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怒火滔天!
125章、怒火滔天!

挂断了电话,秦洛的表情阴郁的就像是晚上被人给非礼了却不知道那个人是美是丑是是胖是瘦是男是女是公还是受

“出了什么事儿?”贺阳出声问道。他虽然没听到电话中的人对秦洛说了些什么,但是,他知道能够让秦洛这么不淡定的事情一定不会是什么小事儿。要知道,羊城三杰当中,秦洛是最与世无争的。也正是因为他这样的性格,深得几位老爷子的喜欢。

“要不要帮忙?”孙仁耀就比较直接了。他没想过秦洛遇到了什么事情,他只在乎秦洛能不能把这件事儿给解决掉。而且,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他都愿意提供帮助句不好听的,就算秦洛说让他把某个人做掉,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这有点儿盲目信任的意思,却也和孙仁耀‘疯癫’的性格很契合。

在他眼里没有什么好人坏人之分,有的只是朋友和敌人。

有时候秦洛也会想,或许是因为贺阳和孙仁耀的性格区别太大,所以才导致他们之间的那道伤口一直没办法愈合吧。

听到楼下秦洛的喝声,王九九也下来了,看到秦洛和贺阳孙仁耀三人都表情不快的站在客厅里,还以为他们之间出现了什么矛盾呢,走过来劝道:“有话好好说。是不是对我泡的茶不满意啊?那我重新给你们泡好了。”

秦洛看向王九九,说道:“我要回燕京。今晚就回去。”

又对孙仁耀说道:“帮我订三张去燕京的机票。最快的。”

再次对贺阳嘱咐,说道:“我回去后,其它的事情都交给你了。”

孙仁耀立即开始打电话,对孙大少来说,订三张机票实在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甚至都不需要什么证件信息,人去了把身份证送过去就行了。

贺阳拍拍秦洛的肩膀,说道:“放心吧。一切有我,不会有任何事情。”

王九九走过来握住秦洛微微颤抖的大手,眉头微皱,说道:“出了什么事儿?要不要我往燕京打通电话?”

“不用了。是私事。”秦洛握紧王九九的手歉意的说道:“原本准备多留羊城几天好好陪你的。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什么事情?”王九九着急的问道。

秦洛的嘴巴张了张,发现自己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件事情。如果自己是个局外人也就算了,如果涉及到的人和自己无关也就算了,可是,偏偏那几个人都和自己有关系他不知如何启齿,更不知道如何讲述。

现在,他的身体完全被怒火给填满。磅礴、炽烈、仿佛能够吞噬一切。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秦洛说道。“或许,你现在就能够在网上查到。”

“机票已经订好了。”孙大少的速度是极快的,刚刚放下电话,就对秦洛说道。

“我现在去机场。”秦洛说道。

“我送你去。”王九九说道。

“不用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来。”秦洛说道。“我在这边还有两个朋友,我们直接坐车过去就行了。”

“我送。”孙仁耀固执的说道。“时间紧,我的车没人拦。”

“那好吧。”秦洛同意了。他知道孙仁耀的车子前面挂着军牌。倒是贺阳的车子挂着个普通牌照,看起来更低调一些。

因为有孙仁耀提前打过招呼,秦洛他们的登记手续就非常的简单。

三张头顶舱的座位,秦洛和耶稣红衭并排而坐。

“秦,羊城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他们的点心非常好吃。可惜时间太短了,我没办法全部品尝。”看着飞机轰鸣升天,将要远离这座繁华却不失底蕴的城市时,耶稣感叹地说道。

“这次真的很抱歉,没有好好招待你们。”秦洛的心情虽然很糟糕,可还是努力的笑着。“下次我再邀请你们过来,好好地尽一尽地主之谊。”

美国之行,秦洛他们面对的对手是战无不胜的皇帝和他的八大战将,可是,耶稣仍然不畏生死的和他们共同进退。在这样一个信仰流失的年代,又有几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儿?

