀娘送一些米面银钱给她过日。此次前来靖边堡,谢秀娘曾有去看过许月娥,并劝她搬到靖边堡内来居住。

  靖边堡内收留了一批惨遭劫难的女子,也曾引起了堡外的诸多非议,风言风语,王斗当然没有理会的兴趣。

  而对靖边堡的举动,钟氏却是非常赞赏。婆婆的言行,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谢秀娘,谢秀娘也觉得王斗的做法很不错,为那些可怜的女子提供了庇护之地。

  不过对于谢秀娘的劝说,许月娥只是倔强地摇头,一个人在茅屋内默默生活。

  “母亲就是善心人。”

  谈起这些事,谢秀娘崇敬地说道。

  王斗默默点头,这许月娥只是遭受后金兵燹的众多受害者之一,当日自己与韩朝等人救下的诸多被掳女子,还有从四倾梁匪寨解救的那些女子,她们回去后大多日子不好过,陆续有多人自尽,这些女子事后大多前来投靠靖边堡。

  听了谢秀娘的话,王斗叹了口气,道:“都是乡邻,能帮就帮点吧,母亲做得很对,你也做得不错。”

  听了王斗的夸奖,谢秀娘喜笑颜开。

  ……

  崇祯八年四月中,靖边堡的堡墙修建还是如火如荼。

  钟荣似乎儿子犯了病,便请假回家照料数日,几天后他回到了靖边堡,不过神情却是难看。

  王斗关切地问他儿子病情如何,钟荣只是道儿子并无大碍,找了大夫看后想必几天就好,不过他的神情仍是抑郁。

  当晚,钟荣提了一壶酒找上王斗喝酒,言道今日一定要一醉方休。

  王斗有些奇怪,这钟荣平日严谨有礼,并不怎么好酒,今日是怎么了?

  此时谢秀娘与王斗都是住在官厅后的宅院内,王斗便吩咐谢秀娘炒几个下酒小菜,他与钟荣在厅内随意而坐,边喝边谈。

  钟荣端起酒杯狠狠地喝了一口,?了?嘴道:“好酒,好菜,好惬意,似乎自小后,便没有过这么舒心了。”

  说着又夹起一块肉片,放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嚼着。

  王斗看他今日似乎有些失态,象是受了什么打击似的。

  他微笑道:“小时候?看钟先生的年岁,那时该是显皇帝当位时吧?”

  钟荣说道:“不错,正是显皇帝当位时。”

  他眼中似在回忆:“那时真是一个太平的时节,安宁,富足,悠闲,食用之贱,是现在想象不到的。记得自小家父最喜在黄昏觅几知交好友,一起高谈阔论,每日都是欢笑。当然了,我们这些孩童便在一旁捡些吃的,也是一乐。”

  他笑了起来,一一谈起童年的记忆与趣事,语音中,似是对那个时代无限追忆。

  王斗也是感慨,万历年算是大明的盛世年节,虽有三大征,但天下总体太平,特别是市民与商品经济高度发达,对于老百姓来说,那确是个黄金的时代。而当时的万历天子,市民小说《警世通言》则尊称他为圣明之君。

  明亡后,遗民所著的《樵史》也依然怀念那时的盛况:

  “……传自万历,不要说别的好处,只说柴米油盐鸡鹅鱼肉诸般食用之类,哪一件不贱?假如数口之家,每日大鱼大肉,所费不过二三钱,这是极算丰富的了。还有那小户人家,肩挑步担的,每日赚得二三十文,就可过得一日了。到晚还要吃些酒,醉醺醺说笑话,唱吴歌,听说书,冬天烘火夏乘凉,百般玩耍。那时节大家小户好不快活,南北两京十三省皆然。至今父老说到那时节,好不感叹思慕。”

  两人感慨叹息了一会儿,钟荣的脸色转为难看,他叹道:“过去了,尽数过去了,自显皇帝后,这日子便是越过越差,眼下大明更是危矣!”

  他沉重地拿出一份邸报,指着上面道:“荥阳失陷了,泛水失陷了,固始失陷了,凤阳失陷了,贼众势大如此,我国朝三百年江山,难道就此沦亡不成?”

  王斗虽对明末历史较为了解,也知道崇祯八年历史上发生的这些事,不过邸报上白纸黑字,亲眼看来,仍有触目惊心之感。此时王斗才知道钟荣为何脸色如此难看,对他们这些文人来说,中都凤阳的失陷,对他们的打击是极大的。

  而王斗也突然意识到,虽然自己对明末历史较为了解,不过也应当随时收集当时的情报了,比如这邸报的收集,便可以随时了解天下的动态,以让自己作出最正确的反应。

  王斗呆呆地看着,钟荣又指着王斗手上的邸报说道:“贼势越众,官兵连败,只是苦了当地的百姓!”

  钟荣提高声音道:“杀人,劫掠,屠城,这些贼匪什么事做不出?”

  他越说越激动:“贼攻舒城时,官军坚守,贼便掠裸妇人数千于城下,少沮,即磔之。”

  他厉声喝道:“妇人何罪?裸之磔之?贼凶恶如此,可有人性天良?”

