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3章、做枪!
113章、做枪!

“不是我说你,你平时也太低调了些现在的人又喜欢狗眼看人低。你要是和某些人一样四处走穴走到哪儿都带一群小弟,谁敢小看你?”贺阳笑呵呵的说道。或许是为了报复孙仁耀刚才打扰他‘认妹夫’的事情,前面还说的好好的,话锋一转就开始挟带私货了。

“王八蛋,你信不信老子撕烂你的嘴?”孙仁耀被激怒了,脸红脖子粗的瞪着贺阳骂道。很明显,贺阳说的那个‘四处走穴走到那儿都带一群小弟’的人指的就是他孙某人。

“死人妖,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贺阳无所谓的耸耸肩膀。

“你们俩安静一会儿行不行?”秦洛无奈的说道。“想吵架也找个人少的地方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吵架你们就不觉得丢人?”

陈友善很及时的转过了脸,假装没有看到眼前发生的事情。

即觉得好玩,又觉得震惊羊城最有名气的两位公子哥竟然同时受制于一个小医生,这要是传出去了还不引起轰动?

游巍的脸被抽肿,眼眶和嘴角还在流血,可是,他却不敢擦拭一下当然,他自己也不想擦,就拿这幅狼狈的形象示人,才方便在这些人面前装可怜不是?

他躬着身体走到贺阳面前,讨好的说道:“贺总,你解气了吗?没解气继续抽。今天确实是我做的不对,我向贺总道歉。也要向孙大少和这位先生女士道歉。”

贺阳笑眯眯的看着游巍,说道:“游老板很知趣嘛。”

“能让几位大少开心,我这张脸也不值什么贺总,你看接下来怎么处理?我全都听你的。”游巍这话就有点儿耍赖的成份了。我的姿态都放这么低了,事情的主导权也交到你的手上,想必你也不好意思再下狠手了吧?

“游老板,这件事我说了不算,我身边的这位朋友才说了算。”贺阳指着秦洛说道。“你能让他消气,今天的事情才算完。”

游巍赶紧走到秦洛面前,满脸歉意的说道:“这位少爷生这样的事情,我真的非常抱歉。是我监管不严,让这群杀才竟然敢做出这样无法无天的事情。你看,怎么样才能让你消气?是打是骂我全接着。”

“监管不严?”秦洛冷笑着盯着游巍。“游老板,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完全是那几个保安自作主张搞出来的对不对?我们是冤枉你了?”

游巍的眉毛就跳了跳,心想,他确实是想把责任给推给那些保安,可是没想到这个年轻人那么敏感,他就是那么含糊的一说,他竟然就抓住话头不放了。

“没有这意思没有这意思。这完全是我的责任,完全是我的责任。”游巍看到贺阳和孙仁耀两人的目光同时盯在自己脸上,赶紧作揖道歉。“这店是我的,大少在这儿受了委屈就是我的责任。和其它任何人没关系。”

“和其它任何人没关系?”秦洛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既然游老板这么说,那我倒是想问问了,我和游老板以前没有见过吧?”

“没有。”

“没有发生过什么矛盾吧?”

“安全没有。”

“我做过什么对不起游老板的事情?”

“怎么可能?完全没有这回事儿。”

“那我来吃顿饭,你有必要把我的车子给砸了?”

“”

游巍的嘴巴张了张,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他刚刚才说这件事情完全是他的责任,现在他再说自己不知情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游老板,我们也需要一个解释。”孙仁耀不阴不阳的说道。“难道是看着我朋友好欺负,所以就叫人把车子砸了?你要脸,我们也要脸。”

游巍咬了咬牙,说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他走到那辆红色法拉利跑车面前,从车后厢抽出一根钢棍,然后一棍砸在车头上。



车虽名贵,可也经不住这重物的打击,一下子就被砸出一个大凹槽出来。



游巍又是一棍砸在了车灯上,那妖艳绚丽的车前灯就粉碎成一堆玻璃渣。







游巍像是跟这辆法拉利有仇似的,举着铁棍咬牙切齿的砸上去,每一棍都使足了力气,每一棍都砸在最关键的部位。方向盘,仪表、发动机很快的,这辆价值数百万的跑车就变成了一堆废铁。