他是一个合格的保镖,更是一个合格的朋友。

是的,秦洛早就把他当做了朋友。秦洛对待朋友的态度还是很和善的。

“下次就不用陪那些女人了?”红衭没好气的说道。

红衭很生气。非常生气。

在羊城的这几天秦洛都是对他们不管不问,自己跑去和美女卿卿我我,她和耶稣还得跟着做电灯泡再说,大家都是女人,凭什么她有那样的待遇,自己却只能做一个小跟班的待遇?

“下次一定优先招待你们。”秦洛笑着说道。看来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怨气也不少。

“怎么突然间要回去?”红衭看到秦洛笑起来的表情很勉强,出声问道。她毕竟是个女人,心思还是很细腻的。

“燕京出了点儿事。”秦洛说道。

“什么事儿?”

秦洛看向耶稣,说道:“你确定他们还被人看管着?”

“是的。我确定。”耶稣说道。“我刚才还和他们联系过,他们不曾离开过房间,更没有任何机会接触电脑。”耶稣非常肯定的说道。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红衭迷茫的问道。这两个人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秦洛杀气腾腾的说道。

秦洛这次回来的很匆忙,也很低调。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除了打电话通风报信的女人,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会乘坐凌晨的飞机飞到燕京。

出了机场,三人招来辆出租车便往市区赶过去。

“下次一定优先招待你们。”秦洛笑着说道。看来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怨气也不小。

“怎么突然间要回去?”红衭看到秦洛笑起来的表情很勉强,出声问道。她毕竟是个女人,心思还是很细腻的。

“燕京出了点儿事。”秦洛说道。

“什么事儿?”

秦洛看向耶稣,说道:“你确定他们还被人看管着?”

“是的。我确定。”耶稣说道。“我刚才还和他们联系过,他们不曾离开过房间,更没有任何机会接触电脑。”耶稣非常肯定的说道。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红衭迷茫的问道。这两个人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秦洛杀气腾腾的说道。

秦洛这次回来的很匆忙,也很低调。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除了打电话通风报信的女人,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会乘坐凌晨的飞机飞到燕京。

出了机场,三人招来辆出租车便往市区赶过去。

“师父。快一些。”秦洛催促着说道。心急如焚。

这是一幢位于市区和市郊接壤口的小院,即不会像市区那样热闹繁华引人瞩目,又不会远离市区而出入不便。

秦洛等人过来时,小院的朱红大门紧闭。

耶稣走过去三长两短的扣了扣门,里面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耶稣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木门这才打开。

一个面相普通身穿黑色紧身T恤的中年男人一脸警惕的站在门口,胸口和手臂肌肉爆起,看起来就像是世界体操选美大赛上的男模特似的当然,在这个大赛上,你也很难把男模特和女模特区分开来。

他叫子弹,是耶稣找来的帮手。

有很多事情耶稣不方便亲自出手,就由他来执行。

之前为了避嫌,秦洛都没和他见过面。

这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人呢?”秦洛表情不善的问道。

弹看了眼耶稣,耶稣对着他笑笑,说道:“回答他的所有问题。他是我们的大老板。”

“在地下室。”子弹这才说道。

“带我过去。”秦洛说道。

弹转身在前面领路,秦洛带着耶稣红衭紧随其后。

还没走远,就听到地下室的铁门被人砸出砰砰的声音。

“他们很不安稳。”子弹说道。

“把门打开。”秦洛说道。

弹从腰间取出钥匙打开铁门,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冲了过来,惊声尖叫道:“救命啊快救命啊。”

秦洛一把拽住她的头发,把她跑出门的身体拖了回来狠狠地按在门板上,低声吼道:“是谁散布出去的?还有谁知道那些照片?”

这个时候的秦洛看起来狠辣阴毒,杀机外露!

PS:我写一章稿子大概需要一个半钟头也就是九十分钟。你们投一张票大概需要一秒钟。我每天都在坚持,你们呢?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