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完了
  
  
  这些黑线影子盘旋呼啸,在空中发着凌厉的呼呼风声,它们电风扇似的高速旋转着,在空中急速飞掠,一路抽打,所过之处人马脑壳碎裂,血浆飞溅。
  八旗满洲正红旗旗主洛洛欢拼命策住胯下马匹,他毛骨悚然看着这一切,周边布满了怪啸扭曲的细长黑影,这些黑影似慢实快,它们凄厉的旋转尖啸,被它们抽到缠到者,那死伤样子真是不忍卒睹。
  忽然一道长长的黑线影子向洛洛欢扑来,洛洛欢惊恐的闪避,似乎是险而又险的避开,又或是那链球差一尺的距离抽到洛洛欢的左脸。他刚松一口气,猛听右边传来凄厉的尖啸。
  洛洛欢刚惊恐的转过头去,一个链球已是绞在他的脖子上,然后将他的头活生生拔走,洛洛欢无头的尸身在马上一阵阵喷涌鲜血,然后重重载倒在地。
  八旗满洲镶红旗旗主杜度拼命拉扯胯下狂暴的马匹,猛然他全身一震,一大口夹着碎肉的鲜血就是喷出,却是一根链球大的一端重重撞在他的腰椎骨上。
  铁球当场将他的腰椎骨撞得粉碎,然后铁链顺势凌厉的绞来,这一绞,竟将他的整个腰部,连着华丽的鎏金盔甲一齐绞断。
  那个罪魁祸首留在下半身了,随着下身肢体一起挂在马鞍上,杜度整个上半身则是重重摔倒地上,然后花花绿绿的五脏六腑,大肠小肠流了出来,满地都是。
  杜度额上大颗大颗冷汗出来,他看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双唇哆嗦着,口中呵呵有声,却发不出完整的一个字。
  忽然那马匹一声嘶鸣,远远的逃离开去,杜度的喉结急速的上下滚动着,他双目睁到最大,猛然他大吼一声,双手用力,就向自己的下半身追爬过去。
  链弹的恐怖实在难以言说,当场被小铁弹打死还好,若被链弹扫中,经常不会一时就死,而是在痛苦凄厉的哀嚎中受尽折磨。
  第二次五百发火箭齐射,爆开后太多的链球呼啸了,它们所过之处,遍地都是血肉模糊爬动的清国士兵,他们那痛苦的哀嚎声让人听之毛骨悚然。
  “放箭!”
  第三次五百发火箭又拖着璀璨的火焰呼啸而上天空,这次他们多落入八旗满洲正蓝旗的阵列,旗主豪格死后,其长子齐正额年幼,旗中大权由各王公大臣联手掌控。
  多尔衮登位后,这些正蓝旗的重臣都比较低调,然赵瑄的火箭不会因为他们低调就放过他们,五百发火箭尖啸着落下,砸入他们的阵列丛中,爆起了一团团滚雷似的火焰……
  “放箭!”
  “放箭!”
  “放箭!”
  赵瑄的咆哮接连不断,天空充满了凄厉的火箭呼啸声音,满天的硝烟与火焰,清军那边的天空似乎都要被烈火染红了。看烟火纵横,天空红火,如雨的火箭一阵接一阵坠落,场面就类火山爆发,流星坠落。
  岭上太子、陈新甲等人呆呆张着嘴,骑步阵中的将士也是大张着嘴,甚至朱辛庄、回龙观等地应征帮忙的村民们也是大张着嘴,很多人甚至跪下喃喃念佛。
  眼前这一切,对他们就是神迹啊,今日所见,真真是大开眼界,见世面了。
  王斗看着那边,脸上露出笑容:“精彩,比看大片精彩多了。”
  他心中感慨,这就是文明的力量啊。
  人类的历史,就是使用工具,发展科技的历史,最初使用火,使用石制的工具,然后用铜铁兵器,弓箭,马镫等等,又出现火器,火炮,火箭,导弹等等。
  它们的威力,也从几十米,几百米到几里,最后到几十里,几百里,甚至几千里。
  发展到后来,人在家中坐,几千里外一发导弹打来,死都不知谁给你来一下。
  会不会发展到后来,有人隔着几光年远远给你来一炮?那真是飞来横祸了。
  文明的代差又形成碾压,八里桥之战数万满蒙骑兵覆灭,英法军伤亡几个人,不到一万英法军打得百万清国兵狼奔豕突,要想不被别人碾压,那就要不断发展。
  文明科技的力量远比个人武勇要强,这又体现在工具的使用上,弓箭是工具,火炮是工具,狙击步枪也是工具。
  人或许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然工具肯定有,你苦练十几年练出的百步穿杨箭术,也抵不过数百米外射来的一颗普通的步枪子弹,这就是高级工具对低级工具形成的碾压。
  发展到后来,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武器层出不穷,你个人再勇,面对敌人犀利的武器,也只能以头抢地耳,因为你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就死了。
  自己苦心经营,十年的建设成果对眼前敌人形成碾压,然想一直碾压别人,而不是被别人碾压,那就要发展工具,不断提高文明层次。与冷兵器不同,热兵器的发展,与文明程度息息相关。
  他看下面火箭营不断发射火箭,短短时间内,至少打了五千发火箭,估计清军那边伤亡人数至少超过三万人,而且死伤的大多是满洲兵。王斗估计他们那边大阵满八旗人数不过五万人,一下子死伤一大半,鞑子也一样完了。
  王斗看多尔衮的织金龙纛也倒了,就不知他有没有被炸死。
  ……
  “大清,完了!”
