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泼脏水!
128章、泼脏水!

毫无疑问,死人是不可能上传照片的,传照片的另有其人。

不过,孙中华都已经死了两天了,凶手才把照片给上传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屋子里发现什么线索没有?”秦洛问道。

“没有。”耶稣说道。“做事的是个高手,他的手法很干净。在我们来之前,房间门还是锁着的就像死者是死于自杀一样。”

“他没理由自杀。”秦洛说道。孙俪让弟弟参与这件事,肯定是想着事成之后分给他一大笔钱。任何人有这样的发财机会都不会轻易结束自己的性命。

“要不要把尸体背回去?”耶稣问道。

“要尸体干什么?把电脑带回来就行了。”

“好的。”

挂断耶稣的电话,秦洛走到林赫威面前,一脚踢在他的脸上,说道:“除了你和孙俪孙中华,还有谁知道这些照片的事情?”

林赫威被踢得鼻青脸肿眼冒金星,眼泪花子都出来了,捂着腮帮子说道:“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我们只找了孙中华这一个帮手孙中华有没有告诉其它人,我就不知道了。”

“孙中华死了。”秦洛说道。

“死了?”孙俪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神绝望的看着秦洛。“我弟弟他死了?”

“是的。死了。”秦洛无比肯定的说道。心里竟然隐隐的有一丝快意。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的贪婪无度,她怎么会落个这样的下场,她的弟弟怎么会死?可怜之人,终有可恨之处。而这个女人则是死不足惜。

“不可能。你是骗我的不可能。”孙俪拼命的摇头说道。“他怎么会死呢?他怎么会死呢?除了我们再也不会有其它人知道这些照片他根本就和这些事情没有关系。他怎么会死呢?”

“是你。一定是你杀了他对。是你让他们杀了他”

孙俪突然间窜了起来,用脑袋狠狠地撞击秦洛的肚子。

秦洛不闪不避,在她撞来的时候,一脚踢在她脑门上。

“啊”

孙俪的脑袋中脚,身体踉跄向后倒去,



她的脑袋重重地撞在墙壁上,头破血流,就此晕倒过去。

秦洛没有心思关心她是死是活,一把揪起林赫威,寒声说道:“你手里一共有几张照片?”

“三张。”



秦洛一耳光煽过去,骂道:“你再敢说一句谎话,我就割掉你一只耳朵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五张。是五张。”林赫威连忙改口。“还有两张看不到什么内容”



秦洛又是一巴掌煽过去,喝道:“你还想要什么内容?”

林赫威被秦洛给打懵了,哆嗦着不敢再说话。

“红衭。”秦洛喊道。

“什么事?”红衭走了进来。

“喂他们每人吃一条蛇。”秦洛说道。

“为什么?”红衭疑惑不解的说道。“看的出来,他们说的都是实话。没必要再用这种办法逼供。”

“谁说我准备逼供了?”秦洛说道。“我就是想要他们每人吃一条蛇。”

“”

“他们总是做这样的破事来恶心我,我就不能做些事情恶心恶心他们?”

为了满足秦洛的恶趣味,红衭还是忍痛在孙俪和林赫威的嘴里塞了一条小蛇。

而且,为了达到真正恶心人的效果,秦洛在孙俪身上一阵推拿,硬是把她从晕死状态给救了回来他要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吞进一条蛇进肚子里。

再次站在林家别墅门口,秦洛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一次他出门的时间并不长,甚至还不及韩国行和法国行的时间长久。可是,这一次的行程却是最危险的。历尽艰辛,九死一生,甚至他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

这个世界的好人太少,连天都怜惜。秦洛没有死,他又回来了。再一次站在了他的家门口。

可是,也就是在这短短几天时间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秦洛推开院门进屋,梳着两个小辫子手里拿着个苹果啃的贝贝立即扑了过来,声音尖细甜腻的喊道:“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

秦洛蹲下身子,一把把贝贝抱在怀里,狠狠地在她脸上啃了几口,笑着说道:“贝贝,妈妈在家吗?”

