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敲闷棍!
120章、敲闷棍!

在华英的搀扶下,华鹤钻进了王海业带过来的一辆奔驰车。

司机小跑着过来打开车门,还被华英给狠狠地瞪了一眼。

因为哥哥在羊城被人欺负,华英对羊城的人都没有什么好感,就算是舅舅身边的人也不例外。

“哥,还在流血吗?”华英转过脸问道。

“不知道。”华鹤说道,然后把堵住鼻子的手帕给松开,殷红的血液再一次狂涌而出。脸上、身上、就连车座脚垫上也溅到了。

华鹤赶紧又把鼻子给塞住,愤怒的骂道:“这些混蛋,我一定要把他们千刀万剐,我一定要让他们下地狱。”

想起秦洛一脚踹在他脸上的情形,他就有种抓狂的感觉。

“他们下手真狠。”华英也忿忿不平的说道。“哥,下次他们去西南,咱们打断他们的两条腿。”

你看,人类就是这样。对自己的错误很容易原谅,却对别人的疏忽抓住不放。

这个华英刚才还说秦洛他们打破了哥哥的鼻子是下手太狠,可是转眼间就说‘下次他们去西南,咱们打断他们的两条腿’。

没有什么心狠手辣,也没有什么礼仪道德,对错更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无非就是发生冲突的双方比谁的拳头重而已。

如果秦洛没有贺阳孙仁耀这样的朋友,如果秦洛没有王九九这样的女人,如果他仅仅只是一个小医生,如果这样的秦洛落入华鹤的手里结果是什么?

谁会在乎?

当然,秦洛自己肯定会在乎的。可是,华鹤一定不会在乎。

他决定欺负你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就是要‘吃定你’。你的反抗挣扎只能增加这场戏的趣味性和故事度,起不了其它的任何人作用。

“打断两条腿?”华鹤狂妄的笑着。“这太便宜他们了。我说过,我要把他们千刀万剐。”

“闭嘴。”一直在前面闭目养神好像在想些什么事情的王海业突然间出声吼道。

“舅舅。”华英不依道。“哥哥都被人欺负到这种地步了,你干嘛不帮他报仇啊?要我说,直接把他们都抓起来饿上三天三夜,然后再每天鞭打他们一顿。先让他们脱层皮再说。”

“抓?用什么抓?”王海业被这对明显娇纵过头的兄妹给气得脑袋发痛。如果这两个不懂事的孩子不是他妹妹的孩子的话,他才不会管他们的死活。可是,偏偏他和这件事情脱离不了干系,也不得不管。“整个大军区的兵都听他们贺家老爷子的,就连你舅舅我都只是他们的一个兵,你让我带人去抓他的孙子?你们脑子有病啊?你们在小地方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人敢得罪你们。这里是羊城,你就得守这儿的规矩。能完好无损的把你们带出来就已经要谢天谢地了,还在想着去打断别人的腿就你们这智商,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华鹤诧异的看着王海业,说道:“难道他们连舅舅的面子都不给?”

王海业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我总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我知道我出面一定能够把你要回来,但是贺家的小子是那么好说话的?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孙疯子,他和贺阳是死对头,一般贺阳要干的事情就是他反对的可是,他们什么要求都没有提,就这么让我把你领回来了。不觉得很奇怪吗?”

“他们已经打过我,难道还要提要求?”华鹤冷笑着说道。“他们又没有吃亏,凭什么还要提要求?”

“我骂你是猪简直是在侮辱猪。”王海业被这小子给气乐了。“什么时候吃亏的人才能提要求了?你以前欺负的那些人,他们敢向你提要求?从古到今,都是打赢的那一方提要求,势力大的那一方提要求而且你还有把柄被人捏在手里。今天人家没打断你的两条腿是看在我们王家的面子上,你以为是手下留情?我今天不过来,他们会就这么放你走?”

