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骑海
  
  “骑兵营,前进!”
  李光衡手中的马槊向前指着,他滚滚奔腾,胯下的马匹不断打着响鼻,摇头晃脑,处于高度的兴奋中。
  而在他身旁身后,是一片马槊的海洋,他们前边的马槊有着金红的三角小旗,指引着队列前进的方向,后面的马槊则绑着槊缨,皆斜斜前指,与鲜红的马鬃汇成红海。
  三千五百骑马槊骑兵奔涌,如铁流横贯大地。
  在李光衡的骑兵之后,又是阴宜进率领的青龙军甲等营羽骑兵。
  他们长枪与火铳背在身上,或安于得胜钩上,手上一色执着厚背马刀,他们跟在马槊骑兵后面奔涌,手上的马刀,头上的帽儿盔,两边的臂手,闪烁着一片片耀眼的金属寒光。
  他们得令后,立时转向侧翼进攻,他们首先从流贼的右翼攻过去,本来流贼中军溃败就影响到他们右翼,现在又近万骑兵气势汹汹冲来,宛若不可阻挡的滔天巨浪,他们更是哭叫着崩盘逃散。
  那种溃逃的景象可谓惨不忍睹,“败了!”、“逃了!”的喊声此起彼伏,宛如江河解冻,一切都在破裂、退却、碰撞、溃散,这边军阵除了少量老营,大部分都是外营降军,战斗意志更加不如,这一溃乱,那种种场面更是闻所未闻。
  李光衡等人并不停留,他们旋风似的冲撞过去,一路不知踏死撞死多少流贼,留下的残局由步兵们收拾,他们直接撞透流贼的整个右翼,出现在奴贼的左翼之外。
  几里外是多铎监战的清国左翼大阵,内有日八旗、鲜八旗中的一半旗丁,还有汉八旗固山额真佟图赖﹑巴颜﹑李国翰﹑王世选等率领的正红旗、镶红旗、正白旗、镶白旗等四个旗的汉军。
  松山之战后多尔衮重建了八旗汉军,新设八个固山额真,耿仲明,尚可喜、马光远、金砺﹑佟图赖﹑巴颜﹑李国翰﹑王世选,现在有一半在这里。
  至于余下的耿仲明,尚可喜、马光远、金砺四人,则率汉八旗中正黄、镶黄、正蓝、镶蓝等旗随在济尔哈朗那一路。
  连上监战的满八旗,他们差不多快四万人,攻打对面约一万人的靖边军,然而他们一路差点被对面的火炮打得崩溃,多铎苦苦镇压,才终于挺到回龙观近前。
  然围绕村落的周边,靖边军早在这里修筑了大量的矮墙等防线,日八旗、汉八旗随行的盾车、竹束等也早被火炮摧毁得差不多,全靠血肉之躯硬扛对面的排铳火器,各旗死伤惨重。
  他们早处于崩溃的边缘,流贼的突然溃败,更深深的影响到他们。此时二贼已算是隐形的同盟关系,双方一起合力攻打靖边军,“盟友”的崩溃,对他们打击极为之大。
  特别靖边军骑兵猛然又从侧翼出现,最侧边的日本人首先很多人开始惊叫逃跑。
  因为倭国铁炮之名,他们一直饱受重点打击,又挺到回龙观前挨了一阵阵的排铳,早就陷入崩溃的边缘,靖边军的出现,可谓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李光衡等人并未立刻发动进攻,而是稍为整队,这之间发射了一阵火箭。
  靖边军火箭营都有马骡,机动力非常强,可以紧紧跟随在骑兵之后,在李光衡等人停下后,原来布置在青龙军阵地的两个轻火箭营,一个重火箭营也立时上了前方。
  他们快速的安放火箭,然后瞄准,不由分说就朝奴贼的左翼劈头盖脸发射了一大片的火箭。
  这火箭射去,更是引起他们左翼全局性的崩坏,原本他们阵中不是没看到靖边军朝中军阵地发射火箭,然看着别人挨炸与自己挨炸这种感受是完全不同的,竟比“国崩”还恐怖多少倍。
  终于,他们也全面崩溃了,在两个轻火箭营,一个重火箭营各自发射一两发火箭后,潮水般的崩溃浪潮首先从日八旗那边开始,然后蔓延到汉八旗,蔓延到鲜八旗,然后蜂拥的人流,往后面的多铎等人席卷过去。
  “稳住,稳住……”
  多铎声嘶力竭叫着,他绝望的看着前方崩溃的场景,这方的战事本来就让他担忧,靖边军骑兵突然出现在侧翼,他更感觉不妙,立遣也在阵中的噶布什贤章京拜尹岱率甲兵千人去镇压稳定那些惊慌的日本人。
  未想靖边军一阵火箭呼啸过来,那些日本人就彻底崩溃了,他们惊慌失措的跑着,惊恐欲绝的叫着,己方的甲兵丝毫没有发挥作用,就淹没在那些溃乱的人潮中。