  阿巴泰怔怔看着中军大阵那边的情形,他身旁人等,也无不是面如土色。
  长长叹息一声,阿巴泰对身旁最宠爱的儿子博洛道:“中军那边没救了,你立刻走,一路不要停,甚至不要留在辽东。往北走,往西走,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博洛是阿巴泰第三子,历史上他颇不简单,曾以贝勒之身封为征南大将军,然后征浙江、福建,大破唐王等人。
  此时博洛焦急道:“阿玛,我们一起走。”
  阿巴泰慈爱的看着自己儿子,却是坚决摇头。
  ……
  葛布什贤牛录章京索尔和诺与拨什库佟噶尔,葛布什贤兵浑达善、斋萨穆、额贝等人急急奔来,他们要向皇帝禀报靖边军已包抄后翼的紧急情报。
  不料奔过沙河之后,他们刚奔到离中军大阵不远,就见前方铺天盖地的凄厉尖啸,笼罩整个军阵的硝烟与火焰,还有无数满蒙骑兵狼奔豕突的慌乱情形。
  他们呆呆看着,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大清完了。”
  ……
  多尔衮吃力的爬起来,他面前是惨不忍睹的场面。
  在清军大阵气势最高时,靖边军火箭过来了,一来就是源源不断,一波接着一波,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时,短短时间内,阵中清军至少吃了五千发的火箭,特别自己的满洲核心损失殆尽。
  他这片区域地带更是他们重点的覆盖范围,射来的都是大火箭,刚才就是近百发的重火箭落下,所以他面前就是惨烈无比的场景,遍地一坨一坨稀烂的死尸堆。
  他看到了,科尔沁札萨克和硕土谢图亲王巴达礼,与札萨克多罗巴图鲁郡王满珠习礼圆睁双目,他们身体残破,与一大堆的蒙古郡王国公滚在一起,血肉残肢,器脏肠肚全部混在一起。
  他看到了,范志完、黎玉田二人滚在地上,口中大口大中吐着鲜血,二人各中了几十发的小铁弹,身体都被打成漏斗。
  他看到了,高鸿中瞪着眼睛在地上爬动着,他的腰部与腿部之间只有少许的血肉相连,他一边爬,一边体内的东西就不断从残破处流了出来。在他不远处,大学士宁完我与范文程恐惧的看着他,抱在一起凄厉的尖叫。
  他看到了,户部承政英额尔岱的头颅远远滚在地上,上面还满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他看到了,他的文院六部,大小臣工死伤惨重,承政孟阿图、囊努克、觉罗萨、贝勒萨哈廉等人滚在地上,皆生死不明。
  他看到了,噶布什贤噶喇昂邦吴拜身体已成碎肉,他最精锐的噶布什贤兵伤亡殆尽。
  他看到了……
  多尔衮哆嗦着,看着眼前这惨烈的一幕幕,他仰天凄厉的嚎叫起来,眼中缓缓流出了血泪。
  ……
  火箭的呼啸声慢慢停止,满天的硝烟与火焰仍未散去,呛人的硝烟味慢慢被风吹开,李光衡等人看到只有一些稀稀拉拉的奴骑冲来,而且他们冲到一里开外就在慌乱,在犹豫,在惊恐。
  特别他们两翼后方的八旗蒙古、外藩蒙古,科尔沁蒙古兵都在崩溃,在逃跑。
  “进攻!”
  李光衡发下号令,他身旁的号手吹响嘹亮的冲锋号,近三万靖边军骑兵都发出雄壮的呼喊:“万胜!”
  他们开始缓缓踏步,然后延绵不断的骑兵慢慢加速,他们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如滚滚的洪流冲向前方。
  “靖边军,前进!”
  韩朝也发出号令,中军大阵的步兵,骑兵大阵后面的步兵,也开始列阵行进。
  大军如移动的乌云,遮天蔽日,他们潮水般涌向前方,大地为之颤抖!
  “全线进攻,挡儿岭的一万预备步卒,全部前往东面的奴贼战场!”
  望着那千军万马行进奔腾的壮观场面,王斗心中的豪情荡漾不休,他发出最后一道命令,右拳紧紧握起:“终究还是我胜了!”
  ……
  唐通眼中闪着悸动的神情,中军大阵那方,天空都似乎被烧红了,满天的烟云火箭,有若神明的力量。
  他身旁的亲将唐宗等人也是大张着嘴,靖边军的力量太可怕了。
  唐通往那边看了良久,猛的回头对亲将唐宗道:“告诉兄弟们,我们密云军,起义了!”
  他对众人道:“阿巴泰不好杀,我们去杀吴三桂。有这个投名状,想必王斗定会放过我等,说不定还可立功!”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