  他放声大哭:“形势如此,高皇帝地下有知,必当痛哭流涕。”

  王斗默默地看着手中的邸报,听钟荣说到伤心处,他也是心下沉重。

  这年来,保安各地虽然相对平静,但此时外界己是闹翻天。正月初时,农民军高迎祥、张献忠、老回回、罗汝才、革里眼、左金王、改世王、射塌天、横天王、混十万、过天星、九条龙、顺天王等十三家七十二营大会于荥阳,声势浩大。

  荥阳之会后,众人采纳李自成的“分兵定所向”之策,以革里眼、左金王击川、湖兵。横天王、混十万战陕兵。罗汝才、过天星扼河上。高迎祥、张献忠与李自成等略东方。老回回、九条龙往来策应。大明调西北边兵及南兵七万往河南会战,又命五省总督洪承畴出关统率,以山东巡抚朱大典协攻。

  不过在这年中,农民军的战力己是发生了质的变化,洪承畴曾在这一年的奏疏中说道:“先时贼避兵逃窜,今则迎兵对敌,左右埋伏,更番迭承,则剿杀之难也。贼人人有精骑,或跨双马,官兵马三步七,则追逐之难也。”

  在战斗力提高的同时,这些农民军仍不改手段的凶残。

  崇祯八年正月初,农民军攻陷了泛水,屠城数日!

  正月十五日,农民军攻陷了凤阳,杀死城中百姓数万,焚毁房屋二万多间,还剖开孕妇,取出婴孩挑于枪槊上戏乐。

  正月二十四日,农民军攻打舒城,掠来霍山、合肥的妇女数千,强迫她们赤身裸体,置于城下,稍有反抗,便将她们凌迟分尸。

  还是这年的正月,农民军连营数十里攻打滁州,由于攻打不利,便掠来村落妇女数百人,将她们集体淫辱后,又将她们的头全部砍断,将她们的尸体成排倒埋于地上,露出她们的私处对着城上的军民,以为这样便可以克制城上猛烈的炮火。

  明末官军军纪败坏,杀良冒功是常有,但象这些明末农民军一样动不动就杀人屠城,还抓来妇女集体奸淫,稍有反抗,便将其在城下凌迟分尸,这真是骇人听闻。举目四顾,只有关外的鞑子才可以与他们相提并论。

  大明三百年江山到了现在,外有胡虏肆虐,内有流寇横行,令王斗平添了许多对局势的担忧。他不敢想象将来自己家人遇到这种事情会怎么样。再想想明年清兵入寇,保安州又在其冲,心下更增添了许多紧迫感。

  ……

  最后钟荣踉跄而去,一路还放声悲歌,似乎是醉了。

  而王斗则是呆坐了良久!

  ……

  “大人,小的等这几个月来共打制鸟铳三十五门,腰刀十五把,长枪七十四根,请大人过目。”

  虽说外面的堡墙修建如火如荼,不过王斗还是让李茂森领着那些铁匠在兵器坊内打制着兵器。

  眼前这些兵器就是他们这几个月来的劳动成果。

  王斗要求的兵器制造思路是朴实,大气,没有花巧,实用便好。一一看去,果然眼前无论是鸟铳还是长枪,都是坚固厚实,精良锐利。王斗满意地点了点头,在自己的奖罚制度下,这些工匠还是卖力的,打制的兵器可说都是上品。

  王斗吩咐将这些兵器取回武库,立时又对这些工匠进入奖励,人人都是高兴。

  此次王斗来,是要求李茂森打制一批盔甲的,第一批先打制十副,皮甲五副,铁甲五副。

  李茂森自然是没有问题,当年他在卫城,无论火铳,刀枪,还是盔甲,他都有打制过,而且水平一流。

  不过李茂森随后又有难色,无论是制做皮甲还是铁甲,都需要大量的皮革铁料,靖边堡内显然这两样库存都很少,需要向外购买,而且量还不少。

  王斗大至了解下李茂森他们制作盔甲的方法,他们打制皮甲时,是先将牛皮或其它动物皮切成条状形,再将三四块条状革叠放一起,涂以树脂,最后用皮绳将其连结,这样便既坚固,又耐用。

  制作铁甲时,则是先将铁料制成薄片,宽一指,长一掌。每一铁片钻数个小洞,然后分别将每两片铁片叠放在一起,再把这些铁片连结于三根皮带上,如此,便可制成铁甲,用同样的方法,还可制成马的护甲,或是人的胸甲。

  这种制作盔甲的方法有些类似边地的蒙古人,简单,实用,不花巧,可以节省不少。

  不过按李茂森估计的,就算这样,一副铁甲需要的铁料也是众多。眼下大明普通的毛铁,一斤价格约是在三分银左右,不过经过反复煅打的好铁,一斤至少要银一钱六分。

  一副铁甲,最少需要几十斤这样的好铁,五副铁甲,五副皮甲,光原料钱,这就不是笔小数目。

  不过王斗己是决心要打制出十副盔甲来。这几个月中,他己是向董家庄与舜乡堡购买了几批的铁料。此次众多的皮革铁料,显然董家庄内不具备,看来自己必须到舜乡堡去一趟了。

  临行时,王斗忽然听到一个消息,舜乡堡防守官许忠俊似乎病体严重。

  ※※※

  老白牛:晚上还有一章,十二点前发。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