  然后是他监战的整个左翼崩溃,无数人狂乱的叫喊,在靖边军骑步兵的驱赶下,他们潮水般的向后冲来,任何敢阻拦的人都被他们不留情的砍翻在地。
  他们甚至去解辎重车,然后夺去马匹逃命,他们相互挤轧,互相践踏,从死人与活人身上踏过去,他们乱叫乱嚷,那种绝望与恐惧之状非笔墨所能形容。
  多铎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他身旁还有数千满洲甲兵,甚至大部分来源于他的直管牛录,平日颇为得力,此次布局在左翼,也有作为前锋,介时直扑靖边军侧翼的妙用。
  然现在……
  “贝勒爷,快走吧,溃兵冲来就走不了了。”
  身边的巴牙喇纛章京杜尔德焦急的道,多铎的戈什哈也拼命去扯主子的马匹,数千满洲甲兵,仓惶的朝中军大阵逃去。
  “我不走……”
  多铎不甘的喊叫着,他的声音远远传扬出去,然后是风暴般的溃逃浪潮席卷过来,淹没了这一方的阵线。
  ……
  “多铎这个废物,朕饶不了他!”
  哨骑刚报流贼中军败了,可能他们的右翼也会受到影响,多尔衮还在想办法,毕竟流贼若右翼一溃,会直接影响到他的左翼。
  而且流贼败了,不单预示着他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之计彻底失败,也再没人给他支撑掩护侧翼,分担王斗近半的兵力,这局面更加的恶化,方略布局又要调整。
  然没等多尔衮整出个子丑寅卯,流贼的右翼就溃了,紧接着己方的左翼竟然跟着也溃,看着溃兵滚滚而来,多尔衮怒极的同时也冷静下来,他下令敢于冲阵者一律杀无赦,便是多铎等人也不例外。
  又看靖边军步阵后面的骑兵在调动,似乎要集中一起,从左翼这边与自己来个对攻。
  他恶狠狠道:“来吧,看谁冲得过谁!”
  汹涌的溃兵有若潮水,他们声嘶力竭的乱叫乱嚷,相互践踏挤轧着过来,然在多尔衮的命令下,清军大阵中的箭矢也有若飞蝗,将拥挤过来的溃兵一片片射杀在地,然后后面再拥挤过来,这边再射杀。
  地面不知倒满多少人的尸体,具具恐怖异常,他们不是身上扎满刺猬般箭矢,就是被践踏得残缺不全。这些尸体有普通八旗士兵,也有中高级军官,甚至有固山额真级别的人物,然现在都成了冰冷平常的一具尸体。
  终于,溃兵们对前方的恐惧压过来自后方的恐惧,他们虽然还在喊叫,但不敢再冲击中军大阵,而是绕道跑到阵后去。
  多尔衮又调兵遣将,不断将兵力调到左翼方向,多铎的甲兵跑得最快,他们亦知道战时规则,远远绕个圈从阵后转回来,多尔衮顾不得怪责,将他们几千人布置在自己的身旁左右。
  终于,从中军到左翼位置,多尔衮布置了个弧形的大阵,而这时溃兵也完全散去,现出两里外靖边军整齐的骑海。
  ……
  一面面日月旗猎猎飞舞,骑阵浩瀚,近三万靖边军骑兵汇集,他们结成锐阵,核心前端就是李光衡的三千五百马槊骑兵,然后是韩朝与温方亮的甲等营羽骑兵。
  当然,此时领军者是他们中营将官雷仙宾与阴宜进。
  然后是玄武军阵线这边的新附营蒙古人,归附蒙古人等骑兵,又有玄武军的骠骑兵、猎骑兵伴在两翼后方。
  骑兵之后又有步兵阵列,原来青龙军对着流贼右翼的一万步兵,玄武军对着奴贼左翼的一万步兵,又有赶来的二万预备步卒,四万人列阵骑兵之后。
  他们结成了极为宏伟的骑步大阵,好在此时不论流贼右翼,或是奴贼左翼,他们人都跑光了,靖边军骑墙战术又队列密集,他们可占用的地方也达十里之广,让他们摆得下去。
  此时韩朝与李光衡聚在一起,旁边还有赵瑄站着,背着手,浓浓满满的专家姿态。
  韩朝看了侧面一眼,骑阵前面,密集的轻重火箭正往那边蔓延过去,二处战线的轻重火箭全部集中到这了。
  韩朝眺望对面道:“奴贼要拼命了,两里的距离并不长,火箭营需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他们最大的打击,特别摧毁他们的满洲核心,赵兄弟有这把握吗?”