“妈妈没有下班,只有我和爷爷在家。”贝贝搂着秦洛的脖子,奶声奶气的回答道。孩子的世界单纯美好,一点儿也不受周围环境的变化所影响。

“秦洛。”林清源站在台阶上,看着秦洛喊道。

“爷爷。”秦洛抱着贝贝走过去。

“嗯。”林清源伸手摸了摸贝贝的脑袋,说道:“贝贝去看动画片好不好?我和你爸爸说一会儿话。”

“爷爷,我也想和爸爸说话。”贝贝搂着秦洛的脖子不放。“我还没告诉爸爸我这次考试拿到两个一百分呢。”

“爷爷先说。说完之后就把爸爸还给你,好不好?”林清源的脸色虽然不善,但是仍然极有耐心的哄着贝贝。贝贝是秦洛姑姑的女儿,按照辈分应该叫林清源‘太爷爷’的。可是,她完全不按照常理的叫秦洛爸爸叫林浣溪妈妈,于是,林清源也就‘降级’成了爷爷。而林清源也确实像是亲爷爷一样对她,每天陪着她睡觉,早晚接送她去上学放学,真是比亲爷爷还要更亲一些。

贝贝认真的考虑了一会儿,点头说道:“那好吧。不过你们要快点儿说完哦。”

秦洛知道林清源要和自己谈什么,就把贝贝放在沙发上,跟着林清源一些进了他的书房。

林清源是医院的院长,书房里自然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医学书籍和研究资料。他是一个很勤奋的老人,即便现在年纪大了,每天仍然会翻阅大量的专业书刊杂志。在这方面,就连秦洛都自叹不如。

“秦洛。坐。”林清源坐在沙发上,随意地对着秦洛招了招手。

秦洛就坐在林清源的对面,这样方便他们讲话。

“刚刚回来?”

“嗯。”秦洛点头。“是从羊城回来的。在羊城住了两天。”

“是应该回去看看家人。”林清源说话的时候眼神焕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爷爷,不要担心。没事的。”秦洛伸手握着林清源枯瘦的大手,出声安慰道。这个老人在事业上无疑是成功的,可是在家庭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他的那个儿子实在是太混帐了,把他的一世英名都给毁了。

林清源点了点头,眼神里终于有了一点儿神采,盯着秦洛问道:“浣溪的事情你知道了?”

“知道了。”秦洛说道。

“那不是浣溪。”林清源大声吼道,像是一头被激怒的老豹子。“那个女人不是浣溪。”

秦洛一愣,说道:“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林清源回握着秦洛的手,说道:“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并不是浣溪,是浣溪的妈妈林那是好多年前的照片了。那个时候浣溪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是她呢?你不要相信外面的那些传言,浣溪是无辜的。她是个好孩子啊。”

说到最后,林清源老泪纵横,心酸如桑葚。

孙女病了那么多年,这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呢,怎么又遇到这么一遭事儿啊?

苍天啊,你到底要给她准备了多少苦难?

“爷爷,没有人说她是浣溪啊。”秦洛说道。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林清源用长袖擦掉眼角的泪水,说道:“她们说那个女人是浣溪,是故意在浣溪身上泼脏水啊。浣溪怎么会有这样的照片呢?”

秦洛立即跑到林清源的办公桌上打开电脑,然后在网络上搜索林浣溪的名字。

因为闻人牧月的帮忙,虽然国内一些大型网站的网站首页没有找到相关新闻,但是一些中小型网站和论坛却流传着这张照片:会长门,中医公会执行会长林浣溪裸照曝光,疑是其男友秦洛因爱生恨故意报复

PS:谢谢小雨同志的马屁文和盟主打赏,谢谢朋友们的热情参与讨论大过年的,我说一件事儿你们不许打我脸哈。我让大家猜凶手,却忘记让你们在书评区置顶的剧情贴里面写答案。所以所以为了方便日后统计,请聪明可爱的先生们女士们再次把你们猜测的答案转到置顶贴里。都说了,不许打脸!)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