这不是敷衍,这不是耍花招,按照市场上的行情,就算有人把这辆车送到维修厂,恐怕维修车辆的钱足够买一辆新车了。

所以说,这辆车是彻彻底底的报废了。

他每砸一棍,都像是在现场不少女人的心中划一刀这可是法拉利啊这可是法拉利啊。砸了干什么啊?给我吧我给你做一辈子的二奶小三情妇保姆老妈子牛马什么都行。

游巍一棍砸在轮胎上,没想到轮胎的质量太好,反弹力又太大,一下子把手里的铁棍给弹出去了,狠狠地撞在他的肚子上。

他捂着肚子蹲在地上良久,痛得眼泪都出来了。

等到他适应了这疼痛,立即就爬了起来,走到秦洛面前强颜欢笑,说道:“按照您的吩咐,车子已经砸了”

“什么叫做按照我的吩咐?”秦洛有些不乐意了。“我还以为你想在人前风光一把,所以就自己砸一辆法拉利玩。我什么时候让你砸过车?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游巍一想,差点儿又忍不住煽自己几个大瓜子。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总是犯这些低级的错误。

羊城三秀是什么人?都是家里有大背影的人物。

不管他们家里的关系如何通天,可是,面上的名声总还是要爱惜的。今天他们逼迫自己砸车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了,对他们的名声不也有影响不是?

“是是。是我说错话了。我就是觉得这辆子颜色太艳了,俗气,所以就想砸了换辆新车。”游巍赶紧改口。

“车子你已经砸完了,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秦洛不想在那个问题上纠缠。“我们无怨无仇,你们为什么要砸我的车?”

“”游巍快被这小子逼哭了。他以为自己把法拉利砸了之后,他就不再追究这个问题了。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有收手的意思啊。

可是,这个问题他确实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好。

他知道,指使人砸车的是华鹤,游飞扬肯定也参与进去了。他们一直追问这个问题,自然是想让自己把那两个主使者给推出来。

他能这么做吗?

华鹤,他得罪不起。游飞扬,他不想让他受伤。

“怎么?不愿意回答?”秦洛笑呵呵的说道。“如果游老板愿意把所有的责任全扛了也无所谓,不过,我是个记仇的人。莫名其妙的被人阴了一把,这口气我咽不下去,以后肯定是想着讨回来的。那样的话,游老板可能就在羊城呆不下去了这不是恐吓你,我说的是事实。”

游巍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呆不下去还是小事情,会不会走在路上被人敲闷棍开车被车撞这才是他比较担心的。

游巍的脸色阴睛不定,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大声喊道:“游飞扬,过来。”

游飞扬知道自己必须要出场了,而且他也同样知道自己站出来的使命是什么。

他看了一眼华鹤,华鹤失魂落魄的站在那儿,根本就没注意到外界发生的事情。

有所倚仗时,他张牙舞爪。可是,当他所倚仗的东西被人轻易击溃时,所受到的打击是致命的。

秦婉如死死地抓住游飞扬的手臂,不想让他过去。

游飞扬一把把她甩开,然后大步走到游巍面前。

“道歉。”游巍说道。“给几位大少道歉。”

“不用道歉。”秦洛摆手说道。“我不认为道歉可以解决什么问题。我只需要事实告诉我事实真相就好了。”

“我喜欢王九九,想在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砸你的车是想让你出丑,表现出你的无能”游飞扬知道,自己必须把这件事给‘扛’下来。他不能再指望华鹤,但是,他也同样不能出卖华鹤。



游巍一巴掌煽在游飞扬的脸上,大声骂道:“混帐东西,整天不好好读书,折腾的都是些什么东西?王小姐那样的女人也是你能喜欢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鬼样。你想让谁出丑?你想表现谁的无能?现在是你在出丑,是你在表现无能”

秦洛笑眯眯的看着这叔侄俩的表演,说道:“看来你们不太愿意配合啊。”

他盯着游飞扬,说道:“给人做枪,就要有做枪的觉悟。做好了有赏,做坏了这个惩罚就要由你自己来承担了。”

  • 上一页
  • 目录
  • 下一页