华鹤也是被气糊涂了,不愿意接受眼前的事实而已,这并不代表着他不懂得分析形势。

被王海业骂了一顿后,他歉意的说道:“舅舅别生气,我明白这些道理。只是今天晚上的事情太憋屈了,我不愿意接受而已。”

“以后不要再想着报复这种事情。”

“是。一定不会的。”华鹤的眼里狠辣一闪而逝,声音平静的回答道。

王海业又想了想,说道:“姓秦的那小子也不好得罪,既然你让人把他的车砸了,就另外给他买一辆好车送过去。好好的跟人赔礼道歉。”

“好的。我会买辆车给他送过去。”华鹤说道。

王海业又怒了,说道:“你不能自己去买车。你一个无业游民,从哪儿来的钱买车?让游家的人去做这事儿吧,反正所有的责任都被他们扛了以后你们华家再好好补偿他就是了。”

“我明白了。”华鹤赶紧认错。他看出来了,因为今天的事情,他这个舅舅对自己十分的不满意啊。

王海业像是很疲倦的样子,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华鹤和华英对视一眼,满脸的不甘和屈辱。

显然,他们不会就此放弃的。

十分钟后,华英问道:“哥,鼻子还在流血吗?”

华鹤拔开手帕,血流比之前更加凶猛。

“还流。”

又十分钟后,华英问:“还在流吗?”

华鹤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他的眼睛昏花,双眼欲阖,随时都要睡着的样子。

他手里的那个手帕已经被鲜血浸红浸湿,血滴从手帕上一滴滴的滴落。

再过十分钟后,华英问:“哥----啊,哥,你怎么了?”

华鹤已经晕倒在了她的肩膀上,手帕脱手,‘啪’地一声砸在华英的大腿上。

血水四处飞溅,就像是破裂的血袋。

王海业听到华英的呼叫声快速回头,见到华鹤的惨状后立即想到了那个姓秦的家伙的职业和种种传闻。

他的额头冷汗淋淋,大声对司机吼道:“快去医院。”

贺阳和孙仁耀不小心误把对方当成‘兄弟’后,两人立即仇眉冷对,大眼瞪大眼。

“我说话的时候,你最好不要说话。”孙仁耀冷哼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谁愿意和一个人妖做兄弟啊?”贺阳无所谓的耸耸肩膀。

孙仁耀一拳打出去,却被秦洛给抓住了手腕。

“我说你们俩休息一会儿行不行?因为那点破事斗了这么多年累不累啊?”秦洛郁闷的说道。

“嘿嘿,没有那件事也一样。我就是看他不顺眼。”贺阳说道。

“我也一样。”

“忙活了大半天,找个地方去吃夜宵。”秦洛无奈的说道。他知道自己的劝解无用,干脆转移话题。

“去明光。”

“去王朝。”

“去明光。”

“去王朝。”

“”

明光是贺阳的地盘,王朝是孙仁耀的大本营。两人就连这种事情上都会发生争执。

秦洛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各回各家。你们一个去明光,一个去王朝,我和九九回去下面条。”

贺阳就嘿嘿的笑,说道:“老爷子让你和九九有时间去家里坐坐。”

“你不说我也要去。”秦洛点头。“还有仁耀家,也要过去走一走。今天时间太晚了,明天过去吧。”

“行。”

贺阳爽快的答应了,然后对秦洛说道:“我先回去了。贺秘书也要回去交差。”

“好。”秦洛和贺本握了握手,感激的说道:“辛苦贺秘书了。”

“没事就好。秦少别太客气。”贺本知道秦洛的来头,也不敢在他面前托大,很是客气的寒暄了几句。

等到贺阳和贺本走了,孙仁耀走到秦洛身边,咯咯的笑着,说道:“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感觉。要不,我找人敲那小子的闷棍?”

“我已经敲过了。”秦洛笑呵呵的说道。

“敲过了?”孙仁耀一脸茫然。什么时候敲过的,他怎么一点儿都不知情?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