  赵瑄意气风发的看了自己火箭营一眼,想当年,自己手下只有寥寥几门炮,现在竟有这么庞大的火力了。
  他信心满满道:“没问题,打炮我最在行,放箭也一样!”
  ……
  在噶布什贤兵与众臣簇拥下,多尔衮眺望对面军阵,他快速交待道:“对面有很多火箭,所以我大清兵要以最快的马速冲过去,不要顾惜马力,冲过去,和他们骑卒混战一起,他们火箭就无用了。”
  “不要跟他们步卒纠缠,专打他们骑卒,他们骑卒若败,我大清就立于不败之地。”
  多尔衮心中怀着侥幸,自己不是没机会翻盘,而且他认为,只要打败对面靖边军的骑兵,介时不敌,也可以从容撤退,毕竟步兵是追不上骑兵的。
  只要打败甚至消灭靖边军的骑兵,就算退回关外,多尔衮也认为自己机会很多。因为那时很可能恢复往日与明军的局势,他们就算败,也会小败,因为骑兵可以走,步兵追不上。
  而明军一败,则是几万,十几万人的伤亡,大败一次就够了。
  他风驰电掣在自己阵中奔驰,咆哮喝道:“他们不死,你们就要死,你们的妻小家人都要死,为我大清,杀光他们!”
  他身旁的旌旗大海猛然一震,咆哮声若巨浪一般汹涌。
  “大清,大清!”
  “大清,大清!”
  呼喊声如浪涌澎湃而来,这边的靖边军阵地静默无语,韩朝心中默默道:“叫吧,这是你们在世间最后的哀嚎了!”
  “多尔衮要拼命了。”王斗默默的想。
  岭上各人也是紧张的看着,对他们大多人来说,能消灭流贼已经很满意了,当然,若能同时解决大明另一个大患那是最好,就不知最后结果如何。
  “大清,大清!”
  “大清,大清!”
  对面的旌旗大海,咆哮回声有若天崩地裂,山呼海啸。
  就在他们气势最高,千军万马就要冲出的那一刻,赵瑄声嘶力竭吼道:“放箭!”
  他一个人的声音似乎都盖过了对面千军万马的声音。
  凄厉的呼啸,五百发火箭腾空,它们带着璀璨的火焰,长长的浓烟轨迹,也不过数秒的时间,就落到了清军的前方阵地,然后是震动大地的猛烈震撼的爆炸,火焰飑升腾空,血雨飞扬,人马凄厉的嘶叫。
  五百发火箭先后爆开,密集的爆破碎片,内中暴雨似散开的小铁弹笼罩周边,链球横扫,还有些火箭爆开后粘稠的火焰飞溅,瞬间就让这边的清军马骑死伤惨重,混乱一片。
  原满洲正黄旗旗主阿山与镶黄旗旗主拜音图凄厉叫着,多尔衮要拼命,大阵的前方与中间集中的都是八旗满洲人马,阿山与拜音图麾下人马更集中到前阵,第一波遭殃的就是他们。
  他们的织金龙纛范围更是重点招呼地带,近百发火箭落到这边,很多还是火焰弹,火箭爆开后,那种气浪与冲击首先将他们打落马下,然后似乎猛烈的火焰铺天盖地而来。
  那种粘稠的火焰席卷过来后,阿山与拜音图不论人马皆烈火滚滚,然后他们成了火人,还是扑灭不去火焰的火人。
  两个旗主凄厉喊叫着,那种烈火焚烧让他们痛不欲生,他们跌跌撞撞,乞求别人的救助,然此时在他们周边皆是浑身着火的火人,巴牙喇、马甲、最次也是步甲兵。
  这些精锐的战士平日要杀他们太不容易,此时却跟他们旗主一样廉价的死去。
  他们需忍受烈火焚心的痛苦,一直被活活烧死。
  “放箭!”
  赵瑄再次声嘶力竭的怒吼。
  前方火箭刚落下,又是五百发火箭腾空,天空被烧得火红一片,撕裂空气的凄厉呼啸中,五百发火箭再次落在密集的清军骑阵中。
  瓢泼大雨似的小铁弹爆开,密密麻麻的血雾腾起,人马的翻滚就如风吹麦穗般的不断,空中还布满了黑线影子的盘旋呼啸。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